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陆丰真相何处寻


世界媒体看中国:陆丰真相何处寻

世界媒体看中国:陆丰真相何处寻

(了解各地骚乱事件,请用鼠标指向图中热点。)

一夜之间,广东省汕尾的陆丰成为“全中国最主流,最具人气,当前最火爆的”的微博网站新浪微博的禁忌词。9月23日星期五,新浪微博用户搜索地名“陆丰”会得如此这般的告示:

“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在国情特殊的中国常常出现这种地名失踪的事情。凡是这种地名搜索结果不予显示的地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新闻事件。

用不受中国当局控制的谷歌搜索引擎搜索,陆丰果然成为国际新闻。

*国际新闻中的陆丰*

纽约时报》9月23日星期五发表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的报导,题目是“中国南方土地纠纷招致骚乱。”报导说:

“汕尾市的官员说,在本星期反抗强征农地的抗议活动中,南方的广东省骚乱者围攻政府建筑,攻击警察,掀翻特警队的汽车。汕尾市离香港不远。

“汕尾市政府网站说,几百人星期三堵塞了一条重要的公路,另外一些人则冲击了中共陆丰市委总部以及一个警察派出所,十几名警察受伤。一些目击者则在互联网上匿名发贴,说骚乱者有一千多人。”

法新社23日报导说:

“中国官方的消息来源今天表示,几百名抗议者在中国南方高度工业化的广东省攻击了一个警察派出所,破坏汽车。广东省近来发生多起民工跟警察冲突的事件。地方当局发表的声明说,骚乱者昨天下午听信警察打死一个小孩的谣言,攻击了海滨城镇陆丰的一个边防派出所。”

美联社23日发表记者吉利恩·黄的报导说:

“一位村民以及当地政府星期五表示,本星期中国南方几百名村民抗议征地纠纷的行动演变为暴力,一些居民打砸建筑,掀翻汽车,跟警察发生冲突。骚乱是星期三开始的。管辖该村的陆丰市政府发表声明说,当时广东省(汕尾陆丰市)乌坎村大约50名居民举行了和平抗议,呼喊口号,打出横幅标语。”

*中国官方的奇妙说法*

以上是三家国际新闻机构星期五有关陆丰的新闻报导的导语。假如说,这些导语读起来让人不禁觉得莫名其妙,富有悬念,那么,中国官方有关陆丰事件的新闻通报就更令人觉得莫名其妙富有悬念。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六凌晨,中国大陆各家主要媒体和各大互联网门户网站步调一致地展示官方有关陆丰事件的说法,即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汕尾陆丰市宣传部通报

“ 9月21日,陆丰东海镇乌坎村部分村民进行非正常上访,并引发打砸事件。造成当地多名干警受伤。当地政府正积极处置中。

“ 9月21日上午9时许,陆丰东海镇乌坎村近十名村民组织另外约50名村民到乌坎旧电影院集会,采取喊口号、拉横幅的方式反映土地等问题,9时45 分,在少数村民的煽动下约有200多名聚集的村民涌向合泰工业园工地示威。陆丰公安部门、东海镇及村干部及时到达现场,做村民劝导工作。10时30分,聚集的群众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人堵塞东海大道交通,一部分人到陆丰市政府进行非正常上访,堵塞市政府大门。经陆丰市领导到现场接访并进行解释和答复。12时 40分,村民自行散去。

“ 当天下午1时30分许,部分村民在少数人的挑动下,又聚集到乌坎村委会讨要说法,一直围堵村委会到下午3时许。期间,有村民情绪激动,砸坏村委会的牌子、宣传栏的玻璃、门窗、计生室。......”

“9月22日下午1时左右,个别别有用心的村民又散布公安打死小孩的谣言,煽动部分村民冲击当地边防派出所,造成十多名民警受伤。六辆警车被破坏。在此过程中,当地政府继续耐心地向群众作说服工作,公安干警和工作组人员始终保持冷静克制,没有造成群众伤亡。”

与中共宣传部门以及官方新闻宣传机构以往发布的有关类似事件的新闻通报一样,中国官方有关陆丰事件的通报也让读者越看越糊涂,越看越恍惚。按照官方通报的说法,广东汕尾陆丰一夜之间突然出现了一大批发了疯的暴民、刁民,他们进行毫无缘由的抗议,为的是讨要莫名奇妙的说法。这些人不但破坏财产,而且还胆大包天攻击警察。

这些人究竟是为什么发疯呢?他们究竟是为什么事情讨要说法呢?中共陆丰市宣传部显然是要向中国公众解说陆丰事件的通报对此始终没有任何解说。

*世界媒体的解说*

截至北京时间星期六凌晨,中国公众除了中共陆丰市宣传部通报之外,看不到中国新闻媒体的独立报导。中国大陆的公众要想了解陆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新闻,只能从外国媒体那里了解。

路透社23日从邻近陆丰的香港发出的报导说:

“香港一家报纸(英文《南华早报》)星期五报导说,在中国南方经济重镇广东省发生的最新一起冲突中,几千人攻击政府建筑,抗议土地出售。在人口170万的陆丰发生的抗议是公众对强征土地越来越愤怒的一个最新的迹象。强征土地通常是由私营公司或跟政府有关系的公司进行的,但它们都有地方政府的默许。

“在中国,政府从法律上说拥有所有的土地。土地权纠纷导致抗议,与警察冲突,(抗议者被)监禁和自杀,给一心一意维持稳定的执政党共产党造成了一个头痛的问题。”

美联社记者吉利恩·黄在富有悬念的导语之后,提供的是这样的进一步的报导和解说:

“在乌坎村一家建筑材料公司工作的一位姓陈的女子说,村民聚会进行抗议,因为有谣传说,他们的田地要被村官在没有征得他们同意的情况下出售。

“在中国,经济开发大涨,土地需求高昂,农民反对非法强征土地的抗议已经变得很平常。有些抗议演变为暴力冲突。尽管中国中央政府制定各种多项法律保护农民和农田,但在地方一级执行这些法律却常常很难。”

“每亩土地补偿金买不到一张新床*

《纽约时报》记者雅各布斯的报导说:

“在陆丰,这些抗议只是围绕土地进行的斗争的最富有戏剧性的表现。当地居民说,那些土地是他们的祖辈填海造田得来的。当地的一个网站说,陆丰市政府已经出售了800多英亩(4800亩)的土地用于工业园和高价房用地。但是,村民们说,每亩土地的补偿金几乎买不到一张新床。“”

“中国所有的土地都是中国地市政府拥有的。它们基本上依靠卖地来获得运营预算。在很多个案中,私营的房地产公司跟地方官员沆瀣一气,尽可能地快速把土地原主赶走,赶紧进行开发。在北京的中央政府试图用农村开发的多种约束阻止这种权力滥用的情况,但其成效有限。”

日本时事社9月23日从陆丰附近的香港就陆丰骚乱事件发出一篇报导,题目是“中国广东:抗议土地征用 / 数千人暴动,与警察发生冲突。”报导说:

“自今年5月以来,中国频繁发生当局滥用权力和横暴导致的暴动和示威。在实行改革开放的先进地区广东省,今年6月发生潮州、增城两个城市的民工暴动。

“在这次发生暴动的村庄,当局没有经过居民同意就下把他们使用的土地以7亿元的价格卖给在香港上市的一家广东省房地产开发公司。因为没有补偿金,居民的不满高涨,出现抗议示威,发展为大规模骚乱。”

*对新闻封锁的不满*

截至中国时间星期六凌晨,中国当局依然对陆丰事件实行严密的新闻封锁。一位署名“ 你家镇哥”的中国网民在汕尾市民网发表文章,对中国当局的新闻封锁提出了强烈的批评:

“党政媒体对这次事件的报导,一致说是个别不法份子扇动的暴力事件,事件中有警察受伤并没有群众伤亡。而外媒报导却与党政媒体报导大相径庭,既然事态政府冷静处理,没有百姓伤亡,为什么不让事件公诸于世,要采用禁止媒体进入采访报导的作法?政府是人民的政府,媒体是人民的媒体,而这种欺骗百姓的说法是对人民的不负责,是对事件真相的颠覆。笔者认为此做法有蔑良心不利于事件的发展,因为扭曲事件只能增加人民对政府的痛恨与增恶。汕尾市政府应该就事件的真相通过新闻通气会的形式对外真实公开,让媒体参与有助于事件得到公正公开真实的处理。温家保总理说:百姓有知情权,遇事要让百姓得到真相……”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