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02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选举不如儿戏


一北京选民11月8日为选举市基层人大代表投出一票

一北京选民11月8日为选举市基层人大代表投出一票

中国各地近几个月来陆续举行5年一度的基层人民代表选举。

在当今中国,公众关注并需要人民代表发言的的事件可谓层出不穷,堆积如山。从食品安全、贪污腐败、环境污染、强迫拆迁、政府权力滥用、看病难、上学难、住房难,到权贵侵吞全民财产导致“国富民穷” 等等,等等,可谓一言难尽,不胜枚举。

然而,面对全国亿万公众所迫切关心的这些难以计数的重大问题,中国的“人民代表”们步调一致地装聋作哑。各级“人民代表”们如此整齐一致地默不作声,不闻不问不看,导致中国公众赠送给他们各种绰号。在这些绰号当中,好听的包括“花瓶”, 不好听的则包括“僵尸”。

与此同时,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几十年如一日地大力宣传,中国实行的是领先世界的民主制度,中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最广泛地代表和反映了最广大的人民的利益和心声。

在所谓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受到普遍的怀疑甚至嘲弄的情况下,一些人以为中共大概会有限地开放不可能影响中国政治大局的基层人民代表选举,以便显示中国确实是有民主,并由此减少或摆脱来自中国国内外的普遍嘲弄。

*中国令外界惊叹*

然而,中国的实际情况却一如既往令外界惊叹。
在11月8日北京举行地方人大代表换届选举的当天,日本时事社从北京发出报导说:

“中国北京市8日举行区县人大代表选举投票。今年没有得到共产党和政府团体支持的‘独立候选人’猛增,但都被当局彻底封杀。他们不要说获得当选,最终连候选人资格都没得到。”

“中国共产党和政府表面上大力宣传‘人人珍重自己手中宝贵的民主权利’(7日出版的《北京日报》语),但认为独立候选人参选是公众联合起来突破一党独裁的动向,因此加强了警戒。当局除了拘留独立候选人、禁止他们外出之外,还删除他们的微博发言,阻碍他们的选举活动。”

*没有多少真正的选择*

面对广泛的批评和嘲弄,中国当局非但不下功夫向外界展示中国的民主,而是反其道而行之。加拿大主要英文报纸多伦多《环球邮报》11月2日发表驻北京记者马凯(Mark Mackinnon)的报导,其标题就表达了这种惊讶或惊叹:“即使在中国虚晃的民主当中,选民也没有多少选择。” 马凯在报导中说:

“中国共产党及其支持者常常说,中国举行地方选举证明中国确实是在民主化,只是中国民主化的步伐和方式与各国不同。批评者则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说这些选举都被作了手脚,以保障只有得到中共批准的人的名字才会出现在选票上。”

“......在中国各地,大部分决定尝试中国有限的民主的人都被当局以各种方便的(有时候常常是匪夷所思的)理由给打了回去。中国各地正在进行选举,但中共机构部门已经确保选民没有多少真正的选择。”

“(参加北京一个区的选举的)23岁的模特程钰婷试图成为第一个中国名人政治家,但却被取消了候选人资格。当局取消她的候选人资格理由是,联署推荐她为候选人的那10个人没有在街道居委会面前联署。而这条规定似乎是子虚乌有。”

*花招百出阻挡独立候选人*

为了阻挡独立候选人参选,中国当局使出了很多奇招。加拿大多伦多《环球邮报》记者马凯在其报导中讲述了好几个。日本主要工商新闻报纸《产经新闻》记者矢板明夫则在他11月1日发表的报导中讲述了让他显然印象深刻的另一个:

“按照中国的选举法,只要有10个选民推荐,任何人都可以为候选人。但中国当局对独立候选人的推荐人及其家属施加压力,除此之外,还以笔迹潦草为理由拒绝接受推荐,阻拦他们的竞选活动。有一个女候选人遇到的问题是,当地选举委员会说,候选人报名表格没有了,一直到提交报名的最后期限到来的时候都没有。她就这样失去了候选资格。”

假如加拿大记者马凯或日本记者矢板明夫说的这些有关中国独立候选人受阻的事情听起来像是笑话,那么,美国西部大报《洛杉矶时报》记者在巴巴拉·德米克在她11月6日发表的报导中讲的事情就不那么容易让人发笑了:

“韩颖刚刚把9岁的儿子送到学校,几乎就要回到家里了。但她突然发现,她的居民区门口出现一个陌生的警卫冲着她大喊,‘你不能进来。’这位北京的反强迫拆迁的活动人士开车走开。但她通过车的后视镜,看到有一辆灰色的小轿车跟着她。这让她越来越惊慌。她把车开进一个朋友的公寓的停车场,冲上楼梯。”

“她刚刚跑到二楼,一个男人就搂住了她的腰。另一个男人则抓住了她的手腕。她死命抓住楼梯栏杆,但两个男子把她的手掰开,硬要把她拖进车里。37岁的韩颖拼命大叫大喊,‘臭流氓’, 这才让那两个男子放了手。但临走的时候,他们对她说:‘我们就是要跟你谈谈。我们是选举委员会的。’”

巴巴拉·德米克这篇报导的标题是“中国独立候选人发现很难获得候选人资格”, 副标题是“没有得到共产党批准的候选人说,他们受到骚扰、拘留、跟踪、威胁,或者名字干脆被当局从选票上销掉。”

*其实还是老一套*

今年中国基层“人民代表”选举跟以往有一个不同之处,这就是参选人可以通过微博这种先前所没有的新兴社交媒体来宣传自己,跟选民沟通。于是,对驻中国的外国记者而言,中国今年的选举比往年多了一点看点。

但是,法国主要报纸《费加罗报》驻北京记者阿尔诺·德拉格朗日显然对社交媒体在今日中国的作用不太看好。他在10月28日发表报导说:

“这些人被称作‘微博候选人’,因为对这些居然胆敢在没有共产党表示支持的情况下以无党派身份参加地方选举的中国公民来说,微博已经成为一个至关重要的讲坛,一个可以让他们把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千百万人的平台。然而,当局随后进行了微博出版审查(让他们无法发表自己的想法)。共产党中国的宪法明文保障每一个公民都可以成为候选人,但实际情况则是另外一回事。中国当局竭力阻止独立候选人参选,以便让选举跟过去一样,只是要选民投票选举中国共产党赞同的候选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