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中国政府与网民较量:管制与反管制


中国的一家网吧

中国的一家网吧

中国领导人宣布了有关加强对互联网和其它社交媒体控制的新计划。在过去的一年里,这些新媒体技术在世界各地的各类抗议活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中国,互联网的迅速发展,以及政治活动人士对新媒体的广泛使用也正针对政府的控制发起挑战。

*学者:自由光诚”运动是中国公民运动的一个转折点*

陈光诚是一位盲人律师。2006年,他在谴责地方计划生育官员强迫妇女堕胎节育后被监禁。陈光诚于2010年获释,此后一直被软禁。媒体和人权组织说,最近陈光诚惨遭殴打。

中国各地的民众在网络微博平台上分享陈光诚的信息,并去他的村庄表达对他的支持。

现年50岁的上海人毛衡峰(音译)是陈光诚的支持者之一。这个星期她和30多人一道去陈光诚的村庄探访,却遭到殴打。

毛衡峰说,因为身体不好,她平时不上网,甚至不能用手机发短信。不过她说,网络正变得越来越重要,会上网的朋友可以帮助她。

中国官员说,中国现在约有4亿网民,数量居世界首位。网上论坛使得信息传播的范围比以往要广得多。分析人士早在几年前就指出,互联网影响着中国社会内部讨论和争辩的话题。

香港大学中国媒体项目研究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自由光诚”运动是中国公民运动的一个转折点。 他说:“近期来,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事件,这个国际社会多年来一直关注的中国人权事件终于变成了一个国内问题。 普通的中国民众非常关注陈光诚事件的方方面面。”

班志远说,和以往不同的是,微博的流行让发布的信息能在几秒钟的时间内被全国知晓。 他还强调,微博用户还可以通过照片、视频充实他们信息,这些也都通过互联网迅速传播。

班志远说:“互联网可以使一些事件成为全国的焦点,并往往引发主流媒体的关注。不过有了社交媒体,这些现象发生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

*社交媒体集结民众抗议引发政府担忧*

中国当局已经对即时通讯和大规模抗议之间的联系表现出担忧。2008年的西藏骚乱和2009年的新疆骚乱期间都出现了严重的互联网和手机信号干扰。此前,那两个动荡不安的少数民族地区都出现了暴力示威。

为了能更好地控制网民,中国政府雇佣了几万名网管尽最快的速度删除敏感信息,还有所谓的“五毛党”因在网上撰写支持政府正面的言论而获得报酬。

今年8月,中国北部城市大连的市委书记唐军站在一辆面包车顶上,恳请上万名示威民众散开。
这些民众对一家释放有毒化学元素二甲苯的化工厂提出抗议。二甲苯被广泛用于生产塑料瓶和涤纶服装。

示威者大都通过微博和社交网络组织起来。手机拍摄的抗议照片在互联网上传播,让世界各地都立即听闻了大连发生的这些事件。

今年早些时候,有人在网上匿名发出了号召中国各个城市的民众响应中东茉莉花革命举行示威活动的信息,中国当局随后采取了严加防范的措施。

*中国政府为网络管制辩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最近被问及有关互联网审查的问题。提问者指出,互联网审查也是一个经济问题,因为很多外国企业也是中国政府网络过滤的受害者。姜瑜说,中国依法管理互联网,因为中国希望保护公众利益,促进良好的互联网发展。

中国高层领导人正在加强对互联网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工具的控制,以促进所谓的“新闻信息的有秩传播”。上个月中共六中全会结束后发表的公报也提出要发展所谓的“健康向上的网络文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