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5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六四学生营救者质疑司徒华人格


司徒华自传引发更多争议

司徒华自传引发更多争议

1989年六四事件后在营救学生行动中发挥过关键作用的香港商人陈达钲指责已故民运领袖司徒华人格不正。

这位被誉为香港救人英雄的商人说,他对司徒华自传中有关他的描述已经忍无可忍。

司徒华的自传《大江东去》由他的家人取自他本人撰写的大纲和手稿,以及采访稿和录音而整理出书,今年六月由牛津大学出版社发行。

在书中第26章,司徒华专门对营救学生“黄雀行动”做了描述。


*司徒华自传惹争议*

在这本书出版三个月后,被许多人认为是“黄雀行动”总指挥的商人陈达钲依然忿忿不平,认为司徒华贬低了他在那场危险的行动中所发挥的作用。司徒华在自传中说,陈达钲只是一个船家,不是他对外自称的“黄雀行动”的总指挥。对这一描述,陈达钲相当愤怒。
陈达钲怀疑自传幕后有黑手

陈达钲怀疑自传幕后有黑手

陈达钲说:“他说我是船家,这不合理。我从来都是做买卖的,我是商人。他把我身份搞错了。很多东西,他都是无理地指控。 ”

绰号“六哥”的商人陈达钲上星期在香港九龙旺角他的办公室单独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他重申自己是黄雀行动的前线总指挥,负责调集手下人员将逃亡学生从各地接送到深圳、珠海等地,再安排走私船将学生们接来香港,交给司徒华领导的支联会。

据信,1989年六四镇压后历时九个月的黄雀行动一共救出了一百多名学生领袖和民运人士,其中包括柴玲、李录、熊焱、吾尔开希和陈一咨。

被誉为民主运动精神领袖的前支联会主席司徒华今年一月二号因病去世,终年79岁。1989年「六四事件」爆发,因不满中共血腥镇压民运,司徒华退出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组织成立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其后更参与成立香港民主党前身香港民主同盟,推动香港民主政制改革。在香港人的心目中,普遍认同他和李柱铭是香港最早争取民主的人。

司徒华在世时是香港每年举行「六四」悼念活动的核心人物、二十多年来他始终坚决主张平反「六四」。

陈达钲说,司徒华在世时,他一向很尊重他。去年六月,陈达钲在接受亚洲周刊采访时说,“华哥是中华民族的优秀儿子,是伟大的爱国主义者。”但是一年后,司徒华的自传《大江东去》改变了一切。陈达钲甚至对美国之音说,司徒华是个伪君子,不值得尊重。

*陈达钲:我没出卖过任何人*

救人行动后来因为行动线路曝光而被迫终止。司徒华因此对陈达钲耿耿于怀。他在自传中说,因为一次行动失手、兄弟们被抓,陈达钲亲自去北京,将黄雀行动全盘向中国公安部供了出去。对此,陈达钲表示,为了营救两位兄弟,他的确向公安部做出过妥协,但否认出卖过任何人。

陈达钲说:“妥协的是什么呢?如果可以的话,可以放我两个小兄弟,如果(公安部)他们同意的话我就上去。黄雀行动我也终止活动。但说老实话,我没有出卖过任何一个人,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的妥协而被抓。从来没有。这都是无中生有,都是司徒华他个人瞎编出来的。”

*刘达文:华叔记忆力有问题*

当年积极参与了黄雀行动的香港《前哨》杂志总编刘达文不肯针对陈达钲质疑司徒华的人格做出评论,但是他认为《大江东去》一书对黄雀行动和其它一些事情的描述显示司徒华的记忆力可能出了问题。

刘达文说:“华叔的记忆力肯定是有问题。我觉得他好多东西都记不清楚,有好多错漏的东西。第二个,他对六哥的讲法,说他在北京把黄雀行动的秘密都透露了。我觉得可能是他自己的猜测。”

另一位民主派领袖、曾经与司徒华一起参与过基本法起草工作的香港资深大律师李柱铭最近评论有关陈达钲对司徒华的质疑时说,司徒华自传中的一些描述令他震惊。李柱铭说,司徒华生前从来不向他提这些事情。

*支联会:司徒华追求民主有目共睹*

支联会的几位常委一直不愿意对司徒华的自传多做评论。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说,司徒华率领支联会对中国民主的追求,对要求平反六四的坚持,二十二年没有改变过,对此香港民众有目共睹。他又说,支联会只是司徒华丰富人生中的一部分,对司徒华及其家人的出版自由予以尊重。

今年67岁、目前很少经商的陈达钲说,他希望知情人能出来为他说话,还他清白。他还试图查明出版司徒华这部自传的幕后是否存在别有用心的黑手。

香港特首曾荫权在司徒华去世后曾经赞扬司徒华“一生热爱中华、热爱香港,致力推动民主发展”。

面对人们对司徒华自传的质疑和评论,司徒华的家人一直保持低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