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占领香港”持续发烧


不像华尔街一样,香港的银行业并没有需要政府出资救助。不过,当地的一些抗议者还是照样聚集在城里的一个地方,参加“占领香港”的抗议活动。这一活动可以说是迅速扩散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的一个分支。虽然香港的抗议组织者可能吸引不到向经济上受到重创的美国和希腊等国那样的抗议规模,但是当地的抗议大有要坚持下去的势头,而且还吸引了一些不寻常的支持者。

在世界第二大银行HSBC汇丰银行亚洲地区总部由钢铁和玻璃构成的摩天大楼下面的行人路上,有大约20个反资本主义的抗议者一边做着茶,一边在沙发上上网,周围有很多旗帜,还有一些帐篷。

*高中教师:不满问题相关世界各地*

抗议人士当中有当地的一位高中教师。他认为,尽管和希腊首都雅典以及美国的纽约和英国伦敦比起来,香港的抗议人数要少得多,但是,关于未来政府和银行以及社区之间的关系这些问题的讨论,在世界各地,包括香港,都非常重要的。

他说:“在这儿发生的一切和在外边发生的一切绝对有关联。我们从媒体上注意到的一点是,公众对此似乎很感兴趣,所以我们在这儿,实际上是创造了一个讨论问题的空间。我认为这一实验性行为很有效。假如能够坚持下去的话,或许有望邀请所有的人都来参与。”

在香港这片土地上,政府在预算开支上绰绰有余,居民当中,只有10%的人要付工资税,而且失业率是历史上最低时期,在这种情势下,要组织反对政府无能、反对银行业势力过大的抗议活动,应该说是不那么容易。

不过,香港一贯有着企业等级化、裙带关系严重、以及银行业时而出现丑闻这些事情发生。当地的一家银行过去两年里,外面一直有抗议人士在,原因是这家银行卷入了一起小型的违规炒股事件。

*香港学者:抗议活动焦点在当地*

香港大学一位林姓社会问题专家认为,香港地区的这一轮抗议活动之所以看似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焦点在当地,而不是全球。

林女士说:“香港地区的抗议人士将他们的批评和指责更多地和当地的情形结合在一起;他们对当地贫富差距大的批评以及香港地区一些银行的违规行为,这些,都是很多当地人能够同情的。”

将抗议活动和当地情况结合在一起这一特点,在东京也是一样。那里,有300个活动人士聚集在遭受了严重打击的福岛核电站总部。

尽管当地媒体对“占领香港”的活动一直比较支持,但是在马来西亚和南韩,参与类似抗议的人似乎很少;在马来西亚,主要原因是人们害怕警方会镇压,而在南韩,人们则担心天气不好。

在新加坡这个城市国家,政府控制的[海峡时报]几乎是以欣喜的口气报导说,尽管组织者事先在[脸书]上做了很多的宣传,但是几乎根本没有人参加在市中心莱佛士广场举行的抗议活动。

*民众上街抗议受[基本法]保护*

到目前为止,香港是唯一一个有抗议活动出现的华人地区。星期一,香港特区政府的保安局局长李少光表示,民众到街上抗议,是受到香港[基本法]保护的。

在北京,官方媒体对“占领华尔街”的现象似乎是以颇为满意的态度来进行观察的。共产党下属的[人民日报]说,集中资本来发展企业和社会已经遭到严重扭曲,西方已经丢失了通过艰苦奋斗来积累财富的精神。

回到香港,在汇丰银行亚洲地区总部外的人行道上,衣冠楚楚的银行业人士走出大楼,去吃午餐;其中一些人停下脚步,拍下总部外面搭设起来的很少见的帐篷。

当地的一位姓周的活动人士站在一个捐款箱旁边,他注意到,很多过往的金融大款,或者是根本不知道抗议人士的诉求,或者是要表达他们对抗议活动的支持,不少人都往捐款箱里放钱,而且数目还不小。殊不知,捐款箱和整个抗议活动的目的和缘由,就是反对资本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