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三峡移民面临诸多问题(二)


依山而建的移民新居

依山而建的移民新居

经过10多年的努力, 中国三峡库区的移民搬迁工作已基本完成,但是仍有大量遗留问题需要解决。

1998年以前,三峡移民以就地后靠安置为主。后来,由于三峡库区山高坡陡,继续就近安置,势必造成水土流失,国务院调整了方向,要求多种方式安置移民,特别是鼓励农村移民外迁安置。

*移民对未来感到迷茫*

然而外迁安置难度相当大。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去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和不确定的未来,移民中难免出现焦虑、惶恐,甚至抵触情绪。
陈七三

陈七三

重庆市云阳县的陈七三回忆说:“经济和政治生活上,对我们来说都是天大的一件事情。不知道该怎么搬。搬迁过后是什么样子,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一起的父老乡亲,会不会还见面,心里没有一个底。”

他说,高峰时期,每天都有好几辆车、数百名移民离开故里。乡亲们依依惜别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陈七三说:“不由自主就泪哗哗的。就是这样。没走时候感觉不到,走的那一瞬间我就感觉到,有些人一走就再也见不到面了。我感觉,当时那些移民真的不容易。”

三峡工程进展迅速,1994年底正式开工,1997年11月大江截流,2003年6月开始蓄水至135米,2006年5月三峡大坝全线建成。

*户口异地空挂*

工期紧,移民工作也加快了速度,于是出现了户口“空挂”等不正常现象。在三峡大坝所在地秭归县,多位移民告诉记者,当地政府为了完成任务,承诺外迁移民可以“走户不走人”,就是办理外迁手续但不真正外迁。袁立品就属于这种“空挂户”。
袁立品

袁立品

他说:“把我们人口挂出去。什么都不管。1万多块钱拿到手,什么也不管了,也没签协议。这个是违法的。这个叫政府卖人。政府为什么这样搞?当时的移民政策很紧。没办法,他就把这个户口,完成任务一样把你骗走了。”

但土地必须交出去。袁立品不愿交,政府就派人把他种的几百棵橙子树砍了,而且不给赔偿。据他说,为此事,他曾多次上访,问题至今没有解决。

一些移民指责当地干部为了完成任务不择手段。孙贵香说:“他们就是为了应付上面啊。不管用什么手段,只要把你的户口搞走,完成他的任务。他不管你的死活。”

*移民官员的苦衷*

不过,移民官员也有许多委屈和心酸,挨打挨骂的事情时有发生。云阳县高阳镇官员李明静从事移民工作12年,他告诉美国之音:
高阳镇官员李明静

高阳镇官员李明静

“我们在江西安置外迁移民的时候,有人拿这么长的刀追我们,要增加移民补偿。那是极个别的,那都是违法行为,后来还是受到制裁了。”

他说,令他感到欣慰的是,现在高阳移民基本上生活安宁,思想稳定,有的还走上了富裕之路,成为老板、老总。

*部分移民勤劳致富*
袁立华开的酒楼

袁立华开的酒楼

秭归县的袁立华就是利用长江水位上涨,旅游景点扩大的机会致富的。他和妻子在九畹溪景点开了一家餐馆,生意越做越红火。

他说:“生意比以前要好做得多。以前游客基本上都是湖北境内的,现在水位涨起来了,外地游客特多。游船可以进来了。夏天学生放暑假以后,一天有七八千人,到我这儿吃饭一般几百人。”
袁立华和妻子

袁立华和妻子

袁立华准备扩建饭馆,把多余的房间作为门面房出租,他目前正在寻找合作伙伴。

后靠移民,问题相对少一些。秭归县的后靠移民马洪发说,建坝以后,无论是住房条件还是生活水平,都比过去有所提高。

马洪发:“以前没有闲余的钱,刚刚勉强维持个温饱。现在稍微好一点点。现在有点多余钱买点东西,买点菜呀。”

跟当地许多中年妇女一样,他妻子也上客运船当了服务员。他说,只要有打工机会,基本生活还是有保证的。他现在的问题是,找不到工作。
马洪发

马洪发

他说:“现在的愿望就是有事做。我们找工厂,人家都不要,嫌弃我们年纪大了。”

在云阳县的陈七三看来,挑战与机遇并存。他说,听老辈人讲,共产党当政前,社会上就流传着要在三峡建坝的说法,因此几十年来,国家在三峡库区一直没有大的投资。1992年三峡工程决定上马后,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更是受到种种限制,三峡库区也就成了贫困地区。

现在情况不同了。他说,国家鼓励发展,还出台了一系列的支持移民创业、解决移民生活困难的政策。

*移民问题不能淡化*

不过陈七三认为,在所谓“后移民时期”,三峡移民的概念仍然不能淡化。他说:“国家对我们移民以前有种说法,好像我们三峡移民有种特殊公民的观念。但是我希望,国家还是应该把我们当作特殊群体。怎么不特殊呢?不特殊就不会有这么多专门针对移民的政策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