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4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东方红脸


孔子塑像

孔子塑像

在一般情况下,红脸、red-faced、东方红,这几个中英文词或词组可以说都是稀松平常,甚至是无聊乏味的玩意儿,没什么好吸引眼球的。

红脸,在中文里大致有两个意思,1)发怒或发怒的样子(例如,“夫妻俩要想教育好小孩子,大概都要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才行”);2)发窘,不好意思(例如,“我这么一说,把她闹了个大红脸”)。

英文的red-faced的意思比中文“红脸”要单调一些,一般就是指不好意思,觉得难堪,觉得丢人现眼,即中文“红脸”的第二个意思。

由于中国特殊的国情,“东方红”的意思稍微复杂一点。由于长期在中国拥有近乎国歌地位的所谓的陕北民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先前一提到“东方红”, 人们一般总是把“东方红”这个短语跟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已故的领袖毛泽东联系起来。

随着毛泽东的去世,随着毛泽东的神话不再有那么多的人相信,“东方红”跟毛泽东的联系不再那么紧密,如今在西方或东方,提起“东方红”,一般的人想到的大都不是“东方红”的旋律或毛泽东,而是“世界东方的中国崛起”之类的意念。

*化腐朽为神奇*

假如说,点铁成金,化腐朽为神奇,将无聊乏味的话变成令人不得不刮目相看的话是测试一个写手手腕高下的最终考试,那么,美国《华尔街日报》10月6日星期四发表的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的题目写手,大概可以得到这种考试的满分。

那篇没有署名的评论的题目是:“The East Is Red-Faced”----“东方红脸”。 英文全是由稀松平常的词组成,但这些稀松平常的词一旦凑到了一起,好像立即发生了神奇的化学反应,让人不由得注意这言简意赅、引人遐思和发笑的题目之下究竟是些什么评论:

“北京一贯反对‘资产阶级民主’。 但近来它一直在搬石头砸西方,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就像中国老话说的那样。

“去年,在异议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后,中国文化部主办了‘孔子和平奖’作为回应。第一届获奖者是台湾政界人士连战。但他没有前去领奖。刘晓波没能前去奥斯陆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则是另有原因------他被判刑11年,依然在监狱里,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他的妻子也被软禁。

“如今,中国文化部属下的相互竞争的团体在为谁颁发第二届孔子和平奖而争斗。这一奖项非但没能向全世界展示中国对和谐有高超的理解,反而凸现出北京对外部世界表示不屑的小家子气。最初的孔子奖的组织者之一王生贵如今被排挤开。他对《纽约时报》说,有关的争斗的实质其实是谁在文化部路子更硬。”

*和平、和谐与不和谐*

去年,挪威的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不顾中国政府的强烈反对,坚持把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多年受到中国当局迫害却依然声言“我没有敌人”的刘晓波,令中国政府感到十分不快。尽管中国政府否认,但国际舆论普遍认为,去年中国匆匆推出所谓倡导世界和谐与和平的“孔子和平奖”无非是为了跟诺贝尔和平奖分庭抗礼,对着干。

出生于2600年前的哲学家、教育家、政治活动家孔子生前提出很多主张,其中包括人民有推翻暴政的天赋权利。他大力称赞推翻暴君的“汤武革命”, 使“革命”一词进入中文词汇。“革命”一词后来传输到了日本,然后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再由留学生从日本重新引入中国。但今天的中国当局强调的是孔子的秩序观、和谐观。

今年,在“孔子和平奖” 颁发过一届、正在商讨第二届的时候被中国官方腰斩的消息传来,西方媒体也是拿“和谐”来说事。

上引的《华尔街日报》那篇没有署名的评论提到《纽约时报》的报导。那篇报导发表在10月2日,记者是黄安伟(Edward Wong)从北京发出的。报导的题目是:“相互竞争的孔子奖暴露出中国的不和谐”。 报导说:

“去年在诺贝尔和奖委员会宣布要把令人瞩目的和平奖颁发给被囚禁的中国异议作家刘晓波的时候,一群爱国的中国人作出了一个针锋相对的举动------他们要颁发他们自己设立的国际奖,名称叫做‘孔子和平奖’。

“如今,中国内部的不和谐或许已经使这项奖的未来陷入危境。

“去年的孔子和平奖颁发给了台湾一个政界人士,而那位人士从来没有听说过它,而且也没有出席颁奖典礼领取它。但这并没有阻吓住该奖的组织者在上个月底宣布今年的八名获奖提名人,其中包括俄罗斯总理普京和微软公司创办人比尔·盖茨。但是,中国文化部网站星期二在其网站上发出通告叫停该奖,解散颁奖的团体。

“这一通告招致组织者的愤怒反应。他们说,他们是政治计谋的受害者。”

《纽约时报》刊登了上面这一则消息还不算,还给其网络读者提供了它去年的报导的链接,让读者可以顺藤摸瓜,看到去年该报报导说,被授予孔子和平奖的连战办公室的人在被记者问到该奖的时候很是恼火,说是无可奉告,他们根本就不知情,只是听到一些记者在瞎闹哄。

*愿望得到了实现*

假如说,去年秋天中国有一些人希望通过设立“孔子和平奖”来跟诺贝尔和平奖平分秋色分庭抗礼,让世人看到诺贝尔奖颁布的消息,就能想到中国还有自己的国际奖,那么,这些人的愿望显然是相当充分地实现了。

随着今年的诺贝尔奖的各项奖次第公布,国际媒体对中国的孔子和平奖平添了几分显然带有娱乐性的关注,就像美国的《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的报导所明显显示的那样。

相对而言,日本报纸和日本记者在国际媒体当中最正经严肃。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9月29日发表记者关泰晴从北京发出的报导,题目是“‘孔子和平奖’中止----诺贝尔和平奖的中国版”(「孔子平和赏」中止…ノ_ベル平和赏の中国版)。关泰晴的报导说:

“为了对抗中国民主活动家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北京的一些学者组成的团体去年年末创设‘孔子和平奖’。 但中国文化部宣布该团体违反管理规定,今年该奖被叫停。

“有人提出强烈批评,认为该奖‘在国际上得不到尊重,只是损害孔子的名声。’ 有可能中国当局担心自己的形象恶化而采取了这一行动。中国文化部表示,主办该奖的‘中国乡土艺术协会传统文化保护部’9月17日召开记者会,没有事先向上级机关报告,违反了管理规定。文化部已经取消了对那个团体的认定。”

*法国报纸的直率*

美国报纸,日本报纸在报导、评论孔子和平奖的时候显然是尽量回避直接的价值判断。但同一件新闻到了法国自由派报纸《解放报》那里,事情就不一样了。

《解放报》在上个星期五,也就是9月30日发表驻北京记者菲利普·格朗日罗的报导,题目是“中国叫停‘孔子和平奖。’” 报导说:

“中国叫停了‘孔子和平奖’。去年这个奖项的创设得到大力宣传。几天前,出现了意外的情况。(负责评选和颁发)这项中国奖的一位官员表示,俄罗斯前总统普京是2011年获奖候选人之一。

“孔子和平奖去年草草创设,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跟诺贝尔和平奖分庭抗礼。去年的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在狱中的中国民主人士刘晓波。中国文化部的这一举动给主办者带来嘲笑,而被授奖的台湾前总统连战在去年12月9日干脆就没有前去领奖。星期四,中国文化部以神秘莫测的‘违反规定’为理由腰斩了该奖组织委员会。”

*故事还没有完结*

叫停也好,腰斩也好,不和谐也好,来自中国的故事显然还没有完。

来自中国的报导说,通过三度发布禁歌单子和孔子和平奖给中国国内外千百万人提供了娱乐的中国文化部,在叫停被广泛嘲笑的“孔子和平奖”之后,日前又宣布启动“孔子世界和平奖”。报导说,“由文化部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设立的‘孔子世界和平奖’公益基金日前启动。”

就在这一消息传出、导致人们怀疑《读卖新闻》先前有关报导(停办孔子和平奖或许是因为中国当局为了避免自己的形象恶化)的真实性的时候,中国再传出消息说,文化部叫停‘孔子世界和平奖’, 并表示先前的报导是不实报导。

有关中国文化部在中国文化发展中的作用问题虽然有很多的争议,但毫无争议的,中国文化部不但给中国公众,也给世界其他国家的人提供了太多的娱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