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55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后卡扎菲时代的中利关系


图为中国上海某公司一名男子10月21日正在阅读有关卡扎菲的报道

图为中国上海某公司一名男子10月21日正在阅读有关卡扎菲的报道

中国外交部星期四对卡扎菲的死讯作出回应,表示利比亚的历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中国在后卡扎菲时代是否能够继续维护其在利比亚的重大经济利益成为一个关注的议题。

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星期四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有关利比亚的问题成为外国媒体关注的焦点。

*姜瑜:中利关系会在新的基础上继续平稳发展*

有记者问,在卡扎菲被打死后,中方是否与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进行过接触?对此姜瑜回答说,“中国驻利比亚使馆正在正常开展工作。我们与利比亚有关方面的沟通渠道是畅通的。”
这位发言人还表示,相信中利关系会在新的基础上继续平稳向前发展。

中国与卡扎菲政权关系密切,是联合国安理会最后一个承认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成员国。安理会今年3月就授权使用武力保护利比亚平民的决议草案时投了否决票。北京还对北约在利比亚展开的空袭行动提出强烈批评。

*姜瑜:中国在利比亚问题上没有私利*

这些做法是否会影响到中方与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的关系?姜瑜表示,中方在利比亚问题上没有私利,在安理会审议利比亚问题时,“中方一贯从尊重利比亚独立、主权、领土完整以及充分听取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国家呼声和关切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姜瑜还表示,“中方尊重利‘过渡委’在解决利比亚问题上的重要作用和地位。过渡委也对中方采取负责任的立场表示尊重和感谢。”

中国在利比亚这个石油丰富的北非国家有重大的经济利益。中国商务部今年3月表示,中国公司在利比亚有50个大型项目,价值至少188亿美元。今年2月,利比亚爆发战斗时,北京通过海陆空展开了规模庞大的撤侨行动,把将近3万6千名生活在利比亚的中国人撤出来,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中国在利比亚的经济参与。

*毛羽丰:不担心中国利益会受影响*

纽约佛德汗姆大学访问教授毛羽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她并不担心中国在利比亚的利益会因为利比亚政局的改变而受到影响。
她说:“中国确实对反对派没有向西方那样完全支持,但是中国一直在这件事情上作好了两手准备的,它对反对派并没有完全的不支持。”她举例说,中国曾经邀请反对派领导人到中国访问、派人去利比亚进行调解以及访问反对派的大本营班加西等等。

这位研究中国与中东国家关系的教授说,在另一方面,鉴于中国的地位,利比亚反对派也需要同中国建立好的关系。
她说:“中国毕竟是一个国际上的政治大国,它在联合国还是有否决权,所以反对派在处理中国的问题上也是会比较审慎的。”

*如何处理中东变局很微妙*

毛羽丰认为,如何处理中东变局对中国来说的确是一个很微妙的事情,因为它需要平衡经济利益、外交形象以及国内政治上的需求。
她说:“它除了在经济问题上要考虑之外,还要考虑到外交事务上,中国不能再像毛泽东时代那样总是跟国际社会唱反调,中国现在在国际社会上需要建立一个形象,就是它能够接受主流价值观和游戏规则。另一方面中国也希望能有自己的声音,就是在处理比如说中东的问题上能有自己的声音,最后慢慢地改写游戏规则。”
她认为,中国这种平衡的政策也会体现在它处理叙利亚的问题上。
这位教授指出,在中东国家发生变革期间,西方国家一直在进行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方面的干涉。而对于中国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因为北京担心,这种干涉是否会形成一种先例,即万一中国发生动乱,国际社会是否会对中国采取同样的干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