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4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互联网是否是黑箱


中国网吧(资料照)

中国网吧(资料照)

中国成千上万的网民以及中国成千上万的互联网网站版主多年来一直抱怨,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操控完全是当局任意而为的黑箱作业,当局动辄不说明任何理由、或以极其模糊的理由对他们的言论和网站进行封杀。被封杀个人和网站常常是有苦难言,或有言有理无处说,因为他们得不到为什么被封杀,被哪个人、哪个机关封杀之类的基本信息。

在世界各国互联网网站数目持续呈现强劲增长之际,中国则逆潮流而动,创造了世界独一份,这就是中国互联网站总数在2010年减少191万个,比2009年减少了40%以上。

*美国要求黑箱见阳光*

西安理工大学计算机学院网络工程系教师张翔公开抱怨说:“全球百强的网站,我们在大陆80%都不能访问,此外还有很多技术博客被限制,大量的教学视频无法观看,怎么去学习先进的文化知识。”

然而,中国毕竟是中国,中国当局对张翔这样的忧国忧民的言论可以置之不理。(从各种迹象来看,中国当局也确实是对他置之不理。)但中国也是世界贸易组织的成员,因此,美国从贸易的角度对中国当局任意阻断互联网信息流通的做法提出了挑战。

10月19日星期三,美国贸易代表罗恩·柯克要求中国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详细说明为什么中国屏蔽美国许多企业的网站。美国专门报导国会事务的《国会山报》报导说,美国要求中国方面提供信息,说明中国政府到底是哪个部负责确定哪些网站要封杀,他们封杀屏蔽网站是根据什么规则,而具体执行封杀令的到底是何许人。

日本时事社20日就此从华盛顿发出的报导说:“美国贸易代表表示,‘在中国境内的外国企业的网站常常无法登录阅览,’ 因此要求中国方面回答25个问题,其中包括,在发生不能登录阅览的情况下,1)中国政府哪个部门对此负责?2)中国政府是否直接限制外国企业网站的准入权?美国贸易代表特别强调指出,中国国务院在今年五月设立了目的在于强化互联网信息管理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美国对该机构究竟担负什么任务感到关切’。 ”

*中国的否认受质疑*

中国政府对美方提出的要求进行了反驳,否认中国当局任意阻断互联网信息流通。

外交部发言人姜瑜10月20日星期四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说:“中国政府鼓励和积极支持互联网良性发展,依法保障公民言论自由。同时,中国对互联网依法进行管理,目的是维护社会公共利益和促进互联网良性发展,这也是国际通行做法。”

但中国政府的这种说法,显然是跟中国千百万网民以及国际舆论的看法不一样。在有关姜瑜星期四在北京答记者问的报导中,美国专门报导媒体技术新闻的IDG通讯社记者迈克尔·卡恩写道:

“中国当局在互联网上对反政府以政治敏感的内容进行严格的出版审查。因此,一些用户众多的美国网站,其中包括推特、脸谱网,以及YouTube在中国都遭到屏蔽。中国的互联网出版审查如此广泛,以至于包括谷歌在内的一些公司提出投诉,认为中国当局屏蔽网站的做法实际上是一种贸易壁垒。

“中国外交部虽然表示,中国的互联网政策是开放和明确的,但中国的网络出版审查制度实行起来常常是没有说明。有时候,中国的一些微博公司会屏蔽一些跟抗议或网络自由有关的词。谷歌公司在今年3月也报告说,它的电子邮件服务Gmail遭到屏蔽。专家们表示,这一举措是中国政府支持的信息钳制的一部分。”

顺便说一句,IDG通讯社记者迈克尔·卡恩在他的报导中还写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说:“我们愿同各国就互联网相关问题加强沟通和交流,以共同促进互联网的良性发展,但不接受任何以互联网自由为借口干涉别国内政的做法。”

*大防火墙---文字游戏*

法新社20日从北京发出的报导说:

“中国控制着一种非常精细的互联网出版审查体系,其英语绰号是Great Firewall,这种说法是一种文字游戏,就是把英语当中的Great Wall(长城)跟firewall(网络防火墙)捏合起来。中国当局把政治上敏感的网站从网络删除,而且北京也对五亿多中国网民实行严格的控制,以杜绝对政府的任何批评,阻止人们提出人权问题,或阻止异议形成组织。”

美国之音中文网-VOA卫视(直播)

美国之音网络直播VOA卫视 解密时刻

北京时间晚9-10点,欢迎在YouTube聊天室参与节目讨论或向嘉宾提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