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浙江湖州织里骚乱


浙江湖州织里发生抗税骚乱。跟惯常的做法一样,中国当局对有关骚乱的消息实行控制和封锁。中国官方媒体对织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件只是进行了一些闪烁其词的所谓报导。官方的报导连那里的人为什么要抗税等基本信息也是含含糊糊,闪烁其词,躲躲闪闪。

在官方主要媒体整齐划一地失声的同时,中国用户最多、号称可以让用户“迅速获取最热最火最快最酷最新的资讯”的新浪微博也迅速及时地将“织里”列为不能搜索的词,让用户难以获取织里的信息。用户搜索“织里”,得到的只是地方公安当局一面之词的通告。

日本主要报纸《读卖新闻》10月28日星期五晚间发表记者角谷志保美从湖州发出的报导,题目是“中国浙江省民工暴动、据说100多人被拘留。” 报导说:

“中国浙江省湖州发生因增税导致的民工大规模暴动,到28日那里依然处于紧张状态,有大量的保安部队。也有消息说,有100多人被拘留。”

“在权利意识高涨的民工当中,不满增强。他们表示受到了‘地方当局的压榨。’一位31岁的来自安徽省的男性民工在湖州的缝纫厂工作。他愤愤不平地说,‘我们这些人支撑着这里的经济。地方政府胡作非为。’ ”

“湖州的主要产业是制衣缝纫,小工厂林立。在工厂或家庭作坊工作的民工大约80%来自安徽省。26日,来自安徽省的业主拒绝支付今年倍增的税金,与地方当局发生对立。有消息说,当局的人对要求对话的业主代表进行了殴打,随后出现1000人规模的暴动。”

法国新闻网站《今日世界》28日发表记者里亚·勒芒的报导,指出了中国实行新闻封锁的问题:

“要是相信地方当局控制的信息门户网站湖州在线的话,事情的起源就是来自邻省安徽省的一个小厂主跟地方政府官员发生争执。前者拒绝缴付后者所要求缴付的税金。发生如此争执之后,该厂主和其他一些厂主、民工封锁了道路,打砸汽车和建筑,游行到地方政府部门,一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们高喊,‘安徽人,团结起来!’”

“官方的湖州在线没有解释为什么该厂主拒绝纳税。...当局迅速采取行动,控制网络上流通的信息。在新浪微博上发表出来的信息只是地方公安局的声明,说是当地情况‘稳定’。”

中国网民对当局的新闻封锁措施表示不满。在新浪微博,网名“广州新记忆”的网民发表微博说:“又一个(今年6月发生骚乱的广东)新塘版本,为啥不公开新闻,让大家一起讨论如何避免这种暴力循环呢,压制只会让这种事情更多。”

美联社记者黄敬龄(Gillian Wong)27日发出的报导,则为湖州的骚乱提供了这样一番背景解说:

“这一骚乱是经济压力导致的紧张局势的最新表现。在许多地区的家庭收入停滞不前、生活费用迅速高涨之际,人们对税务负担感到不满。中国的通货膨胀主要是食品价格推动的,中国政府采取了措施,试图增加供应。但夏季的暴雨洪灾使这些措施受到挫折。”

“跟浙江很多地方一样,湖州小工厂很多,其员工以及某些工厂的厂主都是来自邻近的安徽和江西。这些工厂在经济景况好的时候也是利润微薄。提高对它们的征税就增加了它们的压力。”

“此外,人们也越来越不满对民工的不公平待遇。在中国各地,外来民工常常是做最危险、当地人最不愿意做的工作,而且被广泛认为最容易受到地方当局和地方居民的欺负和歧视。今年6月,在中国南方的新塘市,地方保安跟一对外来街头小贩夫妻发生冲突之后,发生了几千名民工的骚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