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毛泽东“西学观”对中国政治的影响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最近我在思考中国为何行宪百年却依然无法圆宪政之梦。在查阅了大量资料方才发现,主要原因其实并非中国的东方文明属性拒绝接受西方文明,而与国人向西方学习的态度有关,直接一点说,是与毛泽东形塑的中共政治文化对西方政治文明的态度有关。

这点感悟其实是阅读日本、韩国及印度制宪的文献后生发出来的。这些国家同属亚洲文明,但现在都实行了宪政,它们目前的政治观念与制度都不是从本土的前近代思想的提炼或再创造而产生的。尤其是深受中国古代文明熏陶的日本与朝鲜,其哲学、宗教、法律、政治等传统,没有任何关于宪政政治的因子。这些国家的国民,在近代以前,对“权利”“公民自由”这些词汇均闻所未闻。从近代以来,这些国家都历经了不同的发展历程,曾有过不同的政治文化与人权纪录,但在二战以后受到美国很大影响,如今对个人权利的理解已经趋同,并与联合国人权文件中表达的内容大致相似。同为文明古国的印度对西方文明的态度是开放与谦虚的,认为向西方借鉴“没什么可害臊的”(印度宪法的主要设计者B.R.安贝德卡博士劝谕印度向西方学习时所强调的)。

在20世纪前半期,中国向西方学习的热情也很高,从“师夷之长技以制夷”开始,学习的范围从器物文明这类形而下的层次扩展至政治制度这一形而上的层次。在法制建设方面的成果也有一本国民政府制定且包含了保护民权内容的《六法全书》。直到此时,与其它亚洲国家相比,步伐也不算太慢。这时候中国人也不认为向西方学习就是“洋奴”,1943年7月4日,中共头号喉舌《新华日报》还热情洋溢地发表了一篇社论:“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讴歌美国的自由民主,以及它的存在带给世界的希望,如“167年,每天每夜,从地球最黑暗的角落也可以望到自由神手里的火炬的光芒,——它 使一切受难的人感到温暖,觉得这世界还有希望。”这话放在今天,由任何中国知识人来说,定被毛粉们与五毛斥为“向美国主子无耻献媚”。

问题出在1949年中国发生政权鼎革之际。这一年,国民党政权失败已成不可逆转之局。毛泽东认为再也不需要与美国虚与委蛇地周旋了,于是他公开表达自己对西方文明的蔑视。2月28日,中共中央委员会发布了《关于废除国民党的六法全书与确定解放区的司法原则的指示》,明确宣示说,“司法机关应该经常以蔑视和批判《六法全书》及国民党其他一切反动的法律法令的精神,以蔑视和批判欧美日本资本主义国家一切反人民法律、法令的精神,以学习和掌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国家观、法律观及新民主主义的政策、纲领、法律、命令、条例、 决议的办法,来教育和改造司法干部。”

从此以后,从19世纪中期以来中国先贤们开启的向西方学习之路被毛泽东及中共腰斩。而且中共的意识形态与文化政策带有极强的毛个人色彩。

毛泽东对待人类的知识有几个特点,一是他自认属于“生而知之”的天纵英才,已站在人类文明之巅,不需要通晓其他文明的ABC就已天然具有批判资格。比如他在不了解西方宪政、法律制度为何物时,已经预设了必须蔑视批判的政治原则。那篇《关于废除国民党的六法全书与确定解放区的司法原则的指示》就充满了政治与文化的傲慢。傲慢既来自于军事上的节节胜利与政权在握,更来自于对西方文明的无知与不屑。

二是对人类文明那种极端机会主义的取舍态度。从中年以延安为根据地渐成发皇气象之后,毛只表示过要向苏联这位“老师”学习,其余均持“批判性地借鉴”之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但问题在于毛判定“精华”与“糟粕”的标准太随意,而且以他个人的好恶为好恶。此后,西方文明与中国古代文明被毛伟人视为“资本主义与封建主义糟粕”。最近关于54宪法制定的一些历史细节被参与者披露,人们才知道,原来言论自由、集会示威自由及迁徙自由等“民权”,自毛泽东政权在握后就被公开视为“西方文化糟粕”。再后来,中苏交恶,中共曾号召全国学习仿效的苏联革命文化也被当作“修正主义糟粕”,与封资一起并称为“封资修毒草”,统统被丢进“历史垃圾堆”。

三是毛不喜欢别人有知识与教养。毛有名言曰,“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知识越多越反动”。前者好理解,因为只有在无知的民众那里,毛才能高高在上地获得神的感觉。后者则源于毛知识结构的缺陷。毛喜好卖弄学问,但他不通西学,中学的经史子集四大门类当中只通史,略通子、集,不解经。面对一些学贯中西的大知识分子,毛泽东就不能挥洒自如地纵论古今,虽然没人敢当面对毛表示任何不敬,但毛知道“腹诽”是少不了的,所以一句“知识越多越反动”将这些大知识分子划为社会异类。但完全没有“知识”也是不行的,毛的知识标准是中小学毕业,能够识字断文就行了。这种“知识标准”的“知识人”,对毛平日纵论古今属于半懂半不懂状态,自是最好听众,半懂状态使听者知道毛的斤两,半不懂让人保持敬畏之心。比如《二十四史》被当作封建文化,普通国人无缘得见,毛才可以在“九大”期间突然引用《后汉书·黄琼与李固书》那句“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并下发学习,让大半是工农兵出身的九大中央委员们如听天书,更增畏惧崇拜之心。

毛泽东去世30余年,中共对西学的态度改了没有?没有。因为至今为止,西方的宪政、民主、人权等仍然被当作“西方文化的糟粕”,应该弃而不用,中国学习西方文明的层次仍然是19世纪末那句“中学为体,西学为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