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埃及女权人士担心失去既得权利


图为埃及的妇女在开罗游行时呼喊口号资料照

图为埃及的妇女在开罗游行时呼喊口号资料照

2011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为非洲和阿拉伯世界的妇女争取权益而奋斗的三位妇女活动人士。这一胜利有可能重新激起世界范围的妇女运动。可是在埃及,女权活动人士说,她们在埃及革命后的时期却遭到强烈反对。

把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赶下台的阿拉伯之春抗议浪潮使埃及妇女做好了为增进自身权益而战的准备,然而这场战斗并非轻而易举。

这场战斗范围很广,从争取妇女有更大的代表性到增加妇女在家庭中的权力都有。接着,她们又提出一些更为基本的要求。例如,结束男性在开罗街头对妇女动手动脚、胡喊乱叫的行为。

安吉.戈兹朗是反性骚扰网站Harrassmap的共同创办人,这个由志愿者管理的网站使妇女可以通过在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和推特(Twitter)上发短信来报告她们遭受性骚扰的情况。

安吉说,自从9个月前推出Harrassmap网站以来,她们已收到500多条短信。她在这里读了其中的几条:“这个女孩儿在这条短信中说,一名男子从一个面包店附近9号公路上的地铁天桥开始跟踪她,一直跟到9号公路上一个公寓大楼,对不起,是11号公路。另一个在开罗市区拉美西斯的女孩儿说,她在那个火车站的正中央遭到严重的性骚扰。一个男子接近她以后,把她的上衣一把拉下来,然后冲她一笑就溜之大吉了。当时不但没有人帮助她,甚至没人问她是否没事儿。”

*议会两院选举结果对女权运动很关键*

没有人能有把握地说,埃及的新宪法将保护妇女权益。新宪法的起草者将由当选为新议会的男女议员挑选。议会下院选举将于11月28日举行。议会上院定于明年1月29日举行选举。

埃及妇女面临革命后成立的一些政党的挑战。在穆巴拉克政权的统治下,埃及的伊斯兰组织被取缔。可是现在,伊斯兰教主义者可以成立政治组织。

女权活动人士说,她们担心,保守政党的崛起会使她们遭到强烈反对,那些保守政党中包括与原教旨主义组织萨拉菲有联系的党派。

萨拉菲不是一个政党,他们是要求对古兰经进行严格解释的保守的穆斯林。萨达维是埃及女权运动的作者和活动人士。

萨达维说:“在与妇女、工人阶级或者革命有关的问题上没有任何改进。因为我们有一场反革命运动。伊斯兰组织、萨拉菲组织重新抬头。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萨拉菲和伊斯兰狂热组织抬头,妇女显然就会受到强烈打击。”

萨拉菲称这一指责是不公平的。他们说,他们想要的是这样一个埃及社会,按照伊斯兰教的法律管理国家,但并不贬低妇女的地位。他们提醒批评者,他们也在解放广场游行过,也要求结束穆巴拉克政权的统治。

人们对苏珊娜.穆巴拉克的记忆也损坏了争取女权运动的形象。分析人士说,埃及公众普遍不喜欢这位前第一夫人。

苏珊娜把自己塑造成一位女权运动的支持者。她支持对那些给女性施行割礼的人定罪,所谓割礼是指部分切除女性的性器官。埃及在2007年禁止这种做法。

可是,安吉.戈兹朗说,这位前第一夫人只是名义上的女权活动人士。安吉说:“虽然她过去管理妇女权利中心。但是要知道,许多非政府机构和活动人士用毕生的精力争取妇女权利。我们在过去的政权统治期间争取到的权益现在有可能会丢掉。目前女权组织受到很大的压力,需要证明她们和这位前第一夫人没有任何瓜葛。”

一些女权活动人士说,她们最担心的是,有人在发表革命后的演讲时会说,把女权问题作为当务之急,现在还不到时候。

丽贝卡.乔是在反性骚扰网站Harrassmap工作的美国活动人士。她说,自从她2004年到达开罗以来,她看到了许多变化。其中一些是积极的变化,但并不是最近发生的。

丽贝卡.乔说:“你也会看到许多这样的人,他们反复地说,现在还不是考虑妇女权利的时候。我并不认为他们对这个问题进行过深思熟虑。我认为这是他们不得不提出的一句口头禅,因为在这些人看来,女权和他们正在谈论的人权与民主等问题并没有什么两样。”

在11月28日的议会下院选举之后,埃及的政局将会明朗化一些。丽贝卡.乔说,即将到来的议会选举对于争取女权的斗争而言是一个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的时刻。

丽贝卡.乔说:“我认为现在确实到了关键时刻,我们将看到谁能做出更强有力的努力,目前这就像一个战场。我真的希望,这些年轻妇女能够坚持她们的努力,挺过这一关。”

那些为推翻穆巴拉克而战的埃及人从不怀疑的是,这场革命将带来一个新埃及。目前尚不清楚的是,妇女将在这个新崛起的国家扮演什么角色。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美国观察(重播)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