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外媒被警告不要窥探中国国家机密


中国国家保密局新闻发言人、副局长杜永胜

中国国家保密局新闻发言人、副局长杜永胜

中国官员星期一举行中外记者会,介绍两个经济数据泄密案,呼吁加强保密工作,并警告在华工作的境外记者:不该问的别问。

*官员泄密被判刑*

据介绍,原国家统计局办公室秘书室副主任孙振,先后多次把涉密统计数据共计27项,泄露给证券行业从业人员,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原中国人民银行研究人员伍超明,将他在价格检测分析行外专家咨询会上合法获悉的涉密统计数据25项,泄露给证券行业从业人员,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他们两人均为副处级官员,法院认定他们犯有“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中国保密和司法部门官员是在星期一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上述处理情况的。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副厅长李忠诚

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副厅长李忠诚

*经济数据泄露 蒙受重大损失*

最高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副厅长李忠诚说:“国家宏观经济数据提前泄露,危害经济运行秩序,干扰市场公平竞争,危害政府公信力,使国家、社会以及人民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他说,案件涉及的国家宏观经济数据包括:工业增加值、城镇固定资产同比增长、国内生产总值(GDP)、全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工业产品出厂价格指数(PPI)等九种。

香港资深媒体人周兵评论说,经济数据早于正式宣布之日外泄,会产生相当大影响。

他说:“尤其是在股票市场、金融市场上。早一天,哪怕早一个小时,数据先知道的话呢,都会出现很大动作,而且造成极大的不公平。”

*保密局:严惩泄密 绝不姑息*

获刑二人虽为低级别官员,但是负有领导责任的更高级别官员也将受到追究。中国国家保密局发言人杜永胜表示:“目前这项工作正在进行当中。我们一定会依法、依纪进行处理。决不会网开一面,姑息迁就。”

中国也注意到,有些外国媒体比较准确地预测了中国的经济数据。对此,杜永胜表示,通过对重要经济数据的预测来判断中国经济运行态势,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各国通行的做法。

但是他指出,这种预测行为必须在中国法律允许的范围内进行。“打擦边球不行,超出法律的界限更不行。”

*外媒不得求证涉密数据*

杜永胜:“在这两起涉密经济数据泄漏案件查办过程中有关部门确实发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比如,有的境外媒体偷梁换柱,夹带私货,以引用我政府官员在某些公开场合发言为名将我涉密经济数据对外披露。还比如,有的境外媒体通过多种渠道、多种方式,向我经济部门和金融证券企业从业人员核对、求证他们的预测数据。这些都是不允许的。”

他没有说,哪些境外媒体违反中国法律打探并泄露了中国涉密经济数据;也没有说,这些境外媒体有无受到警告或者处罚。不过,他提醒在中国工作的境外媒体人,一定要遵守中国法律和职业操守,否则将可能承担法律后果。

杜永胜说:“首先你接触不到中国的国家秘密。如果你偶然接触到了中国的国家秘密,我给你出一个招:尽快报告,不要碰它。否则就可能有麻烦。”

*涉密范围 界线模糊*

在中国,什么东西属于保密范围,界线往往模糊不清,外界对此多有批评。美联社记者提到去年被判刑的美籍华人薛峰“窃取国家机密”案,并引用一位美国律师的话说,薛峰所获取的石油数据库在薛被拘留前并没有被宣布为国家秘密。

美联社记者问在场中国官员,这些数据库到底是什么时候被确定为国家机密的。杜永胜承认是在审判薛峰之前。

他说:“关于薛峰这个案件,我们在审判过程之前有个程序,就是确定它是不是秘密。程序由国家保密行政部门作出。我相信,国家保密行政部门作出的密级鉴定是客观的、准确的。”

*周兵:应鼓励求证而非相反*

美国之音记者没有获得提问机会,只好在会下向杜永胜提问。

记者:“您说境外媒体向政府官员求证是不允许的,这违反的是什么法律?”

杜永胜:“看他求证的内容。涉及国家秘密的东西是不能求证的。”

对于杜永胜这个说法,香港资深媒体人周兵表示不能苟同。他说,求证是追求事实准确的必要做法。至于怎么回答,那是另外一回事。

周兵:“求证的时候,你可以说这个不对,或者说不愿意回答你这个问题。尤其是有些极为荒唐的预测,你还可以进行纠正和反驳呢!”

官员说,目前还有两起泄漏涉密经济数据的案件在侦查过程当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