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国最年青女村长的参政路(二)


高杰村的村民

高杰村的村民

村长在中国数以万计,但是女村长不多,像白一彤那样19岁就当选村长的女性,更是寥寥无几。下个月,这个陕西女孩的三年任期即将结束。她说,她想竞选连任,尽管竞争可能相当激烈。在中国,女性要想在政治上崭露头角,必须加倍付出努力。

白一彤在榆林市记者下榻的酒店接受采访

白一彤在榆林市记者下榻的酒店接受采访

*女性社会地位仍然低于男性*

中国传统上是个重男轻女的社会,女性要想出人头地十分困难。然而近30年来蓬勃发展的经济给妇女提供了施展才华的机会。2009年胡润女富豪榜,列出了49位亿万富豪,位居第一的张茵和排名第二的杨惠妍,身家都在300亿元以上。

但是这并没从根本上改变妇女的社会地位。一份调查报告称,在1999年到2009年的中国亿万富豪中,男富豪雄霸天下,女富豪不足一成。

此外,中国男女间的收入差距还在扩大。第二期中国妇女社会地位抽样调查显示,1999年,中国城镇女性的年均收入,是男性的69.3%;从事农、林、牧、渔业的女性,1999年的年均收入仅为男性的59.6%。

在参政方面,性别差异就更加明显了。北京的妇女问题专家许容说,其他国家已经有了女总统、女总理、女国务卿,中国的现状是,越往高层女官员越少,只好对一些领导岗位配备女干部做出硬性规定。

许容说:“我觉得还是对妇女不公吧!那是必须那么规定,要不规定的话,连那个都没有。县一级的必须有一个女的副县长。那都是强行的规定。”

*妇女参政排名持续下跌*

在执政党的领导机构中,25名政治局委员里,只有刘延东一位女性;核心决策圈---政治局常委会中,则是清一色男性。在政府方面,国务院各部委有27名部长,其中女性只有三人。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995年在北京召开的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呼吁把妇女参政的代表比例提高到30%。可是16年后的今天,这个目标在中国仍未实现。

目前全国人大里的女性代表仅占大约23%。在权力更大的人大常委会中,女性比例更小,约占16%。在妇女参政议政名次的世界排名中,中国已经从1994年的第12位跌落到现在的第56位。

中国妇联主席陈至立说,这个比例与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实际不相称。她同时强调,要提高村委会中女性人员的比例,提升妇女在村民自治中参与的力度。

高杰村的村民

高杰村的村民

*村民对女村长寄予厚望*

在高杰村,下个月就该举行换届选举了。白一彤承认,她太累、太难了,有过打退堂鼓的念头。但是村民的愿望使她改变了想法。

她说:“他们村民就跟我说,你走了我们就不选了。村长、书记谁也不要,就这样烂摊子放着吧!听着他们这种愿望,我还想选。”

有村民说,白一彤仍有希望当选,但得票肯定不会像三年前那样高了。副支书白杰宁预计,到时候竞争肯定很激烈。

村委会---白一彤的办公地点

村委会---白一彤的办公地点

对白一彤不利的因素是,为了学业,她在高杰村和榆林市之间两头奔跑,经常不在村里,有时只能遥控指挥。

记者就是在榆林见到白一彤的。她看上去跟城里其他女孩儿没什么区别,漂亮、时髦、聪慧,但是谈话中不自觉发出的声声叹息,让人感觉她比同龄女性多了许多负担。

*白一彤心中的偶像*

不过,白一彤自称是个执着的人,一个不愿意跟人家走一样路的人。她说,她崇拜有能耐的女性。

她说:“我个人特别崇拜吴仪。我觉得她是我们中国的巾帼英雄嘛!希拉里我也挺崇拜她的。作为一个女性来说的话,她能把家庭关系和工作关系处理得这么好,确实是不一般的女人。”

高杰村一角

高杰村一角

白一彤还有几项承诺没有实现。她说,这需要时间和政府的支持。守着浩浩荡荡的无定河和十几里外的黄河,高杰村却缺水。这成了白一彤的一块心病。如何解决村民的用水问题,将是她再度当选后的首要任务。

如果当选,白一彤将继续留在在中国处于少数地位的女村长行列中。不过,至少在陕西,她们是日益增多的少数。

陕西妇女理论婚姻家庭研究会的数字显示,2003年,陕西省有184名女性当选村主任,只占全省村主任总数的0.6%;2006年,女村长的数字几乎翻了一番;到2009年,人数增加到544人。白一彤就是在那次换届选举中当选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