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陈光诚与中国名声


中国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资料照)

中国盲人人权活动家陈光诚(资料照)

山东临沂盲人人权活动家、法律工作者陈光诚显然已经成为当地政府乃至北京的心病。上个周末,来自全国各地的关心陈光诚的大约30人集体前往陈光诚所在的山东临沂,被几百不明身份的人拦截、抢劫、暴力殴打、强行驱离。那些人肆意打人,肆意抢劫,拒绝说明他们是谁,也拒绝说明他们有什么法律依据暴力拦截中国自由的公民去探望一位自由的中国公民。

在执政党誓言实行法治、“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享受着执政党官方媒体和宣传机构所说的有史以来最佳盛世的当今中国,居然可以有这样的一批流氓打手为所欲为,而从北京到地方的政府都长期不管不问,这一切跟中国当局力图对外展示和宣传的形象,跟中国竭力向全世界推销、目的是在于在国际上获取人心的软实力构成了强烈的反差,构成了毁坏甚至是摧毁中国官方宣传的最有力的广告。

*Dongshigu成为一个国际地名*

无论是写国际新闻,还是写地方新闻,这种强烈的反差是记者最喜欢的新闻写作素材,因为这种素材本身就充满反差、充满冲突,写起来很容易写出生动、活泼、惊险、曲折、富有启迪、富有善恶教益的戏剧性。

美国南方大报《迈阿密先驱报》星期二发表麦克拉奇报系记者汤姆·拉塞特的长篇报导,明显地是着眼于这种生动的戏剧性。拉塞特报导的发稿地点是Dongshigu,China (东师古,中国)。

陈光诚所在的村庄名叫“东师古”。近几个月来一批批的中国公民前往那里,试图探望陈光诚,给他以及他的家人一些道义支持和其他力所能及的支持。但探望者无一例外地受到强力阻拦、驱赶。面对如此无法无天的黑暗,许多人愤而将“东师古”改写为“冻尸骨。”

用英语写作的拉塞特无法利用、甚至也难以向英语读者介绍中国的这种文字游戏,因此只能将就用汉语拼音Dongshigu。但他的报导在戏剧性上显然是力道十足:

“Dongshigu,China -- 在他是问否可以沿着那条乡间小路开到东师古村的时候,那个身穿黑衣的男子立即责问:‘你想干什么?’”

“在被告知坐在车后面的那个人是报纸记者之后,那便衣警卫便发出一声吆喝,然后猛地把手伸进半开的车窗里,试图把记者的中文翻译拖出来。”

“记者和他的同事开车走开。那个人跳上旁边一辆银灰色大众汽车,那辆车的车牌有东西遮盖着。上个星期四,就是那辆大众轿车在下午狂追,速度达到105英里/小时(大约170公里/小时)。它只是在闪烁了车大灯之后才停止追逐。大灯闪烁可能是一个信号,目的是通知路边的警察检查哨卡,记者的车过来了。”

“维持这种咄咄逼人的防护圈的目的只有一个,这就是阻止一个盲人跟世人说话。”

“自从他去年9月离开监狱以来,陈光诚这位基本靠自学出身的法律斗士一直被置于法外软禁之下。这种软禁据说包括他的住房四周有探照灯,他的6岁的女儿每天上学都有专人押送。39岁的陈光诚戴着墨镜,蓄着小胡子,其形象尽人皆知。除非中国共产党作出另外的决定,否则陈光诚将一直处于一种无法无天,生死不明的状态中。”

*另一种戏剧性描述*

《纽约时报》本星期一(24日)扼要报导了上个周末来自中国各地的30人前往临沂东师古村试图探望陈光诚遭到暴力驱赶、抢劫,跟先前的探访者一样未能见到陈光诚,甚至未能接近他的住房。

但《纽约时报》在10月18日发表一篇长篇的深度报导,题目是“冒大风险探访被软禁的一位中国异议人士”。 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的报导,则是给英语读者提供了另一种戏剧性的描写:

“探访者遭棍棒打,被扔石头的警卫驱赶。一些人遭殴打、抢劫,被扔在偏远的田野地里,手机没了,钱也没了。”

“盲人律师陈光诚出狱,但随即被监禁在家。一年来,少数大胆的人试图穿过雇佣流氓打手组成的防线探望他,结果都遭到这种待遇。那些流氓打手在中国东部山东省陈光诚所在的村庄阻挡探访者。外国记者和欧洲国家的外交官也有人试图探访他,得到的待遇也没好到哪里。”

“但一些人权组织表示,在过去的两个星期里,探访陈光诚的为数不多的人变成了一种行动,中国各地几十位赞美陈光诚的人,以及人权活动家走上探望他的旅途。这些临时组织起来的探访者和支持者受到政府审查人员时常无法应付过来的微博信息的感召鼓舞,络绎不绝地前去探望陈光诚,但都被阻挡回去。”

“但是,他们的‘自由光诚’行动让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山东的中共官员多年来竭力试图使之噤声的一个人,并凸现出北京希望不让人看见的法外惩罚。”

*官方和民间的舆论公关战*

围绕陈光诚,中国官方和民间目前显然正在展开各自的公关战。

中国官方在继续宣传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执政党“执政为民,以人为本。”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10月25日星期二甚至对拒绝改革、坚持镇压人民的叙利亚政府提出忠告和敦促,说“叙利亚政府应积极落实改革承诺,回应人民合理诉求。”

与此同时,中国民间一些人则顺水推舟,顺着中国政府的说法,说中国是一个法治国家、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坚决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而山东地方当局无法无天、光天化日之下动用流氓手段,残暴打压盲人公民陈光诚以及探访者,这种做法极大地损害了中国执政党和政府的形象,损害了中国的形象,给国际反华势力提供了攻击中国的炮弹,因此,支持和纵容这种做法的人是货真价实的卖国贼。

中国著名作家李承鹏则将山东临沂的陈光诚事件跟不久前广东佛山的两岁女孩小悦悦被两辆车碾压三次,18个路人不闻不问的事件联系起来,指出中国官方以及亲官方的报章、学者、媒体人责备中国公民冷血冷漠、不愿或不敢见义勇为,实在是文不对题,自相矛盾。

李承鹏通过互联网声言 :“大家都说这个国家真是奇怪,既希望民众在临沂时默不作声,又希望民众在佛山挺身而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