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中国1亿农民10年内将移居城镇


中国农民工抵达北京火车站(资料照)

中国农民工抵达北京火车站(资料照)

中国农村人口城市化的进程持续加快,未来10年城镇将新增1亿多农村人口,使城镇人口超过8亿。不过,这种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趋势,同时更加重了城镇农村人口面临的各种挑战和问题,为可能发生的社会不稳定埋下隐患。

中国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日前公布的 《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1》预测,未来10年,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三大都市圈新增农村人口4000多万,哈长(哈尔滨、大庆,齐齐哈尔,长春,吉林)、闽东南等18个城市群新增7000多万,其它1000多个中小城市和城镇新增3000多万。

*城市化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问题*

中国计生委办公厅主任张春生表示,人口流动和迁移是个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也是资源问题,说明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快速转型,加快推进城镇化进程的关键时期,它已经成为影响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问题。

根据中国官方的资料,自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城镇人口从1978年的1亿7200百万(人口基数9亿6200万),占总人口约18%,猛增到2010年的6亿6600万(人口基数13亿7000万),约占总人口的48.6%。33年间, 中国城镇人口增加了近5亿。

*3亿农民30年内移居城镇*

中国官方预计,到2020年,中国的城镇人口,将从目前的6亿6600万,增加到8亿,在从2010年算起的今后30年,城镇将增加3亿农村人口。

*农村人口城市化的挑战*

农村人口持续大量地进入城镇,为中国经济高速,持续发展提供大量源源不断地廉价劳动力。但大量“没有城市户口”的农村人口进入经济发达的大中城市,也带来和产生了一系列的问题,包括贫困,强拆,资源与环境的可持续性挑战,健全的社会管理,以及教育,医保等公共服务等。

旅美中国问题专家程晓农博士说,中国农村人口进入城镇,是中国经济发展阶段的一个积极、重要的过程,至少为一部分农民摆脱原来的贫困处境提供了机会。但是这些为中国经济腾飞在最辛苦,最危险,最劳累,最恶劣条件下工作的农民工,却并没有得到他们应该得到的尊重和权利。

他说:“中国城市人口始终存在一个问题,城市居民,特别是一些大都市居民,对农民工存在一种利用和排斥的双重心态。另一方面,城市政府对农民工的子弟,长期以来一致奉行歧视政策,不为他们提供城市居民同等的,必要的社会服务,例如教育、医疗,住宅等。”

*中国的农民工被成为二等公民*

法新社说,中国都市化迅猛发展,已经产生很多社会问题,农民工被称为“二等公民”,他们虽在城市居住,有其中一部分“农二代”甚至在城市出生和长大,但他们的户口仍在原籍,他们几乎没有什么社会保障。报导说,与他们的父母不同,年轻的“农二代”,无论从知识和时代感方面,都比他们的父辈更具有权利意识,对他们在城镇受到的待遇也越来越不满。

中国计生委的报告说,大约76%八十年代出生的“农二代”,希望永久生活在城镇,但是他们面对着在城市生活的高成本,以及缺乏应有的教育,医保,住房,社会保障等福利的挑战。由于无法享受跟城里人一样的教育,以及职业培训,“农二代”当中的4.5%每月收入低于人民币500元,27%每月不足1000元,20%因在城里住不起而不能在城镇工作。不到一半的农民工有医疗保险和养老保险。

这份报告承认目前流动人口生存发展中有六大问题需要关注,其中包括劳动技能整体偏低,社会保险参保率低,房租负担过重,低收入阶层入不敷出,以及子女教育等。

*农二代的权益不保障 可能酝酿更大社会冲突*

中国经济问题专家程晓农警告说,中国政府如不采取有效措施解决“农二代”的疾苦和问题,可能为社会不稳埋下隐患。

他说:“对政府来讲,可能酝酿着更大的社会冲突。因为这批农二代生长在城市,他们掌握的信息和观念,与城市居民差别并不很大。对于一批现代化了的城市农二代,长期受现代化城市的歧视和排斥,他们的不满会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而逐渐逐渐地增加。当他们需要成家立业,当他们发现在这城市块土地上没有他们的份,他们的不满会更加集中。那个时候,政府就会真的很头疼了。”

*农二代开始觉醒捍卫自己权利*

法新社报导,今年6月,广东潮州和增城发生了两起以农民工为主体的骚乱事件,凸显了农民工对他们的就业,社会保障,以及其它各方面的待遇不满情绪,已经到了非要宣泄不可的程度。

程晓农说,中国政府希望加快都市化的步伐,但面对越来越多的农民工进入城镇,当局没有做好准备,动用必要的资源,为农二代在城镇生存和发展创造条件,因为他们要满足现有城镇居民的需求,在财力上已经捉襟见肘。他说,在这个情况下,当局空喊城市化,却不为城市化落实,改变制度,创造条件,那么城市化产生的结果,就是负面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