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世界媒体看中国:无可奈何的娱乐


面对住房难、就业难、看病难、上学难、环境污染、官员贪污腐败、食品掺毒掺假、国营企业垄断自肥,中国公众怨声载道。与此同时,中国官方媒体,尤其是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节目却天天大力宣传太平盛世,中国公众对此十分反感,但却无可奈何。

无可奈何之余,中国公众便四处传播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笑话。笑话传播得时间足够长,便被驻中国的西方记者出口到西方,供西方的听众、观众、读者娱乐,就像当年在共产党统治下的苏联流传的笑话让苏联人乐,也让西方人乐一样。

*西方记者包装的中国笑话*

加拿大主要英文报纸多伦多《环球邮报》26日发表记者马凯(Mark Mackinnon)从北京发出的报导,题目是“扩散开来的‘占领’运动让中国胆战心惊”。

但是,在这让人无法笑起来的严肃标题之下,马凯先用中国的笑话给加拿大读者提供娱乐。不过,马凯显然给中国的笑话加上了他自己的包装:

“中国的一个笑话说,官方的中央电视台每日新闻联播都是三大块。每天晚上的第一大块电视新闻传达的信息是领导人今天都很忙,证据是让人昏昏欲睡的录像,如胡锦涛主席和其他共产党高级官员会见外宾、会见中国普通人,或彼此会见。

“那些(看完了第一大块如此无聊乏味的新闻)还没睡过去的人看到的第二大块新闻,其主题是中国人民都很幸福,人民共和国形势大好。

“第三大块新闻,则是用来跟第二大块构成对比,其信息也一样地简单易懂,这就是世界各国乱糟糟。欧洲在分崩离析!阿拉伯世界水深火热!我们生活在中国多么快乐幸福!”

*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醉翁之意不在酒”可以用于中国当局,显然也可以用于多伦多《环球邮报》记者马凯,因为他在26日发表的报导一开头讲述的笑话显然不是他的报导的主题,他讲中国四处传播的笑话,只是为他要讲述另一个笑话作铺垫。

马凯报导的主题在他报导的题目里,“扩散开来的‘占领’运动让中国胆战心惊”。报导说的是,在美国的民众抗议运动“占领华尔街”运动开始的时候,中国官方媒体兴高采烈,大力报导。

“占领华尔街可能是美国的阿拉伯之春么?中国官方的《中国日报》问;然后接着表示,阿拉伯之春实际上‘从客观上说并不存在’。(中国领导人一路反对中东地区的民众抗议活动,或许是因为他们在穆巴拉克、卡扎菲和阿萨德等人身上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政府控制的中国媒体显然一点没有反讽意识,居然也跟一些人一道指责美国主流媒体蓄意隐瞒占领华尔街的消息。”

“但是,随着‘占领’运动扩散到其他国家,扩散到日本,扩散到香港,一心一意保稳定的北京便不再发出笑声了。在中国的用户众多的新浪微博,如今‘占领北京’、‘占领上海’、‘占领广州’、‘占领拉萨’之类的关键词都受到了屏蔽。但‘占领海口’、‘占领石家庄’等关键词还可以搜索,海口和石家庄是较小的省会,没什么金融区可以让抗议者去集会占领。”

显然,多伦多《环球邮报》记者马凯在写这报导的时候进行了一番关键词搜索试验。

本着科学实验的精神,美国之音10月26日星期三美国东部时间下午两点(北京时间星期四凌晨两点)也进行了一番试验,发现“占领海口”,“占领石家庄”等关键词在新浪微博已经不可搜索。但“占领黄山”,“占领崂山”之类的关键词依然可搜索。

*收紧对社交媒体的控制*

中国当局控制社交媒体的努力和做法近来一直给马凯那样的西方驻中国记者提供了大量的消遣和娱乐。尽管成为国际笑柄,但中国当局控制社交媒体的努力依然是持之以恒地严肃认真,而且是在升级。

路透社26日发表记者储百亮和Melanie Lee的报导,题目是“中国誓言对社交媒体收紧控制”。报导说:

“执政的共产党在一份纲领性的文件中表示,中国将强化对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工具的控制。这是中国政府迄今为止对微博的爆炸性增长做出的最高层的反应。

“官方的《人民日报》星期三刊登中共领导层会议发出的公报,北京誓言加强对互联网的管理,提倡执政党所乐见的信息内容。”

路透社记者储百亮和Melanie Lee的报导,可谓最正规、最正经、最有板有眼的新闻报导,条理清晰,行文流畅,信息十足,但娱乐性显然不足,难以成为饭桌上、茶馆里的好话题。

*带有娱乐性的前瞻*

美国《时代》周刊记者迈克尔·舒曼10月26日发表的博文,从一种富有娱乐性的角度探讨了中国当局的互联网控制问题。

舒曼博文的题目是“在互联网受到严密控制的情况下,中国经济可以繁荣吗?”博文说:

“如今世界上有两种互联网。第一种是读者大人正在使用来阅读我这篇博文的互联网,你可以通过它来跟世界各地的人连通,可以任意搜索你想要的信息,可以随便发表博文。这种互联网是商业企业用来提高劳动生产率、人们用来了解世界、新思想可以迅速传播的关键性工具。

“然后,是另外一种互联网,也就是在中国的互联网。专制的中国政府害怕自由的互联网,于是采取了形形色色的方法,控制人们可以看什么,说什么,在互联网上可以到哪里去。国际性的大网站如推特、面书和YouTube在中国受到完全的屏蔽,某些搜索不能进行,电子邮件受到监视,很多网页干脆打不开,其他的网页开得如此之慢,以至于只有最耐心或最有决心的人才能忍受这种等待。”

“对我来说,这不仅仅是一个人权问题,这是一个经济发展问题。现在的问题是,假如中国使用的互联网跟世界其他国家的人使用的不一样,中国经济还能继续繁荣发展吗?”

读到了这里,读者不必有过人的聪明,也会知道答案是什么了。

顺便说一句,中国当局以“维稳”和“扫黄”的名义屏蔽、关闭了数以百万计的网站,使中国的互联网成为一个区域网,不能顺畅跟世界各国的互联网连通,这在中国招致广泛的抱怨。抱怨者包括大量的中国科研人员,他们说,中国当局的封网做法,导致他们无法及时看到最新的科学研究成果,非常耽误他们的研究。

*正规正经的新闻*

读过美国《时代》杂志记者舒曼的富有娱乐性的博文,再来一点日本媒体的正规正经的重要新闻,内容还是中国当局力图加强对媒体的控制。

10月26日,《日本经济新闻》发表驻北京记者岛田学的报导,题目是“中国共产党力图强化对媒体和互联网的控制”。 报导说:

“中国共产党以‘文化体制改革’为名,开始对报纸、电视等媒体和互联网加强控制,在党的领导下对面向大众的报纸实行合并之外,也以取缔有害信息为理由,强化管制互联网的有关法规。中东民主化运动‘阿拉伯之春’导致一些国家的政府倒台,中国领导层明显地显示出对维护社会秩序的危机感。”

日本《每日新闻》26日发表驻北京记者工藤哲的报导说:

“决定中国共产党重要方针的第十七届中央委员会六中全会通过‘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明确表示要推进通讯社、电视台等对大众有影响力的媒体的整合,强化管理。国营新华通讯社在25日晚上发表了决定全文。......全文具体提到对舆论和互联网管制的内容,鲜明地提出要强化对包含微博在内的互联网强化管制的方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