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7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世界媒体看中国:诺贝尔奖的纠结


图为去年10月8日香港民众高举当年诺奖获得者刘晓波的照片举行抗议要求释放他

图为去年10月8日香港民众高举当年诺奖获得者刘晓波的照片举行抗议要求释放他

随着新一代人,新一代网民的兴起,中国的语言也在发生显著的变化。新词不断被推出,旧词也被新人重新铸造,拉长,打宽,焊接,拼凑。“纠结”一词就属于这样的一个给中国年轻网民重新打造、增添了很多新意的旧词。

“纠结”原先的意思大致是“纠缠”,“拘泥”。但在当今中国,年轻网民靠着人多势众声音大,硬给它塞进去很多一言难尽的新意,其中包括“遗憾”,“沮丧”,“不知如何是好”,“剪不断理还乱”,“想摆脱却摆脱不了”,“想放下又不想放下”之类的意思。

*纠结乎,复杂乎*

经过如此这般的锻造,“纠结”一词可谓脱胎换骨,变成了多用途合金钢,可以在很多场合顶用。比如,可以用来翻译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发表的一篇报道的标题:“なぜノ━ベル赏がもらえないのか…中国人の复杂な心境。”

《产经新闻》记者矢板明夫10月7日星期五从北京发出的这篇报道,其题目要是按照老派、老实、老辈人的翻译法,可以翻译成

“为什么不能获得诺贝尔奖?...中国人的复杂心情。”

如此翻译,文从字顺,绝对忠实于原文,可说无懈可击。但是,如此翻译,恐怕也会给年轻人讥笑为死板、不够味、不到家,陈旧落伍,不能充分反映原文原意。年轻人大概要翻译为,

“缘何未能获得诺奖?...中国人心情纠结。”

好的翻译向来是一种艺术,而艺术则向来没有一定之规。因此,在这里到底是老派的翻译好,还是新派的翻译好,也可以说见仁见智,难以断定。

但翻译也是一种科学和技术,而科技则必须讲求吻合现实。从这个意义上说,不得不说,在这里用“纠结”而不是用“复杂”一词来翻译日文当中的“复杂な“确实是能更好、更充分地反映日文原文的意思。

*看来确实是纠结*

何以见得更好?这就需要阅读原文,揣摩原文的意思:

“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许多人关心诺贝尔奖,网民相当自由地相互交换看法。如今最热的话题是,‘中国人为什么不能得诺贝尔奖?’

“中国人在谈论诺贝尔奖的时候,多是排除和平奖。去年的和平将被授予在狱中的民主活动家刘晓波。刘晓波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这不仅对中国政府,而且对一般人来说也是一种可耻的事情,让他们不能自豪。”

“1989年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藏传佛教的最高领袖、14世达赖喇嘛。达赖喇嘛虽然也跟中国渊源很深,但中国人在谈论诺贝尔奖的时候,就跟对刘晓波一样很少谈他。另外,到目前为止,不少美籍华人获得诺贝尔奖,但中国把他们看作是美国人,对他们没有多少兴趣。”

“多数中国网民所关心的是自然科学、经济和文学方面的诺贝尔奖。中国人目前还没有一个人获奖。这一事实深深刺伤了中国人的自豪感,于是,很多人上网发帖,表达不满和愤怒等各种情绪。”

矢板明夫在谈到中国人近年来期望有中国人获得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和文学奖之后继续写道:

“然而,今年诺贝尔医学·生理学奖、文学奖也没有中国人被选上。这是为什么呢?中国网民发表了各种各样的分析。首先,很多人认为,中国的教育制度不重视培育孩子的创造力。另外,也有人认为,当今中国社会拜金主义蔓延,不是有利于学者安心钻研学问的环境。还有人表示,中国企业只是抄袭拷贝外国的技术,不肯投入资金用于研究开发。

“以上意见都是指出中国自身的问题。但发表意见的中国网民也有将近一半对诺贝尔奖委员会提出批评,认为‘中国人受到歧视,中国研究者再如何努力也不会得到承认;’‘中国被蓄意排除在外;’‘有强烈的不公平感。’”

如此看来,正确地翻译矢板明夫报道题目中的“复杂な”一词,只有“纠结”这个由中国年轻网民打造翻新的词可以胜任。

*另一种纠结*

与此同时,日本另一家大报《每日新闻》发表记者成泽健一从北京发出的报道,题目是“诺贝尔和平奖:中国今年迅速报道获奖消息。”

报道说:“中国国营的新华通讯社7日在其英文版中迅速报道了诺贝尔和平奖评选结果。在其英文报道发出大约两个半小时之后,新华社也在中文版中作出了报道。这种做法跟当局去年在服刑中的民主活动家刘晓波获奖消息传来之际采取的应对措施截然不同。

“去年诺贝尔和平奖公布之后,英国广播公司和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电视在中国的图像和声音被阻断,中国国内媒体也只是简短报道外交部发表的批评性谈话。”

“在另外一方面,刘晓波获奖到8日就是整整一年了。中国当局没有显示出要释放刘晓波或解除其妻子刘霞软禁的姿态。9月30日在例行的记者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针对要求释放刘晓波的国际社会表示:‘对严重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的人的判决,司法部门不会根据外部的原因而变更。’”

*刘晓波及中国人权状况*

随着各项诺贝尔奖的公布,随着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的公布,去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以及中国人权状况成为国际媒体近日来有关中国新闻的重要话题。

星期五,10月7日,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驻北京记者Adrienne Mong发表报道说:

“一年前的今天,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被囚禁在中国东北监狱的作家和活动家刘晓波。今天,他依然在狱中,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他被判刑11年。

“他的妻子刘霞在北京被置于非正式的软禁中,没有罪名。柔弱苗条的刘霞今年51岁,是一位诗人和摄影家。自从她丈夫获得诺贝尔奖的消息公布之后,她跟外界的联系就被切断了。她没有电话,不能上网,处于警察昼夜不停的监视之下,难得家人来看她一次,她也很少能外出。”

“令人悲哀的是,刘霞所受到的待遇并非是独一份。

“中国政府对异议的声音采取强硬路线。人们广泛提出的另一个例证是盲人律师、人权活动家陈光诚,他好几次被殴打,他的财产被捣毁或没收。他的妻子和女儿也被置于非正式的软禁之下。

“他的妻子和女儿没有犯任何罪。但是,就像中国的一位评论者本星期指出的那样,‘中国政府对一个六岁的女孩也实行拘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