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30余公民探陈光诚遇劫 章诒和问胡锦涛临沂怎么了?


10月23日东师古被打后的探访者

10月23日东师古被打后的探访者

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一家长期遭地方当局软禁监控,社会关注持续升温。与此同时,前仆后继的公民探访者不断遭遇挨打、洗劫、非法扣押等经历,而警方至今没有对施暴者采取措施。

10月23号(星期日)又传出至少有30名在当地会合的各地网友冒雨前往东师古村探访,但是遭到众多不明身份者的暴力阻拦和抢劫。知名作家章诒和呼吁北京高层出来纠正临沂地方官员的不法行为。与此同时,一名正在前往东师古的记者称,他已获得临沂市政府官员承诺,保证不会挨打。


探访者:疑似官员现场指挥

参加公民自发探望陈光诚行动的江西省新余市独立参选人刘萍10月24号对美国之音记者介绍了她和其他网友从孟良崮步行到东师古村路上遭到暴力拦截的情况。

她说:“快到东师古的时候,下了很大的雨,路两边都有行人。五六十米就有一个行人,撑把伞站在那里,疑似村民的人,站在那边。我们被暴力殴打的时候, 有一个穿西装的,夹了个公文包,他在指挥着。”

要有光! 探访者在临沂凤凰广场放孔明灯

要有光! 探访者在临沂凤凰广场放孔明灯

微博断线 未能即时传播信息

刚刚乘火车回到家中的刘萍说,当时他们一行仅步行者就有将近三十人,还有一些人开车过来,都是来自各地的中国公民,其中许多人都有工作,利用周末赶来看望另一位公民陈光诚。她表示,接近村口时,他们看到不断有汽车在公路上往返穿梭,紧盯着这些探访者,而在出现暴力场面时,遇到威胁的探访者当中有人想发微博却发不出去。

她说:“我们在奔逃途中,他已经在发微博,视频还没作好,微博就被封了。”

刘萍说,一些探访者星期六在临沂市一个广场升起了数十盏象征光明的孔明灯。据她所知,目前没听说有人因为星期天在东师古发生的事情被捕。她还表示,由于同行的探访者都已走散,她独自一人不敢到当地公安部门报警,其他网友如果没亲自到公安局报警可能是因为不愿暴露身份。

章诒和与独立笔会作家交谈

章诒和与独立笔会作家交谈

章诒和质问中共领导人

北京女作家章诒和10月24号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她本来计划前往东师古探望陈光诚,但是因家中有人突发重病而未能成行。章诒和指出,这位双目失明的公民和家人遭受长期软禁,身体有病也不准去问医治疗,其他公民前去探望屡次遭到暴力拦劫,她对此感到不解。章诒和质疑说:“临沂当局的胆子是哪里来的?”

她说:“如果高层没有人出来说,把这个给纠正了,恐怕会继续这样下去。但是临沂它自己就敢这么干吗?我们大家都很怀疑,一个临沂县委县府它敢这么干吗?”

这位《往事并不如烟》一书的作者对中共领导层发出呼吁,希望他们关注陈光诚的基本人权,并对临沂发生匪夷所思的法律失效现象作出说明。

她说:“非常希望胡锦涛同志、温家宝同志,特别是周永康同志出来讲一讲,临沂怎么了?我们现在需要知道,临沂到底怎么了。我们对陈光诚没有什么。其实,我们看他不看他,去不去临沂,都不是太要紧。最主要的是,让陈光诚看病,让孩子去上学,停止殴打,无非是人道主义的最底线,无非是这样的要求。做到了这样子,我觉得大家都可以不去看嘛,对不对?我们就是把陈光诚当人待就完了嘛。这个是很容易做到的。”

山西记者李建军

山西记者李建军

探陈光诚记者获地方当局承诺

与此同时,作过李双江儿子打人事件的相关调查报道的前成都商报记者李建军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他正在以公民身份前往东师古村途中,此前他在微博上发布消息说,临沂市政府一位姓陈的官员在请示领导后向他保证,他到那里不会挨打,至于能否见到陈光诚,那得看陈光诚本人意见。

他说:“在这个社会的民主法治社会进程中,总有许多人作坡路石的。你们别的国家也一样。都要经过这样一个阶段。总得有人前赴后继地去做这个事情,否则它永远像原来那样,或者越来越糟糕。”

双目失明的陈光诚因协助村民反抗暴力推行一胎化政策而坐牢四年多。去年9月他刑满出狱回到家中后至今,当局派出至少十几人日夜轮班在他家院内和村口严加把守,房屋前后安装监控摄像头,手机信号也被屏蔽,他老母亲只许在严密监视下出门购买生活必需品。陈光诚的6岁女儿不久前才获准在看守人员监管下上学。过去一年多期间内,陈光诚和他妻子袁伟静曾遭到当地政府雇用的打手殴打受伤。从各地前去看望的人士,其中包括一些国际媒体记者,也多次受到拦截、殴打、抢劫和强制遣返。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