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3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基层干群之间的“信任危机”是群体事件的诱因?


中国防暴警察9月17日在浙江晶科能源公司大门口用盾牌抵挡抗议者投掷的石块

中国防暴警察9月17日在浙江晶科能源公司大门口用盾牌抵挡抗议者投掷的石块

中国官方媒体星期四罕见的发表文章说,中国的基层干部与群众之间的“信任危机”是引发群体事件的诱因。文章警告说,放大的信任危机会直接危及到共产党的执政根基。不过观察人士认为,把中国社会矛盾激化的责任归咎于基层治理和干群关系是为中央政府推脱责任。

*群体抗议事件愈演愈烈*

近年来,中国的群体性抗议事件不断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路透社援引没有透露姓名的人民日报一位前副总编的话说,在2007年到2009年期间,中国每年发生的群体性事件都超过了9万起。

*人民日报:事件诱因是群众对基层政府缺乏信任*

中国共产党的机关报《人民日报》星期四发表评论文章说,近些年来各地发生的群体性事件,“都有着类似的特点:原本只涉及相关部门的单体事件,却发展成当事人与非利益关系者共同参与的群体性对抗。”文章认为,“其背后的诱因,往往是群众对当地政府及其工作人员缺乏信任。”

这篇呼吁筑牢干群关系的基石的评论文章警告说,干群之间缺乏信任,会极大的削弱基层政权的权威性,也会影响到基层社会的发展与和谐稳定。

文章还表示,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今天,群体事件的消极影响会因各种传播渠道突破一时一地,产生持久和放大的后果。这种放大的“信任危机”会直接危及到共产党的执政根基。

*路透社:反映官方的担忧*

路透社的报导说,尽管这样的评论文章不等同于政府的政策声明,但是它反映了官方的担忧。

有观察人士认为,《人民日报》罕见的发表这样的文章本身具有重要意义,这相当于承认中国民众对政府不信任。
高瑜2006年在美国

高瑜2006年在美国

*高瑜:是为中央推脱责任*

不过,中国独立媒体人、前《经济学周报》副总编高瑜女士却认为,把中国的群体性事件归结于基层治理和干群关系的观点有失片面,是为中央推脱责任。她指出,中国基层政府的确存在腐败、执政能力差以及剥夺人民权力的现象,但是它是根据中央的指令来办事的。

她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你上行下效嘛!你起码把维稳作为一个硬任务,下边基层的政府就要保它的乌纱帽,它必须要当地平安,要不出事。什么地方出了群体事件,它一定会采取强硬手段来镇压,因为这是硬任务。”

这位因为参加六.四民主运动而两次入狱的记者表示,在很多群体事件中,很多所谓的“利益不相关者”在看到别人受到当局的欺压时能群起而抗之,是他们对社会不公感到愤怒但又没有合法申诉渠道的一种表达方式。她说,中国的法律本身存在严重的不公,而且法律往往遭到当局的破坏,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打官司打不赢,而舆论又受到当局的严密监控。

她说:“人们心中的愤怒没有言路,我想发表文章,报纸不会给登的,网络也会删的。就是用微博表达,立刻被屏蔽掉了。”

两次获得国际妇女媒体基金会“新闻勇气奖”的高瑜认为,中国发生了这么多群体事件,作为领导这个国家的中央政府从来不做检讨,从来都是“伟大光明正确”,责任都是下边的,这是说不过去的。

中国社会骚乱热点分布图(互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