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0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台湾前高官为戒严辩护 人权团体批驳


台北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围墙

台北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围墙

台湾前高官郝柏村说,过去的白色恐怖虽有冤案,但却是为了防止共产党渗透和保障台湾安全。这些言论受到7个人权及劳工团体的谴责。

10月30日台湾军事院校校友总会等团体举办“纪念先总统蒋公诞辰”活动。前行政院长郝柏村致词时说:“我们在大陆失败,到处都是共产党潜伏分子,我们为了保卫台湾,不能容许中共分子在台湾社会各阶层潜伏,当然我们采取了很严厉的措施”。郝柏村承认,当时难免有出于私人恩怨的报复行为,也许有不少冤案,但是他认为“这不是当初戒严本身的政治错误。”

台湾人权促进会、民间真相与和解促进会等7个团体发表联合声明说:“台湾拥有全世界最长的戒严时期,从1949-1987年,长达38年”,那时台湾人民没有言论自由和集会结社自由等基本人权,很多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及不当审判而入狱、死亡和失踪。

台北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塔

台北的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碑塔

这个声明援引“戒严时期不当叛乱即匪谍审判案件补偿基金会”的统计说,共有7159件不当审判,其中789件是死刑,这些数字统计的还只是那些正式予以补偿的案件。

台湾人权促进会文宣部主任邱伊翎对美国之音说,她不认为任何人因为有共产主义思想就应被逮捕和处死,如果当初的做法是对的,那么后来为什么设立基金会来赔偿呢?

邱伊翎说,台湾的民主来得非常和平,并没有调查过去白色恐怖的历史,郝柏村的言论非常反民主,是想把过去的错误政策正当化。

如果当初不实行戒严,那么共产党是否就打过来了呢?邱伊翎表示,有可能打过来,但是,“你不能因为这样就把那些---比如说,我家里有一本马克思的书,或者我阅读了一些左派思想,这些人就要被判刑和入狱。 我们现在处在民主社会的人觉得这非常不可思议,非常不对,但当时却把这些事情都合理化。”

谈到历史,郝柏村重申“民国救台湾论”。他说,如果没有八年抗战,台湾今天还是日本人的;如果没有蒋中正带领国军守住台湾,那台湾就被共产党统治了,台湾人就会历经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和饥荒,哪有今天的民主自由?

马英九总统2008年参加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仪式

马英九总统2008年参加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仪式

但有些主张台湾独立的人表示,如果共产党打台湾,那也是国民党招来的,如果国民党不来台湾,共产党也不会来。

包括陈文成博士纪念基金会和郑南榕基金会在内的7个民权团体要求郝柏村及国民党道歉。他们的声明说:“正是因为台湾从来就没有进行转型正义,没有调查白色恐怖的历史真相,仅以人民的纳税血汗钱来赔偿被政府冤错乱杀的生命”,郝柏村才能颠倒因果地说,台湾民主是过去戒严的功劳。

马英九总统2008年曾参加白色恐怖政治受难者纪念仪式,代表政府道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