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5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人类往返火星旅程试验完毕机员离开机舱


图为试验机组人员11月4日接受记者提问

图为试验机组人员11月4日接受记者提问

经过一年半的试验后,在一个孤立的模拟机舱里停留了18个月的六名机组人员终于获准出舱了。他们曾经在模拟飞往火星,再返回地球的旅程中与世隔绝。

一名俄罗斯官员撕开贴在舱体上的红色封条,第一名疲劳,脸色苍白的机员,回到了真实的世界。

模拟航程的指挥官,俄罗斯的希图欧夫,穿着连身,闪闪发光的蓝色工作服,看来身形有些不稳。但他还是微笑地在记者会上讲话。

他说,国际性的机员团队,完成了520天的试验任务。所有机员健康状况良好。

哥伦比亚籍的意大利裔机组人员厄宾纳,希望有一天能参与太空研究工作,他也微笑地在记者会上说:“作为这项卓越成就中的一份子,我深感荣幸。我和另外五名专业,友善以及随和的人士共同工作。他们在这漫长的旅程中和我紧密地站在一起,令我终生感激。”

中国籍的机组人员王越,离开机舱后看来如释重负。他只说了一句:“5百20天之后,我们终于回来了。”

参与试验的人员被锁在没有窗户的替代性太空舱里,度过了一年半。他们和外界唯一的联络方式是电子邮件。

机舱容积只有五百五十立方米,要有医疗,睡眠,着陆,储藏,和表面模块等模拟功能和设备。

除了一样设备之外,模拟舱里的一切设施,都是为了生活和工作所需的。舱里的镶板,家俱和地毯等,都是为了使内部装璜,看来更像住家。

其中有一项模拟这个红色行星表面的部分,由岩石和沙土组合而成,机员在上面可以模拟在火星上漫步。

俄罗斯宇航员根纳季·帕达尔卡说,这项试验所设立的条件,尽量逼真。特别是由于志愿人员来自俄罗斯,中国和哥伦比亚几个不同的国家。

他在国家电视节目上谈话时说,主要的一点是,这个模拟机舱提供了良好的心理气氛。他说,他上一次进入太空时,就感受到相互依存的问题。因为每一个人都有他们本身的传统和习俗,而最好的做法就是找出可以将大家联合在一起的有效做法。

伦敦大盾太空科学研究室教授亚兰·斯密斯也赞扬这项试验计划。他说:“目前最大的研究重点一直在使你飞往火星并且着陆的科技方面,我们不可能在一天之内就完全模拟成功。真正的问题之一,是让人们在前往火星的旅途上,如何相处并且保持工作效率。”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听说到这六名志愿机员如何相处的问题。这个团队在和目睹他们返回的人们谈话之后,立即被送去接受医学上的检查。

他们将在11月8日之前,与人隔绝。也许在那之后,我们才可以知道这一切的经过如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