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突尼斯在测试新获的言论自由


奉行温和伊斯兰主义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领导人加努奇10月28日向媒体发表讲话

奉行温和伊斯兰主义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领导人加努奇10月28日向媒体发表讲话

突尼斯革命已经摧毁了长期限制言论自由的障碍,媒体和公民社会组织和政党纷纷涌现。一些突尼斯人担心会出现一场新的宗教和社会不容忍。

今年29岁的记者和博客作家米基现在在突尼斯很受欢迎的马赛克电台以取笑政治人物为生,那是一种自由随意形式的节目,一年前这种节目根本不存在。

在前独裁者本阿里以及他的前任布尔吉巴担任马拉松式的任期总统的漫长岁月里,突尼斯媒体一直受到审查,人权活动人士受到骚扰,很多人害怕说出自己的想法。很多人被捕入狱,其中包括奉行温和伊斯兰主义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成员。这个政党异军突起,成为上周选举的赢家。

米基就是那些推动了突尼斯今年1月推翻本阿里革命的年轻的博主之一,他说:“如果在我的家乡的哪个地方发生了示威活动,我就制作视频,然后我把视频上载到互联网上,大概就是这样做的。但是我在博客上对革命只字未提,所有媒体所谈论的这场革命的博客作家,都是在社交媒体上报导这场革命的人。”

*政党和公民社会如雨后春笋*

今天,言论自由带来的选择自由呈现爆炸式的态势。数十个政党和公民社会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甚至连国有媒体现在都批评政府。

人权观察组织所做的一项调查发现,所有参加竞选的党派都承诺要实行言论自由。但是人权观察组织地区副主任戈尔茨坦却带着警告的意味表示:“如果你坚持提出涉及类似宗教诽谤的议题,如果你坚持提出一个基督徒是否有权利站在街上,奉劝人们皈依伊斯兰教这样的问题,人们的意见就没有那么一致了。”

*几起袭击事件增加人们对宗教审查的担忧*

今年发生的几起事件,其中包括对被认为在诋毁伊斯兰教的一座犹太教堂和两座电影院,受到的袭击事件而增加人们对这个曾经是坚定的世俗国家出现新的宗教审查的担忧。本月早些时候,在私营的纳斯马电视台播出了动漫影片“我在伊朗长大”之后,一小组伊斯兰激进份子袭击了这家电视台。他们特别提到了影片对神的描述这个问题。

纳斯马电视台主管卡罗伊形容这次袭击令人震惊,但是警告说不要对此事件做过多的联想解读。其他人认为是西方媒体助长了这次事件。他说:“我希望认为那是一次非常特殊偶然的事件,只是因为当时处于选举当中,现在局势将会更安定,更正常,我希望在这部新宪法对媒体的保护之下,我们将继续寻找到一条道路,因为没有自由媒体就没有民主。”

但是这些袭击事件正在增加人们对伊斯兰政治势力的担忧,尤其是伊斯兰复兴党在选举投票中的强有力表现的担忧。这个党的女发言人加努奇表示,伊斯兰复兴党承诺实行言论自由。她说:“也保护媒体自由,以及艺术创作力。与此同时,不管人们对发生的事情是否认同,大家都可以畅所欲言。只要这一切都在法律和使用和平手段就可以。”

*革命真谛:追求尊严和自由*

米基则担心另外一种审查。商业企业停止在批评他们的媒体上播出广告。当自己的球队受到负面报导的时候,体育迷们愤怒异常。他认为突尼斯新获得自由已经导致偏执狭隘。他说:“这就好像是一个本阿里走了,又来了一千万个本阿里。每个人都试图建立自己的规章,让自己指使控制一切。每个人都希望拥有权威,每个人都希望成为新的独裁者。”

米基希望新政府和突尼斯百姓,将继续恪守一月革命的真谛,那就是对尊严和自由的追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