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5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探望陈光诚 同情者继续闯关声援


陈光诚

陈光诚

重阳节探望被软禁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中国公民自发行动遭遇拦截以后,有消息说,又有一些网友从北京、陕西、浙江等地志愿前往陈光诚家乡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其中有三人目前与外界失去联系,还有数人据说还在途中,预计在10月10号前后到达。

与此同时,一名到过东师古村外的网友表示,他先前只是听邻村的村民说陈光诚去世,并无可靠根据。

*探访行动多路进行*

九月九探访陈光诚行动的发起人之一,前河南石油工人刘沙沙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目前在郑州继续关注各地网友探望陈光诚的行动。
探望陈光诚小组部分出发前合照

探望陈光诚小组部分出发前合照

她说:“新浪微博上有‘作业本’在那里,还有浙江的叔于田他们那一路在那里。还有两位,海涛1975和沃行宝鸡沃友,这都是微博号。这位朋友和我联系比较多,现在也联系不上了。还有一位陕西的朋友,这会儿也联系不上了。”

9号晚上,一度失去联系的海涛1975这位网友发帖说,我很好,大家不要牵挂,情景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他说,“下午去了他村(东师古),各路口皆有警察,和几个周围村的村民聊了聊,大部分村民都说他(陈光诚)乐于助人,帮人写状纸什么的,说警察都是沂南县派下来的,由于他是外国特务,联合国都有认识人。”

他表示,他住在东师古村附近,晚上再想想办法。

*刘沙沙:国保早有准备*

刘沙沙说,10月5号下午,她和另外几名维权网友在距离陈光诚家乡东师古村还有10多公里的沂南县青驼镇附近被交通警察拦截,稍后被一些不明身份的人戴上头套抓走,在不明地点关押一夜。在此期间,她遭到了殴打、往身上浇冷水和长时间坐水泥地等虐待。她说,第二天早晨她被那些似乎是社会无业人员的看守以偷窃罪名送交双堠镇派出所,在那里被审问几个小时后由河南来的国保人员接走。刘沙沙指出,国保人员在她出发去临沂之前就开始行动。

她说:“河南油田国保5号上午就出发去山东了。就是说,河南油田国保5号上午就知道我们5号下午要在山东偷东西。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官媒记者博文:黑暗的私人沂南之旅*

同样来自河南、以私人身份同行的新华社记者石玉也一同遭到拦截和关押。他被遣返回家后以“我的沂南之旅”为题发表博客文章说:“在车上,我双腿跪地,上身趴在坐垫上,一只膝盖压着我的脖颈,几只手死劲儿摁在后背上。又有几只手便开始搜、捏我的全身。500多元现金、手机、录音笔、老婆送我戒指和手表均被掳走。满车喘粗气的声音。没几分钟,车便开了。从此,我开始黑暗的沂南之旅。”

*称陈离世之言为道听途说?*

5号上午先行到达东师古村的网友朱文礼一度传出有村民称陈光诚已不在世的消息,美国之音记者就此向朱文礼核实这一消息时,他说,有国保人员打电话警告他近期不得对外发表言论。不过他还是回答了记者的有关问题。他表示,陈光诚可能不在世的话不是东师古村村民,而是邻村的村民对他讲的。

他说:“(邻村村民)可能是无意中这样说的。有个人像这样子(说)的,‘啊,你们到那边去干嘛?不要去,不要去,你们回去吧。你们人都看不到,人不在啦。说这么久,反正没有人见到,肯定不在了。’(记者:哦,只是这样说啊?)但是我们是怀疑,我也不敢百分之百地确定。因为有村民跟我这么说起,我才在网上这么发布的。”

美国之音记者试图联系沂南公安局国保大队相关负责人和双堠镇派出所核实有关情况,至截稿前未能接通有关单位和人员的电话。临沂地区114查号话务员说,双堠镇派出所电话号码没有登记。

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及其家人长期被地方当局软禁与外界隔绝,在国内外引起广泛同情,许多网友持续声援。一些活动人士呼吁各地网友在“十一黄金周”、辛亥革命百年纪念日和11月12号陈光诚生日期间,前往陈光诚家乡山东临沂东师古村,继续他们所希望的“以和平非暴力感化暴力”的集体闯关探访。

双目失明的陈光诚因协助村民反抗暴力推行一胎化政策而坐牢四年多。去年9月他刑满出狱回到家中后至今,当局派出至少十几人日夜轮班在他家院内和村口严加把守,房屋前后安装监控摄像头,手机信号也被屏蔽,只有他老母亲一人被允许在严密监视下出门购买生活必需品。在此期间,陈光诚和他妻子袁伟静曾遭到当地政府雇用的打手殴打受伤。从各地前去看望的人士,其中包括一些国际媒体记者,也多次受到拦截、殴打、抢劫和强制遣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