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1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上海的混乱与主旋律


9月27号上海地铁在豫园站附近相撞,救援人员把一名受伤男子抬下车厢

9月27号上海地铁在豫园站附近相撞,救援人员把一名受伤男子抬下车厢

7·23温州高速铁路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国执政党共产党最高领导层要求各级党政部门接受两方面的重大教训:1)查清事故原因,杜绝类似事故发生;2)加强主旋律宣传,牢牢把握议程设置,即抢占先机和制高点,引导公众舆论的话题及其走向,大力宣传事故的积极面,不能让当局所认为的消极、负面的舆论占上风。

(所谓的“议程设置”来源于美国新闻学理论研究者Maxwell McCombs和Donald Shaw在1970年代初根据对美国新闻报导中的总统选举竞选议题的研究提出的议程设置理论,即agenda-setting theory。近年来,“议程设置”这个原本是美国新闻学理论当中的专业词成为中国媒体面向社会大众的新闻报导中的常用词。)

两个月过后,9月27日上海地铁发生追尾事故,导致280多人受伤(据官方说,事故也是跟温州动车追尾事故一样源于信号设备故障),令人怀疑中国当局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了头一个教训。上海地铁当局在事故发生之后,两次通过官方微博发出道歉,又两次删除道歉,再令人怀疑当局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了第二个重大教训。

在上海地铁当局反复发出又反复删除正式道歉声明之后,一位网名“活力孜孜”的网民通过新浪微博发出评论,以冷嘲热讽的方式对当局提出批评:

“上海地铁官方微博写了道歉又删除,有意思哦,对此还是有人说的好:收回道歉,地铁没错,是老百姓命不好。”

*乱七八糟、不可理解的决定*

7·23温州高速铁路追尾事故发生后,中国当局在没能完全确定是否还有生还者以及事故确切原因的情况下匆匆恢复通车,被普遍认为是草菅人命,并因此受到来自国内外的强烈批评,尤其是受到来自日本舆论的强烈批评。

9·27上海地铁追尾事故发生大约5个小时之后,中国当局再次在没能确定事故确切原因的情况恢复通车,更是令日本舆论感到震惊。

日本财经新闻网站Searchina星期三9月28日发表如月隼人的文章,题目是“上海地铁事故:不可理解的决定......当日恢复通车·翌日停运。”如月隼人对上海当局混乱得令人眼花缭乱的事故应对措施如是说:

“上海市政府27日夜间发出公告说,当日下午发生追尾事故的地铁10号线将在翌日28日停运。追尾事故发生在27日下午2点51分,大约5个小时之后该地铁线恢复通车。......

“事故发生之后约5个小时之后恢复通车,然后决定翌日28日停运,以便确认通车安全性。这就必然令人提出疑问:事故当日就恢复通车,‘是否没有恰当确认通车安全性?’”

“跟(中国当局应对)接连发生的高速铁路故障和大事故一样,(上海市政府)在交通安全方面的应对措施乱七八糟,不可理解(安全面におけるちぐはぐで不可解な对应となった)。”

*信号因素?人为因素?一盆糨糊*

日本记者如月隼人提出的上海当局在“事故当日就恢复通车,是否没有恰当确认通车安全性”的问题,显然也是中国国内专家们的问题。

在事故发生当日,上海的新民网发表记者李欣的报导,题目是“专家分析上海地铁故障 / 称对事故原因‘无法理解。’” 报导说:

“9月27日,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追尾事故,据运营方公开的信息,事故发生在信号系统故障后采用电话闭塞方法运行约40分钟后。对此,有轨交专家坦承‘无法理解为何在电话闭塞下发生追尾’。

“据介绍,地铁两站间的区段相对较短,一般在一公里左右,电话闭塞时两站间可能只允许一辆列车进入,对此次发生的10号线追尾,专家坦承‘无法理解’。而究其原因,专家称不排除应急状态下处理不当等人为因素导致。”

在7月23日温州高速铁路发生动车追尾惨祸之后,中国当局也是对事故原因提出混乱得令人眼花缭乱的解释。中国有关当局一开始说是雷击导致断电,然后再改口说是雷击导致信号设备故障。

然后,中国政府一位著名的专家(王梦恕)再猜测可能是追尾车司机疲劳驾驶导致事故。然后,当局再改口说是信号设备设计缺陷导致事故,设备设计生产公司随即为此作出公开道歉,随后又收回道歉。

然后,中国国务院负责调查动车追尾事故的调查小组发言人再发表讲话说,事故原因是“温州南站电务值班人员未按有关规定及时汇报,未进行故障处理,没能有效防止事故的发生。”

然后,温州南站电务车间全体员工8月26日晚对外发布公开信,反驳国家安监总局总工程师、新闻发言人黄毅关于“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原因的讲话,称其讲话“与事实不符、混淆职责、有失公正”,并指出“7.23”事故当天值班的两位职工“到目前为止仍然被扣留。”

温州动车追尾事故原因的说法由此陷入无法理清的浆糊状态。现在还不清楚,上海地铁追尾事故原因的说法是否也将陷入类似的糨糊状态。

*温州与上海,令人惊恐地相似*

温州和上海都发生了中国当局曾经反复对中国公众和国际社会明确而骄傲地声明不会发生列车追尾事故。事故发生之后,温州和上海也都是在没有明确事故发生的确切原因的情况下迅速恢复通车。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令人惊恐的相似性,是日本《每日新闻》驻上海记者隅俊之28日发表的一篇报导的主题。隅俊之报导说:

“中国上海市营地铁列车27日发生追尾事故,事故原因被认为是先前曾导致故障的信号系统。这令人再次注意到中国铁路技术的危险以及防止事故再发生对策的不确定性。中国常常是在铁路事故发生之后早早恢复通车。只是在今年7月高速铁路(列车追尾)事故之后,公众对当局(匆匆恢复通车做法)的不满才强烈起来。”

“发生事故的上海地铁10号线在27日下午7点15分左右重新开通。询问事故现场附近的豫园站的站员,‘信号系统的故障排除了吗?’站员只是回答说,‘总之,说是恢复正常运行了。’然而,到了27日深夜,上海市当局又改变立场,宣布事故路段停止运行。”

“28日上午,在南京东路站,10号线的入口处被封锁。要乘车上班的人不断对站员提出问题。在车站得知停运的公司职员赵国华(32岁)说,温州事故也是这样。我们这个国家就在不知道事故原因是否得到排除的情况下抢先运输。”

日本广播协会NHK星期三9月28日发表报导,题目是“上海地铁事故 / 混乱的应对。”报导说:

“中国上海(27日)发生地铁追尾事故,地铁公司在事故发生四个多小时之后恢复通车。然而,到了28日却以确保安全为理由中止恢复运行,显示出应对混乱。据认为,这是因为在互联网上人们普遍对当局匆匆恢复通车提出了强烈批评。”

“上海地铁公司提出的中止运行的理由是,‘基于安全第一,对事故发生区间的相关设备进行再检查。’但是,在27日恢复通车之后,互联网上人们连续提出批评。‘在原因还没能查明的情况下恢复通车,是有意要再造成事故吗?’‘当官的不乘地铁,所以能做出这种决定。’ 据认为,上海当局受到来自互联网的批评之后急忙改变应对措施。在今年7月,中国发生高速铁路事故之后,中国铁道当局的应对也是混乱。当局一度把事故车辆挖坑掩埋。受到中国网民的强烈批评后,当局又再把掩埋的车辆挖出来。”

*再度令人担心交通安全*

美联社28日发表记者伊莱恩·库尔腾巴赫的报导,题目是“上海地铁撞车事故令人再度担心安全。”报导说:

“上海最新开通的一条地铁线发生撞车事故,是中国急匆匆推出现代化服务设施的过程中遭遇的最新一个挫折。这种急匆匆的过程常常是为了迅速获得结果而牺牲安全。星期二的撞车事故.....令人注意到一家国有的信号系统设备合资公司。那家公司提供的信号系统也牵涉今年7月导致多人死亡的高速铁路事故。”

上海申通集团表示,在风景旅游点豫园发生追尾事故的时候,那条去年开通的地铁线出现信号故障。这不是那条地铁线第一次出现问题。两个月前,那条地铁线发生列车逆向开行的险情。当时,信号系统制造厂商卡斯柯公司提出保证说,不会再发生事故。”

*主旋律宣传引人注目*

多年来,每当发生天灾人祸的时候,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宣传部门就会尽力全力展开“坏事变好事”或“灾难显示了社会主义制度好、共产党好”的“主旋律宣传”即舆论导向。

在9月27上海地铁追尾事故发生之后,随即有网民发布虚拟的中共宣传部门的舆论导向文稿填空练习题,对当局的舆论导向进行讽刺,抗议和调侃,并预测28日的官方新闻宣传机构会基本遵循这种虚拟的宣传套子:

“事故发生后,------高度重视;------立即作出批示,要求不惜------搜救------人员,全力抢救伤员,查明事故原因,积极做好善后工作,并注意搜救人员安全。------当晚赶到事故现场指挥搜救,并决定启动------预案,接着连夜赶往------看望伤员,随后马不停蹄召开 ------安排部署施救和善后工作。......”

9月28日,中国官方的新闻媒果然大致不差地发表宣传,基本遵循中国网民提前虚拟的套子。官方的东方网的发表官方报导说:

“27日下午,地铁10号线追尾事故发生后,市委书记俞正声,市委副书记、市长韩正,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雄,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张学兵,副市长沈骏、沈晓明等市领导,迅速赶往事故现场和收治伤员的医院,了解情况,看望伤员,作出工作部署。”

“韩正指出,必须严肃态度,彻底查明事故原因。要组织各方专家参与调查,每一个环节都不能放过、每一个环节都要查清。要以对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滚动、及时公开信息,让群众知情。”

*加拿大记者眼中的主旋律宣传*

加拿大主要的英文报纸多伦多《环球邮报》28日发表记者马凯(Mark Mackinnon)的报导,题目是“追尾事故发生后在中国翻涌的愤怒变得越来越难以忽视。”报导说:

“在明白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事故几分钟之后,公众的愤怒就开始骚动起来。这次地铁列车追尾事故迅速被归咎于信号故障,当局表示要进行调查。”

“令很多中国网民感到愤怒的是,这种说法他们先前已经听到过。仅仅是在两个月之前,华东浙江温州附近发生高速列车追尾,导致40人死亡,事故也是信号故障导致的。对那次事故的调查结果本应当这个月公布,但公布时间被推迟,没有解释。温州灾祸发生5天之后,上海地铁10号线又发生信号故障,导致一列列车逆向行驶。”

“8个星期内发生两次重大列车事故,以及一次重大险情,令中国千百万人担心,今后搭乘铁路交通工具是否安全?在这个国家,政府大力宣传高速铁路建设证明了中国的发展,并且(以一种不那么直截的方式)证明了共产党有权利统治者个国家。”

在陈述了中国公众的愤怒和无奈之后,马凯接着向加拿大读者介绍了中国当局在事故发生之后的主旋律宣传。他在报导中展示了中国网民通过微博发布的事故发生后的第二天即9月28日,中国六份主要报纸头版的照片,并接着写道:

“照片从左到右,依次是《解放军报》、《经济日报》、《人民日报》国内版、《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青年报》、以及《光明日报》。只有《中国青年报》在头版报导了全中国的人都在谈论的上海地铁追尾事故。”

“其他的那些报纸的头版消息则是几乎跟往日一样,是中共最高级领导人的活动(胡锦涛主席会见朝鲜总理;政治局委员吴邦国接待哈萨克斯坦总统),以及需要党员认真学习的高级领导人最新讲话。”

“就跟北京的空气一样,中国政府明显担心,假如让人们太多地关注中国的缺点,就有可能导致太多的人提出共产党领导人不愿意回答的太多的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