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柴玲:我为什么要讲述自己的故事


89年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柴玲

89年天安门广场学生领袖柴玲

前中国民运学生领袖柴玲9月22号在美国国会就中国一胎化政策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她第一次向外界透露了在中国上大学的时候未婚怀孕、数次堕胎的经历。当时美国之音做了一个简短的报导,被其他中文媒体转载;结果不论是转载的网站,还是美国之音自己网站上都有大量留言,其中大多数是对柴玲的负面批评。

美国之音记者杨晨后来采访了柴玲,请她自己解释她出于什么原因要冒着被外界质疑和批评的风险而披露这段经历。

记者:你在9月22号的国会听证上讲述了这段经历。你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讲自己的故事。这是你第一次对外界讲这段经历。

柴玲:现在是中国一胎化政策的周年,我们发现有三个受害者的面孔。第一个是已婚妇女被迫堕胎;另外一个面孔是封建文化和政策结合的受害者,第三个更可怕、更大量而无形的群体,就是年轻女孩子在中国没有受过良好的避孕、性教育而互不小心怀孕。她们没有选择只能堕胎。中国的文化里,人们会说都是女孩子的错,没有任何同情,没有地方治愈创伤、受教育。中国重复堕胎非常严重,统计说80%的妇女至少堕胎一次,52%至少堕胎两次。

记者:你为什么要讲自己的故事,肯定会有很多负面批评;另外有人质疑你的堕胎和一胎化政策没有关系,而是你自己的选择。

柴玲:中国一胎化政策是说没有准生证就没有生孩子。记得我刚进北大1983年的时候有一对男生、女生被开除了,在我面前她的行李被扔到楼下,那个女孩子很痛苦,因为她刚被发现怀孕就被开除。

一胎化政策在单位里是通过那种方式变成强迫性的,但是未婚妇女根本没有选择,它是政策变相的压迫。

如果没有这个政策,或者像美国这样中学生或大学生可以有机会生下孩子让别人领养。

有一对哈佛商学院的同学讲过他们大学的时候怀孕后休学一年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再回来上学。 这种选择在中国没有。

我能理解有人会(对我)有非议。我是想说,计划生育不光是政府在犯罪,每一个中国人,家长,男朋友,女孩子都在犯罪,包括那些为中国中国追求自由的人也在无知中犯过罪。

我几个月以前也不敢说出来,我和我先生商量了很久。而且我向神祈祷,最后神告诉我要讲出来你的故事,只有讲出来才能战胜黑暗。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