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打错人”现象在中国引起众怒


绪激动的板桥阿依村村民和保安发生冲突

绪激动的板桥阿依村村民和保安发生冲突

中国又发生一起维稳人员打人后辩称打错人的事件,引发各地民众的广泛批评。维权人士说,为了维稳的需要,这种打人行为通常都得到了当局的允许或默许,因此施暴者通常不会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打错人事件会层出不穷。

云南省昆明市上星期五发生一起保安人员打死人的事件。据中国媒体的报道和多位网民的叙述,市官渡区大板桥镇政府雇佣的几十名保安人员当天凌晨在处理一宗商家与顾客纠纷时殴打手无寸铁、年仅十来岁的两位少年,并且将其中一人打死。 面对悲痛的死者亲属,一位保安队长说,他们打错了人。

事件发生后,愤怒的居民包围了大板桥镇政府办公室讨说法。星期天,镇街道办和市公安局召开新闻发布会,发言人向媒体念了简短声明,但不肯回答记者任何问题,就宣布新闻发布会结束。

*网民问:什么人才该打?*

昆明市发生的这起“打错人”事件在中国网民中引发强烈反响。许多网民质问,既然保安说打错了人,那么什么人才该打呢?他们说,即使是犯罪嫌疑人也有自己的权利,不应该被执法人员殴打。

上个月,河南省洛阳市居民赵志斐独自到北京旅行,跟几位访民同住一个旅馆,不想被市信访部门雇佣的保安人员暴力遣返,过程中被打晕弃置在路边。事后,洛阳市政府官员承认,有关人员在识别赵志斐身份时犯了错误,也就是说,保安打错了人。

许多维权人士说,中国当局为了所谓维稳的需要,同时又避免让警察直接非法暴力执法,因此在越来越多地雇佣私人保安公司的人员甚至社会闲杂人员以非法的方式执法。但是这些人的文化素质普遍偏低、法律意识薄弱,因此容易造成所谓“打错人”的事件。

*政府雇佣保安人员有恃无恐*

维权人士刘飞跃(资料照片)

维权人士刘飞跃(资料照片)

今年7月底,湖北省维权人士、民生观察工作室负责人刘飞跃被当局长期雇佣的一名社会闲杂人员殴打。他说,这些人之所以有恃无恐、无法无天,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得到了政府的允许或默许。

刘飞跃说:“这些人是由政府派出来的,受到政府官员的保护。他们的暴力行为就是政府需要的,要他们做的。是政府赋予或默许了他们这种权力,才会对民众实施这样的暴力,才使得他们胆大妄为。 ”

洛阳市居民赵志斐被当成访民遭暴打并被暴力遣返的事件曝光后,洛阳市当局宣布对有关官员追究责任,最重的处罚是一个乡的信访办主任被撤职,大部分相关官员得到的是党内警告处分,或行政记过处分。

*打人者只象征性被处置*

维权人士刘飞跃在遭受暴力攻击后,曾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但当局不给他的伤痕照相,不予取证,不予立案,还要求他交代在网上发表的文章。他说,从对打人者的处置来看,当局显然没有意愿停止这种暴力维稳的做法。

刘飞跃说:“打死人的这种恶性事件发生后,它有时候也会处理一些人,但是是象征性地处理一些人,并没有彻底处理。都是代表政府行事的嘛,当然政府也会保护他们。他们私底下有些交易,所以只是一些象征性的处理。”

不过,每一次发生所谓的“打错人”事件后,中国民众都反应强烈,官方媒体有时会谴责这类事件。

*“打错人”事件激起民众对立*

居住在湖北省武汉市的著名政治异议人士秦永敏说,各地发生维稳人员打人和“打错人”事件层出不穷,但民众对这类事件的忍耐程度也会越来越低,对执政当局的抵触情绪会越来越强烈。

秦永敏说:“发生一件事情,举国上下、国际社会马上就会知道。与此同时,由于市场经济造成了人们权利意识的提高。人们在维护自己财产权的时候,自然会想到财产权是不可侵犯的,那么,人权更是神圣的。所以对打人现象,大家都深恶痛绝。在这种情况下,事后的反应就会越来越强烈。 ”

秦永敏相信,在民众与当局这种频繁而且愈加激烈的对峙中,中国的人权状况总体上会趋向改善,目前的倒退不会持续很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