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三峡移民面临诸多问题(一)


九畹溪景区

九畹溪景区

为了建设三峡工程,重庆、湖北等长江沿岸地区共移民130多万人。经过10多年的努力,虽然移民搬迁已经基本完成,但是仍有大量遗留问题需要解决。美国之音记者最近在三峡库区采访时就见到许多重返家乡的三峡外迁移民。

三峡大坝所在地湖北省秭归县有一个特殊群体。他们生活在祖辈世代生息的土地上,却属于外来务工人员,因为他们的户口不在祖籍地,而在外省或湖北其他地方。他们就是被迁往外地后,又重返家乡的“回流”三峡移民。

*外迁移民成为弱势群体*

这些回到自己家乡的“外地人”自称是弱势群体,很受歧视。郭家坝镇的李运国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
李运国

李运国

他说:“像我们外迁的成了弱势群体了。我们住的地方的当地政府也不理我们了。像现在选举,我们没有选举权。像我们在这里买个摩托车,驾驶证办不了。要身份证的,身份证是外地的。外地的办不了啊!”

三峡移民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后靠移民,就是从被水库淹没的家园向后迁移,不离开家乡;还有一种是外迁移民,就是迁往其他地方,甚至其他省份。

李运国作为外迁移民于2003年来到江西省龙南,在那里呆了三年。他说,经济上,龙南比秭归落后很多,新移民没有土地,需要自己开荒。

秭归是脐橙之乡。李运国原来就是种橙子的,到江西后仍然种橙子。不同之处在于:“劳动强度大,比这边辛苦多了。昼夜温差要大。我们这里苗到那里就不长。我们这里产橙子一年打3次药。他们那虫害相当大,打了14次。我们去的时候土地不肥,不施肥就不长。一年施肥要10多吨一次。经济上我们承受不了。”

2006年回到家乡后,失去土地的他只好去建筑工地打工,一天能挣100多元,比在江西强。他儿子的学习也被耽误了,现在也在打工。

因为户口的关系,这些“外地人”在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和子女教育上都面临困难。李运国甚至担心,将来儿子找老婆都会遇到麻烦。
张秀英

张秀英

李运国的烦恼不是没有道理的。张秀英一家也是外迁江西后重返家乡的,她女儿在秭归结婚后已经有了孩子,可是户口仍在江西,尽管丈夫是秭归户口。张秀英对当地官员不让转户口表示不满。

张秀英说:“实际上,婚嫁是应该上户口的。移民的姑娘也不能说不嫁人不是?”
张秀英的“新兴商店”

张秀英的“新兴商店”

张秀英当街开了一家小卖部,卖香烟和一些简单的日用品。她说,农村人口少,小店销量低,一年也就赚千把块钱,生活主要还是靠丈夫打工。

*回流移民面临困惑*

秭归县迁入外省的三峡移民有3万多人,其中有多少“回流”人口无从查起,但可以肯定,返乡现象并非个案。在张秀英的“新兴商店”,记者又见到了其他几名返乡农民。

孙贵香说:“我们这种情况很多。光我们这郭家坝有好几百人吧!像我们这里的秭归县,移到那边的90%恐怕还不止都回来了。没办法。”

孙贵香曾被迁往江西省客家人居住的地区。她说,那里有排外情绪,要想融入当地社会非常困难。可是返乡后一无所有,没有工作,没有土地,没有房子。
孙贵香

孙贵香

孙贵香说:“我们都是老老实实的,听话的,响应国家号召。我们现在最后悔,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结果把自己给害了。”

孙贵香和她丈夫都是残疾人,只能打点零工,比如在橙子收获季节,帮人家装箱打包。有活就做,没活就呆在家里。有了问题和困难,也不能指望政府施以援手。

她说:“我们找这里的政府,他说你不是这里的人,他管不了。到江西那边,他说你不住在那里,他也管不了。结果就这样推来推去。两头都不管。”

赔偿不合理,时隔多年仍令一些移民耿耿于怀。外迁移民郭宝云说,他原来的家,现在在长江水下100米左右,被淹的柑橘没有得到国家任何赔偿,而被淹的房屋属于生意门面,却只按普通房子进行补偿。

*移民安置有待完善*

对于三峡移民工作, 中国提出了“搬得出,稳得住,能发展,可致富”的目标。现在看来,这个目标尚未完全实现。

今年5月温家宝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承认在移民安稳致富等方面还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秭归县在国务院会议后是否采取了相应的改进措施,我们不得而知。该县移民局拒绝了美国之音记者的采访要求。

图片报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