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埃及各方对军事领导层愤怒高升


埃及民众高呼反政府和军人统治的口号(2011年7月5号资料照)

埃及民众高呼反政府和军人统治的口号(2011年7月5号资料照)

就在埃及的科普特基督徒为在开罗星期天暴力中丧生的人举行葬礼之际,埃及的文人临时政府官员表示愿意辞职。但这项举动不太可能平息在基督徒团体里蔓延的愤怒,他们将愤怒锁定在埃及的军事领导层。

据报导,埃及副总理贝伯拉威表示愿意辞职以抗议政府对星期天暴力的处理方式。这场暴力是自从今年早些时候推翻了总统穆巴拉克那场广平民起义后最为严重的暴力冲突。目前不清楚他的辞职是否被接受了。

各界对临时文人内阁的批评声浪四起。反对党宪政党主席巴达维说,大部分内阁都很无能。巴达维说,现任政府一直无法解决许多问题。他要求由一个他称之为“国家救赎”的政府来接手。

*抗议者愤怒瞄准最高武装部队委员会*

不过对其他许多反政府抗议者而言,这些任期短暂的政治人物根本离题了。他们认为,真正的领导权还是在最高武装部队委员会。他们想要这个委员会彻底消失。科普特基督徒谴责军方领导人坦塔维。他们高唱“人民希望陆军将领被吊死”。

这个是个剧烈的改变。在埃及起义的战斗当时示威者呼喊着“人民和军队是一家人”。今天,在星期天最初由和平示威演变成暴力并造成26人丧生后,这些人感到愤怒、怀疑、讶异。科普特教会领导人教宗谢努达呼吁禁食三天哀悼遇难者,大部分遇难者都是科普特基督徒。

当中少数人相信官员所承诺会调查暴力事件。达尔维西是一名穆斯林学生,他和科普特基督徒一起抗议最高武装部队委员会。达尔维西说:“政府和最高武装部队委员会必须解散。就是这样。很明显他们是反革命的。他们反对革命。”

*军方领导保守 改革步调缓慢*

军方领导人在实现他们承诺过的改革上步调缓慢。大部分的改革似乎只有在激烈的抗议和骚乱后才获得实现。就以科普特基督徒为例,他们不断要求修改阻碍兴建教堂以及不承认穆斯林改信基督教的宗教法。在经过星期天的暴力后,最高武装部队委员会才说,他们会尽快解决科普特基督徒的担忧。

开罗民主杂志的编辑穆斯塔法说,军方领导人天性保守,而且积习难改。)穆斯塔法说:“这是过去遗留下来的东西,因为这在过去30年来一直是同样的政策,我想一些旧国家统治集团也是这个样子,就像什么都没发生,就像我们没经历1月25日运动。”

*伊斯兰激进势力兴起 宗教斗争可能加剧*

但埃及新统治者过去8个月有所改变的少数事之一,是终止对伊斯兰激进团体的压迫。这些团体比对少数基督徒发动袭击的那些伊斯兰还要极端。穆斯塔法相信,就是因为这样的改变,军方领导人应该听从科普特基督体的要求。

穆斯塔法说:“这是提升和实现平等公民权概念最重要的事。所以我想这是应该进行的事,否则宗教紧张会持续下去。”

不管转变为真正的文人统治要花多久时间,选举日期不断被推迟。穆斯塔法说,如果宗教平等问题未获解决就可能会发生其他的变化。她说,许多在区域内的宗教斗争就是因为歧视而引发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