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记者手记: 朝鲜记者不喜欢“改革”说法


记者手记: 朝鲜记者不喜欢“改革”说法

记者手记: 朝鲜记者不喜欢“改革”说法

*朝鲜问题再度成为焦点*

中国副总理李克强结束了对朝鲜和韩国的访问,美国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也在朝鲜半岛进行了穿梭外交,美国和朝鲜官员也在日内瓦举行了第二轮直接会谈,朝鲜半岛、特别是朝鲜再度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

人们关心朝鲜的走向,关注朝鲜的改革。但令人奇怪的是,朝鲜记者似乎很不喜欢“改革”这个词。一位朝鲜记者曾经对美国之音表示,朝鲜不需要改革。

*仇视美国*

大概由于美国曾经率领联合国军同朝鲜打过仗,再加上小布什总统2002年1月曾在国情咨文中把伊朗、伊拉克和朝鲜称为“邪恶轴心国”,平壤对美国可说是抱有深仇大恨。

很多去过朝鲜的中国人回国后发表文章和观感,都提到了平壤现在的头号敌人就是“美帝”,到处都是针对“美帝”的标语和口号。

但是,六方会谈似乎对这种仇美心态带来了了变化。

2007年秋天,六方会谈第六轮结束后,记者到北京采访中共17大。一天在人民大会堂外等待采访闭幕会时排很长的队。

记者前面是一个亚洲面孔的人,他递过来一张名片:朝鲜中央通讯社驻北京记者申镇燮。上面列出的地址是朝鲜驻华大使馆。

在排队的时候,记者跟申镇燮聊了起来。记者问,以前在朝鲜政府的教育下,朝鲜老百姓都是一门心思坚定反美的。目前六方会谈朝鲜方面的态度,显然是向国际社会低头,这种做法是否得到朝鲜老百姓的认同?

申镇燮回答说,在伟大领袖领导下,朝鲜人民一般都是坚定不移跟党走的。不管当中央和领袖指向哪里,他们都会响应,努力跟上,奋勇当先的。有时可能需要一些说服工作,但这些工作没有什么工作量的。

六方会谈就是这四个国家加上朝鲜和韩国组成的一个旨在解决朝鲜核问题的谈判机制。这个谈判从2003年开始到2007年底不了了之,期间共举行了六轮会谈。

2009年4月13日联合国要求平壤遵守1718号决议,而朝鲜则在第二天宣布退出六方会谈并重启核设施。

*朝鲜学习中国改革开放?*

除了核问题引起朝鲜的外交僵局之外,国内的自然灾害和频繁的饥荒使朝鲜民众的温饱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自从韩国总统李明博当政以来,南北韩之间的关系不断恶化,不时处于剑拔弩张的局面。

为了走出困境,朝鲜领导人金正日多次到中国访问,学习中国经验。从公开的报道算,金正日在本世纪已经去过中国至少有七、八次。

2006年1月,金正日第四次访华,从南到北,从中部到东部,跑了中国很多地方,比如湖北、广东、北京、武汉、广州、珠海、深圳。他参观了很多公司、水电站、展览中心、地铁、音乐学院、农场、软件开发中心、港口、码头、高科技企业、农业科学研究所、广播电视单位等。

申镇燮所在的朝中社说:“金正日同志在中国中部和南部地区往返数万里,深入了解了勤劳、智慧的中国人民的思想感情和中国经济和文化等各领域的情况 。”

申镇燮大约30多岁,和大多数朝鲜人一样,比较黑瘦。他中文非常流利,一口普通话中有些东北口音。记者问他是否在中国学的中文。他回答说,不是,而是在朝鲜某著名大学学的。

不过,在跟申镇燮交谈的时候,记者发现,这位朝鲜记者很不喜欢外界对朝鲜要进行改革的说法。

记者问:金正日到中国这么多地方,显然是想学习中国的改革开放经验,听说朝鲜也要在新义州建立特区,实行改革开放?

申瞪大了眼睛说:“改革?开放?为什么?你们美国有改革开放吗?我们为什么要改革开放呢?”

记者又问:那你们成立特区干什么?不是为了改革开放?吸引外资?

申回答说:我们也不叫特区。

记者:那你们叫什么?发展区?开发区?千里马区?一个地方,一个新事物,你总得有个名称吧?

申:....

*新义州特区的失败*

按照朝鲜的报道,朝鲜的确推出了《开城工业区法》。另外, 朝鲜还推出了《新义州特别行政区基本法》,中国媒体《21世纪环球报道》说,这个基本法跟中国香港基本法十分类似。

不过,在同申镇燮的对话中,可以感觉到,他对朝鲜“特区”的情况还是非常熟悉的。比如,特区首任特首华裔大款杨斌、后来据说朝鲜看中的洛杉矶的美籍朝鲜裔沙日香等,他都非常熟悉。

记者:杨斌本来已经就任了,怎么后来突然没有下文了呢?

申(笑了笑说):这个情况,你应比我更了解吧。

杨斌特别值得一提。这位朝鲜特区首任华裔荷兰籍行政长官被中国逮捕判刑,朝鲜新义州特区半途而废,无疾而终。

2001年,金正日当政后第二次访问中国。这次他只访问了北京和上海,但是,后来种种迹象表明,他已经打算开始引进中国的改革开放经验,“走中国的道路”。

第二年秋天,朝鲜宣布,任命杨斌担任特区最高行政长官。中新社(9/24)报道,杨斌在平壤记者会上宣布,继续从朝鲜特区迁移50万人口,并打算“根据欧洲法律体制推出新的法律制度,并选举推选立法机构和行政管理人员,从外国包括西方国家聘请法官。”

海外报道,新义州将建设成为金融、贸易、商业、工业、尖端科学、娱乐及旅游为一体的国际综合地区,并规定,在五十年内,杨斌拥有土地开发、利用、管理权。杨斌还宣布,新义州特区三权分立、免关税、免签证、外币使用自由,成为自由港。

当然,从这些报道可以看出,杨斌还不能拥有土地所有权。中国土地使用权是70年,朝鲜只有50年。但是,在政治和制度改革方面,如果杨斌的计划能付诸实施,那么,新义州的政改和其他方面的改革,将把中国深圳等特区远远抛在后面。

*杨斌计划把特区资本主义化*

杨斌,1963年出生在南京,5岁成为孤儿,当过兵。1986年留学荷兰。90年成立欧亚集团,91年做纺织品贸易,赚到了2000万美金,“挖到了第一桶金。”

中新社报道说,杨斌靠这笔钱“完成原始资本的积累” 。1994年,回到中国从事花卉贸易,在沈阳、大连、建成温室、冷库、和农业基地,曾获2001年度福布斯大陆富豪排行榜第二名,身价为9亿美元。

就在杨斌准备为朝鲜特区施展才华大干一场之际,中国当局把他抓了起来。2002年底,新华社报道,杨斌因涉嫌虚假出资、行贿、合同诈骗、非法占用农地等经济犯罪活动被捕。第二年,中国宣布判处杨斌18年徒刑,杨斌新义州特区首长梦碎。

朝鲜中央通讯社记者申镇燮显然也对杨斌这样的下场,感到非常不理解。他自言自语说:你说,事情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呢?

*杨斌曾是海外民运人士*

也许,申镇燮不知道的是,1989年北京发生64事件时,杨斌已在荷兰留学。他很快成了一名积极的活动分子,强烈抗议北京发生的血腥镇压事件。

1993年初,当时海外的两大民运组织----民主中国阵线和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在华盛顿召开合并大会,杨斌曾作为荷兰代表参加了为期三天的会议。记者当年曾采访过这个大会,并在与会者名单上的确看到了杨斌的名字。

杨斌也许想利用手中的金钱,帮助金正日、朝鲜的老百姓摆脱贫困乃至国际上的孤立,但是,杨斌的下场,让金正日的确结结实实地吃了一闷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