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陈光诚事件引起一些中国学者的批评


山东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资料照片)

山东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资料照片)

山东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及其家人长期遭到地方当局软禁与外界隔绝引起许多网友强烈同情并持续声援之际,一些中国学者和文化界人士对陈光诚事件表示关切。有清华大学教授认为,陈光诚目前的处境是中国和时代的耻辱。

*超生儿学籍仍未明 同情者继续声援*

因协助村民反抗暴力推行一胎化政策而坐牢四年多的陈光诚刑满出狱一年后仍然和家人一起被限制人身自由,其6岁女儿陈克斯是否已经上学成为小学生至今尚未明朗。

星期六晚上,唯一可能了解这名被视为所谓“超生子女”的孩子上学问题真相的陈光诚四哥、沂南县党校干部陈光新的手机有录音服务称“不方便接听电话”。

与此同时,关注陈光诚一家遭遇的一些活动人士仍在呼吁网友出钱出力,或捐献多余手机,或利用即将来临的节假日,前往临沂地区旅游,或以穿着印有陈光诚头像的T恤衫等多种形式扩大对有关事件的宣传,继续声援行动,谴责当地政府对这名残疾维权人士及其支持者的所作所为。

*秦晖:陈当前处境是国家时代耻辱*

一些中国学术机构的专家学者和知名作家也对陈光诚事件发表评论。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秦晖最近指出,“像陈光诚这样一个盲人,这样一个为公义而斗争的这么一个人,在中国遭到这样的处境,应该是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时代的耻辱。”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在网上发表评论说,“陈光诚现在已经被释放,他已经是一个公民了,一个可以自由行动的公民了。但是现在目前的状况,据各种情况分析,他现在还是被囚禁着,而且过着比监狱还要艰难的日子。这个确实让我很吃惊,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不知道21世纪的今天,世界上哪个国家还能有这样一个令人发指的剥夺一个公民,把一个公民置于死地的这样的一个政府。”

陈光诚去年9月刑满出狱回到沂南县双堠镇东师古村家中以后,地方当局派出至少十几人日夜轮班在他家院内和村口严加把守,手机信号也被屏蔽,只有他老母亲一人被允许出门购买维持生活的必需品。

在此期间,从各地前去看望的人士(其中包括女性和外籍记者)多次受到拦截、殴打、凌辱、抢劫和强制遣返。

*茅于轼:讲法治的典型案例*

在北京的经济学家茅于轼对当今中国社会发生如此不人道对待残疾人的事情表示痛心,他认为当局对陈光诚的处理没有法律依据。

茅于轼说:“没有人的基本权利,这么样对待是非常非常不合适的。你至少要有个交待吧?是什么理由,不让大家去看他?他是什么状态,他是不是个自由的公民?这都应该有明确的说法。现在不是要讲法治吗?这就是个很典型的例子。”

也有一些批评人士认为,陈光诚事件的幕后主使者是沂南地方当权者,北京高层即使未必同意地方上对此事的处理,但似乎无力干预。

*铁流:约束地方权贵,北京高层似乏力*

北京作家铁流对美国之音表示,陈光诚事件表明,中国社会目前似乎已经形成了一些权力分化的板块和地方权贵势力。

他说:“中央......好像鞭长莫及。已经感觉到地方有人篡位。现在这个国家,一个、一个地方是一个权贵势力,结成了非常复杂的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

一些支持陈光诚的网友在发表网帖时引用了中国社科院研究员、历史学家雷颐的看法。雷颐说,“陈光诚虽然眼睛看不到光明,但是他的是心中一片光明;相反,很多人是眼睛能看到光明,但是心中却一片黑暗。”

美国政府对被软禁的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及其家人的处境表示关切。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国务院一名发言人表示,华盛顿敦促中国政府立即恢复陈光诚及其家人的人身自由。7月21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一项特别的法案“支持陈光诚修正案”,敦促中国政府停止对陈光诚一家的骚扰和软禁。

学者对陈光诚事件的评论网址:http://www.youtube.com/watch?v=8yai8PpjMc0&feature=related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