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3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大陆求统一,台湾拼民主?


北京一位颇有影响力的学者最近提出了“超越左右”的观点,并批评了台湾的民主。中国思想界知名人物张木生说,台湾如果能叫民主,“文革”叫大民主就当之无愧。张木生的观点引起了辩论。

*张木生现象*

张木生63岁,前中国税务杂志社长,是中国思想界知名人物。他最近提出在思想意识形态上,“要超越左右”。有记者问他:超越左右在当下中国有多大的实施性?张木生没有直接回答问题,而是提到了台湾的民主。

*张木生批判台湾民主*

张木生刚刚出版了其书: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南方人物周刊上星期发表对张木生的专访,张木生说:“现在左到“乌有之乡”,右到《炎黄春秋》都能存在。有人做过研究,178个发展中国家和地区没有一个搞普世价值成功了的。吴思(炎黄春秋主编)说台湾还是成功的。我说,台湾如果能叫民主,那“文革”叫大民主就当之无愧了。陈水扁贪污17个亿,连手纸都可以进国务机要费,那个东西叫民主?”

*张木生出书,刘源作序*

张木生是文革前老三届学生,曾到内蒙插队,1973年到内蒙古大学上学。他父亲李应吉曾给董必武和周恩来当过秘书,后任对外经贸委副主任,文革期间“自杀”。张木生这次出书,是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文革中被迫害至死的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子刘源上将作序。张木生在太子党和高干子弟中人脉广泛。

张木生的理论,南方周刊说,现在“广受注视”。他的理论他自己总结为三条:“第一,超越左右,逢右必左,逢左必右;第二,不争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是该把许多问题说清楚的时候了。第三,我们现在的需求和80年代一样了。”

*吴思:讨论围绕张木生之书而起*

《炎黄春秋》主编吴思也是中国思想界一位引人关注的人士。他最近对新加坡《联合早报》说,“最近几个月里,(中国)思想界的讨论都是围绕(张木生)这本书而起的。”

《联合早报》援引张木生的话说:“中国现在最大的危险是极左和极右合流:极左的,虽然在整个舆论界我想只占1%的话语权,但是他们直接和最弱势群体的活动相结合,最后也是要在广场实现他们的主张。”

*张木生:广场民主最危险*

张木生说:“人什么时候智商最低?就是集中在广场上之后。谁的口号最极端,就最能煽动老百姓的情绪。这个东西最危险。”

在89六四五周年之际,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曾对美国之音说,一夜之间在广场聚集起来的成千上万人,远远望去,有一种“壮观美”。很多人就被这种“美”而冲昏头脑。

*张木生: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

南方人物周刊对张木生的专访题目是: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他说,新民主主义是 “土生土长”的,是“我们自家的,是老祖宗发明的”。要逐步增加内容解决问题,发展的新民主主义与中国不断出现的新问题与时俱进。

*张木生:独立参选人现象,现在不可存在*

在回答中国一些地区出现了独立参选人现象问题时,张木生说:“以后可以过渡到那一步,但现在不可以。如果共产党领导,工农联盟为基础,允许市场经济发展,允许资本主义再发展几十年,那必然要涉及到独立候选人资格和审查问题,到那时候,爱国主义总不能破吧,一条就够了。小平同志形象地说过,2049年之后中国也可以搞竞选。”2049年是中共建政1百周年。

*司马南:台湾民主的陷阱*

另外一位在乌有之乡开网站的思想理论舆论界活跃人士司马南也在其著作(民主胡同40条)中说,“看看吧,台湾实行西式民主后,一人一票选上去的政治人物的操守不够,陈水扁急着贪腐理政无能,效率一塌糊涂,民主成了陷阱。台湾在陷阱里泡了8年,好不容易才试图跟着小马哥爬上岸来。”

但是,司马南没有提到,正是台湾的民主制,帮助台湾人民从“陷阱”里“爬”上了岸。司马南显然有意无意地忽略或避谈这种陷阱和爬上岸的关系。

*六维:台湾民主纠正贪腐政治*

针对这类批判台湾民主的言论,有网人“六维”在共识网(10/29)发表文章反驳张木生的观点。文章说,“正因为台湾有了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才能自动地纠正了陈水扁的贪污政治,否则蒋经国杀了那么多人,怎么他的国民党后辈还能重新在台湾上台执政呢?”

文章说,这就是台湾民主的力量所在,它能起到纠偏的作用。

文章还说,反过来说,张木生所说的大陆的所谓大民主的文革不过是毛的活教主主宰下的平民宗教狂热,根本和一人一票的普世民主有着天壤之别。

六维的文章还说,试问,当时包括张木生的打天下的父母辈和他本人在内那时有投票选择权么?张木生把不同逻辑的事物放在一起比较说明他不是脑袋进水就是有意制造逻辑混乱。何况他说蒋经国杀人最多整人最多也是故意误导和有意掩盖历史事实。

*六维:蒋介石蒋经国VS毛泽东,小巫见大巫*

文章说,和毛泽东比较起来,恐怕无论是蒋介石还是蒋经国所杀的和所整的人都是小巫见大巫了,可能连毛的百分之一都不到。“稍微了解历史的人都知道解放后大陆镇反、肃反、反右、文革杀的人起码五、六百万之多。三年大饥荒挨饿,饿死的人不计其数,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顾晓军:‘四个坚持’造成今天人权灾难*

南京作家顾晓军也在一五一十部落网站(10/31)发表文章说,张木生自己,也是毛时代的牺牲品。“如果没有毛泽东开创的社会主义、没有邓小平的“四个坚持”,会有今天的强拆、劫访、被精神病、被黑监狱、被失踪吗?”

顾晓军说,记者认为 “张木生成为今年思想界一个奇特现象,”其实,“我认为不奇也不特,张木生不过是个救党派。而这,也很符合“退下来”和“太子党”这双重身份。”

顾晓军说,张木生认为,他的这新民主主义论是当今社会所能取得的“最大公约数”,左中右都能认同。顾晓军认为,张木生也和“党一样,喜欢代表”。“谁告诉他左中右都能认同那?毛左会认同吗?毛左要阶级斗争。右派会认同吗? 右派要自由民主。”

顾晓军说,张木生的“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其实就是邓小平的“四个坚持”版本的一大退步----邓小平的“四个坚持”是回到文革前,而张木生的“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则干脆是退回到1949年(共产党执政之年)。

*顾晓军:共产党失误60年,不应继续“试验”*
顾晓军说,张木生的这套理论,是“很糟糕”的政治脚本。既然是“再举”,说明中共60多年都失误了,既然都失误了,又凭什么要继续领导呢?凭什么再做试验呢?凭什么不公投呢?凭什么不让民意来决定呢?

“对于张木生的‘重塑共产党的合法性’,我就无须再批判了,我只告诉他:在今天这个时代,全世界公认的政权合法性,只有------公投、民选。”

张木生在1972年曾因思想观点问题而成了“政治犯”坐牢8个月。

*刘源说张木生:站稳义和团立场,走定八国联军道路*

张木生的好友、解放军上将刘源在给张木生的书作序说,最简约地概括张木生的观点,就是:站稳‘义和团立场’,不当亡国奴,不受二碴罪:走定‘八国联军道路’,不忘狱中志,不变强国心。”

刘源说,大一统,利大于弊,有利必有弊。

不战,哪来的大一统?不武,怎会有民族大融合、血统大融合、文化大融合、南北大融合?

刘源在给张木生书作序时还说:“对我们今天提倡的‘和谐’、‘和睦’、‘和平’,老外总吵吵不理解、‘不透明’。而对任何中国人来说,‘以和为贵’,于脑于心、实实在在,早就融于血液和精神,成为中华民族之魂!”

*邱立本:台湾能,大陆不能?*

台湾报人邱立本曾在新加坡《联合早报》(10/2)发表文章题目是:大陆走向民主,台独问题迎刃而解。文章说,如果蒋经国在1988年1月13日去世前一年,没有推动“自上而下”的改革,顺应民间潮流,开放党禁和报禁,那么,台湾的民主化还会有更多的弯路会走,还可能流更多的血。

*大陆领导能否推动自上而下改革?*

邱立本说,台湾可以,中国大陆可不可以?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可以学习蒋经国模式,推动自上而下的改革,回归宪政?

邱立本说,越来越多的台湾知识分子觉得,中国大陆的保守和僵硬派,是台湾民心对大陆离心离德的主要动力。每次中国大陆当局打压民主改革势力时,台湾的民心就会有说不出的厌恶,也不禁会对大陆的政治有一种莫名的疏离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