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44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欲盖弥彰说临沂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资料照)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资料照)

盲人陈光诚通过刻苦学习成为一个法律工作者,但却因为揭露了地方当局的违法犯罪行为,得罪了地方当局。于是,当局先是用莫须有的罪名,例如聚众妨碍交通、故意破坏公共财产等给他判刑4年多,又在他刑满出狱之后切断他家电话,不准他出门,用纳税人的资金雇佣众多流氓打手昼夜看守着他,以及他的妻子和他们6岁的孩子。

政府雇用的流氓打手阻止来自中国国各地、世界各地的人探访他。流氓打手对探访者拦截、抢劫、殴打。从当地公安机关,到北京中央政府对此不管不问。当地公安人员对光天化日之下的袭击和抢劫犯罪行为非但不管不问,还当着外国记者的面殴打一个弱小的女性探访者。

临沂、山东、中国因此闻名于世。执政党控制之下的新闻媒体整齐划一地、主动或被迫地装聋作哑也构成世界一景。与此同时,临沂、山东以及北京中央政府依然在投入巨资大力宣传中国的美妙和美好。

*“欲盖弥彰”的最佳解说*

“欲盖弥彰”这个成语出自大约2500年前成书的史书《左传》,其典故出自盲人律师陈光诚遭受迫害的山东省。尽管随着互联网以及参考书的普及,“欲盖弥彰”的典故可以很容易查到,但一般的人还是对山东两千五百年前发生的“欲盖弥彰”的故事不甚了了。

然而,陈光诚在“欲盖弥彰”这个成语发源地所遭受的迫害,以及山东临沂当局对这种迫害的掩盖,使中国公众乃至国际社会对“欲盖弥彰”获得了一种生动活泼的展示或解说。

话说临沂地方当局使出各种手段迫害陈光诚,同时对外大力推销临沂的光明和美好,试图掩盖临沂的黑暗。作为发展文化产业的一部分,临沂当局招引美国电影制片公司相对论传媒(Relativity Media)前往临沂拍摄喜剧片。相对论传媒为此受到来自各方的批评。

美国主要报纸《华盛顿邮报》记者安德鲁·希金斯11月1日星期二发表的报导,为世界各地的英语读者提供了英语版的“欲盖弥彰”的解说:

“临沂宣传部文化产业办公室主任苏桂有(译音,Su Guiyou)星期一在接受电话采访的时候说,临沂希望成为电影拍摄中心,而美国的那部电影喜剧片‘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让临沂得到宣传,并有助于让临沂不但闻名全国,也闻名全世界。’ 他说,来自美国好莱坞的那个电影摄制组上个星期在临沂拍摄了4天,在当地的一个采石场拍摄了一个‘梦幻场景’。”

“记者问他那个盲人律师以及有人投诉那律师遭受恶劣对待的事情,这位官员说,他从来没有听说过陈光诚,旋即挂断了电话。”

“陈光诚刑满出狱之后的困境受到国际间的广泛注意,并在中国激起为数不多、但富有决心的支持者,其中包括著名作家行动起来。他们发动网上请愿,组织起来,试图突破临沂官员在陈光诚家四周布置的封锁线。有几十个人试图探访他。很多人被地方当局雇用的流氓拦截动粗。”

“外国外交官和记者试图探访他,也被截回。有些人也受到暴力对待。人权活动人士说,陈光诚今年早些时候托人偷偷带出一盘录像,他和妻子随后遭到惩罚性殴打。”

*临沂当局的宣传成为反宣传*

人们现在不清楚陈光诚未来的命运如何,甚至不清楚陈光诚现在的生死,但人们已经很清楚地看到,迫害他的临沂当局原意是借助美国电影宣传临沂的光明和美好,结果却是宣传变成了反宣传,向全世界展示了临沂的黑暗和丑恶。

11月1日星期二,美国另一家主要报纸《纽约时报》发表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和张大卫(David Barboza)的报导,向读者展示了这种宣传和反宣传的辩证关系:

“那些要拍摄打闹喜剧片的好莱坞电影制片商上个星期在中国东部的山东省一个城市开始拍摄。他们表示,他们的故事片‘21岁派对’ 说的是一个年轻人生日即将来临,是‘一部史诗性的胡闹和戕害的不幸事件’。”

“这话说得还真不错。最近几个星期几十位中国人权活动人士来到那座城市临沂,向人们描述了另一种胡闹和戕害的不幸事件。他们试图探望被困在家中的律师陈光诚,但受到阻拦。”

“来到临沂试图探访陈光诚的外人受到看管盲人陈光诚的那些人的暴力攻击、抢劫、拘留,被驱赶回来,很少有例外。陈光诚和妻子被囚禁在自己的农舍里。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上个星期发表的一份报告说,这些看管者在当地共产党官员的指使下时常对陈光诚夫妇进行殴打。最近一次是在今年7月,打手们当着他们的孩子的面殴打他们。”

*光明的宣传,黑暗的凸显*

临沂当局对外宣传临沂的光明,只是凸显出今日临沂乃至今日中国的黑暗。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11月1日星期二发表记者彼德·福特的报导,题目是“中国的人权活动人士因为试图探望陈光诚遭到殴打”。 报导说:

“刘立(译音)事先就想到了他星期天可能不能见到盲人赤脚律师陈光诚。毕竟陈光诚这个让中国政府恼火的人被置于严密看守的软禁之下已经1年多了。但刘立没能想到他要去探望陈光诚,却要柱着双拐回来。”

“七八个男人冲着过过来,把我踢倒在地,拿走了我的手机,砸我的脚踝骨,把我踢昏过去。我去报案,警察什么也不管。”刘立说。

“刘立是星期天下午在中国东部的山东省东师古村外受到100多个流氓打手攻击和殴打的大约40位维权人士之一。陈光诚自去年9月刑满出狱以来跟他的家人一直被非法囚禁在东师古村他的住所里。”

“刘立说:‘我没有想到那里这么黑,那地方无法无天。’”

*当局的色厉内荏*

上个星期天前往临沂试图探望陈光诚的人被殴打,被抢劫。被打被抢的中国公民报告说,他们到临沂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官员不但不管,而且发出威胁说,假如他们再继续报案,就要把他们抓起来。

中国当局对探望陈光诚的人进行口头威胁和指派流氓进行殴打,显然是试图让中国公众以及探访者感到害怕。但从各种迹象来看,真正感到害怕得似乎是中国当局。

除了中国政府控制的报纸不敢、不能报导陈光诚之外,中国用户最多,号称可以让用户“迅速获取最热最火最快最酷最新的资讯”的新浪微博在把“陈光诚”的名字列入不能搜索的关键词之后,从本星期一起又“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把“光诚”、“要有光”、“要有诚”等词语列入不能搜索的词库。

“要有光、要有诚”是中国公民发起的“自由光诚”行动的口号。“自由光诚”行动已经产生国际影响。其对应的英语和日语分别是:

“Operation Free Chen Guangcheng”

“「光诚に自由を」キャンペ_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