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3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世界媒体看中国:又是卡扎菲与中国


不久前还赞美中国武力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被抓被打死的消息传到中国,在中国激起强烈反响。

世界媒体注意到,中国官方媒体这次表现得跟上次反卡扎菲力量攻入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时候大不一样。

上一次,官方媒体报道迟疑暧昧,成为国际媒体和中国网民的话题。这一次,中国官方媒体进行了迅速的报道,甚至大范围展示少儿不宜的卡扎菲血淋淋尸体图像,并因此而受到中国网民、甚至是通常是亲政府人士的质疑。

*民间与官方的不同声音*

卡扎菲的死讯传来,国际媒体注意到中国官方媒体高速度、大幅度地改变了对卡扎菲的称呼,由原先的带有赞美性的“强人”改为现在的“狂人。” 星期五在北京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就卡扎菲之死表示,“当前,利比亚的历史已经翻开了新的一页。”

然而,通过网络媒体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的中国网民则对卡扎菲之死发表大量显然是不符合中国执政党和政府主旋律宣传的言论。例如,在新浪微博,“吾曹甸人”对卡扎菲进行了这样的盖棺论定:

“卡扎菲死了。从英雄到枭雄,最后变成狗熊,卡扎菲也算是个人物,可惜,经营几十年,短短几个月就被自己的人民扔进历史垃圾堆!”

“快雪时晴2011”则提供这样的概括性历史回顾:

“【中国人越活越明白】7年前萨达姆被抓,对此感到开心的中国人不到一半,视萨达姆为反美反帝的悲情英雄的人还很多。7年后卡扎菲被打死,中国人对此感到开心的至少80%,再视卡扎菲为英雄的脑残恐怕1/10不到。7年,不长不短,世事变迁如烟;7年,不短不长,中国人越活越明白,越来越能辨是非了。”

还有中国网民则戏仿中国官方的权威新闻机构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的文体,发出如此这般的戏仿新闻:

“【萨达姆会见卡扎菲】杏花社消息,萨达姆在地狱会见了刚刚到访的卡扎菲。会见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双方就共同关心的祸国殃民问题交换了意见,双方共同回顾了洛克比空难和海湾战争的光荣历史,深入探讨了捉迷藏游戏的宝贵经验,高度评价了独裁专制的伟大精神。参加会见的还有本拉登等。”

*民间评论家的悲与喜*

在卡扎菲被打死的消息传来之际,10月13日在广东佛山被两辆汽车碾压三次无人救援的两岁女孩小悦悦去世。

显然,卡扎菲之死和小悦悦之死都特别牵动千百万中国人的心。中国民间评论家们在小小的微博方寸之内,对这两件重大新闻条分缕析,旁敲侧击,举一反三,回顾展望,展示出精彩的新闻综合处理能力,令人叹为观止,令专业新闻从业者不得不叹服:

“作家秋洋:今天有两个人的离去触动了大家的神经。一是小悦悦走了,善良的人们倍感痛心,国人并未停止对冷漠的谴责与反思,世界人民也在关注与发问;另一是卡扎菲死了,痛恨独裁的人们倍感兴奋,利比亚人们在尽情庆贺他们的解放,世界人民也在相传与同乐。人同此心,情同(此理)。”

“小小虹茶:(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这些天没有播过一条涉及小悦悦的新闻。难道央视真的只会报到自己的正面消息和国外的负面消息?他们可能是要等小悦悦醒来才能把已经做好的《大爱无疆》或者《生命的奇迹》发出来。可是卡扎菲死了好像很热心哪!怪不得叫‘中央电视台’,只播‘中央’的事,不会关心平民的!”

“智邦达战略咨询阿健:1、卡扎菲挂了,独裁者抵不过民心所向。在全球化的今天,任何政府想隐瞒,想压制,变得越来越难,民主是人民美好的基本选择。2、小悦悦离世了,新闻的第一时间我就在 QQ微博上写到,如果我们活着不是为了这个世界更美好,我们活着的意义何在。又何止于文化领域的改革,诚信呢?道德呢?政治体制呢?... ”

“_思邈:卡扎菲死,咱这油价也不降,和老百姓无关,倒是政府要头疼当初没对利比亚反对派表支持,会不会将来搞的象缅甸一样新政府上台把水电合作项目给停了。小悦悦死,大家都谈,因为谁都有警觉,世道若此,保不准,明天你我的命运可能就是她!虽然谈个几天最后就像动车一样,也聊不出个屁结果,但不谈更窝囊。”

*中国当局迅速转向*

跟上次反卡扎菲力量攻入首都的黎波里一样,这次卡扎菲被打死,也使中国成为世界媒体的一个重要看点。

星期五,美联社从北京发出报道,题目是“卡扎菲死后,中国迅速转变思想。” 报道如此解说中国的转变及其来龙去脉:

“在卡扎菲上校死后,中国今天对利比亚新政府表示支持,并且在国营媒体中对卡扎菲改变了提法。先前中国是把卡扎菲说成是一个抗拒西方的‘强人,’ 如今则说他是一个气数已尽的‘狂人。’中国一开始拒绝支持反卡扎菲力量,或批评卡扎菲,但随着利比亚冲突延续数月,中国开始跟反卡扎菲力量建立关系。”

“中国外交部星期五放弃了最后一点旧有的中立,呼吁利比亚迅速展开包容性的政治进程和经济重建。与此同时,国营的媒体开始用先前所没有的贬义性提法称呼卡扎菲。迟至8月下旬,国营媒体还用相对褒扬的说法,把卡扎菲形容为对抗西方威胁和压力的‘中东强人。’”

“然而,到了今天(星期五),官方的新华通讯社和人民日报的网站都发表了卡扎菲的照片,其中包括他的尸体照片,照片说明则说他是狂人。人民日报网站的说明是,‘中东一代狂人卡扎菲终成历史。’新华社网站则只是简单地说,‘中东狂人卡扎菲。’”

*中国、利比亚与石油利益*

日本《产经新闻》10月21日星期五发表记者川越一从北京发出的报道,题目是“中国为确保石油利益而接近利比亚新政府吗?” 报道说:

“中国国营的新华通讯社在20日迅速报道卡扎菲上校被抓以及死亡的消息,并且发出评论说,‘利比亚的军事战斗结束,政治上的卡扎菲时代终结,妨碍承认利比亚国民议会的一些重要因素都消除了。’”

“中国媒体报道说,随着利比亚政权变更,中国的损失今年上半年就达到6570万元人民币。卡扎菲政权崩溃,在争取利益的竞赛中落后于欧洲的中国近来采取实物战略,截止到10月15日,已经有130吨以上的大米、食用油、药品等援助物资运抵的黎波里。”

“有报道说,10月上旬,一艘载有95万桶利比亚产原油的油轮出港,有可能驶向中国。但是,反卡扎菲的新政府表示,将重新审查卡扎菲政权所缔结的合同。据信中国政府今后会谋划进一步接近反卡扎菲派,以确保石油利益。”

日本《每日新闻》记者工藤哲星期五从北京发出报道说:

“利比亚原最高领导人卡扎菲上校死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21日表示,‘希望尽快实现社会稳定,并开展经济重建,使人民过上安宁、幸福的生活。’”

“中国企业截至今年3月在利比亚有75家公司,承包大约50个项目,合同总额高达188亿美元。中国表示将积极参与利比亚重建,力图与利比亚国民议会进一步加强关系,确保在利比亚的经济利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