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5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世界媒体看中国:天昏地暗的轻微污染


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和政府几十年来强调“中国特色”。 如今,“中国特色”又增添了新的一色,这就是连续多日导致晴天也显得昏天黑地的空气污染在其他国家被认为是严重空气污染,但在中国,在北京只是属于“轻微污染。”

尽管中国官方所说的“轻微污染”跟人们的视觉和呼吸道感觉不符,但官方以及官方所控制的媒体坚持声称,官方的空气污染指标测量是实事求是的,没有任何欺诈,“北京的空气质量肯定是在变好,2008年之后北京的空气质量达标天每年都在增加。”

*市民感觉难转弯*

在强调“正确的舆论导向”、强调执政党和政府真正代表人民的中国,显然还是有许多人的视觉和呼吸道的感觉依然难以跟着官方的导向走。这些人觉得,官方的说法难以代表他们的感受和想法。

日本主要报纸《每日新闻》11月12日发表驻北京记者米村耕一的报导,题目是“中国:北京市民要求更严格地测定空气污染。” 报导说:

“在北京市民当中,要求对北京的空气污染采取更严格的测定方式的呼声正在高涨。事情的缘起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表的污染度评价比北京市环保局的要严格得多。北京市方面提出反论说,‘美国大使馆的测定方法有商榷的余地。’ 然而,看来是北京市民更相信美国方面的北京空气污染度评价。”

“由于烟霾,北京很多时候即使是晴天也显得像阴天。美国大使馆在房顶上安装设备,测量空气污染,并通过推特公布测量结果。连日出现的‘不利于健康’、‘危险’等评价引来市民的关注。在另一方面,新华社等(中国官方媒体)则报导说,北京市环境保护局的评价是,从今年1月到10月,北京有239天空气污染度评价为‘良好。’”

*舆论导向难以扭转感官*

一边是中国官方发布的“空气轻微污染”、“北京的空气质量肯定是在变好”的好消息,一边是千百万人的眼睛所见和呼吸道感觉,到底是应当相信哪一边呢?美国彭博通讯社记者迈克尔·福赛斯显然跟千百万中国人一样,属于“跟着感觉走”派。福赛斯11月10发表报导说:

“最近的一个星期六晚上,一种褐色的烟霾笼罩了北京,烟霾浓厚得足以让街对面的建筑物变得模糊起来。北京的环保部门报告说,北京的空气‘轻微污染’、‘可呼吸’。跟北京的空气污染监测设备只是相隔几个街区,美国大使馆房顶上的一台价值2万美元的测量设备提供的空气污染的读数跟北京官方的不同。”

“中国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实现工业化,在很多指标上成为世界领先国家。这些指标包括环境污染。中国去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耗国,中国对煤炭的需求依然在猛增。对于这一点,人们只要在有烟霾的晚上呼吸一下北京的空气就可以证实。美国大使馆的测量设备测量的是空气污染物,并根据测量数据列出一个有500点的空气质量指数。”

“在10月22日,美国大使馆的测量指数达到434。大使馆的机器发出简短的警告:‘紧急情况健康警告。所有的人都更有可能受到影响。’相比而言,在纽约和华盛顿的同期指数分别为24和36,按照美国环保署的标准都属于‘良好。’美国驻华大使馆测量设备的读数时常超出最高值。10月9日晚上,大使馆设备测量的空气质量指数超过了500,超出指数范围。”

*巨大的环境挑战*

法国主要报纸《费加罗报》11月11日发表记者马利埃尔·库尔从北京发出的一篇长篇报导,题目是“中国面临巨大的生态环境挑战。” 古尔显然也属于“跟着感觉走”派,在她报导的一开头先是铺陈对北京的空气污染的视觉感受:

“几天前,北京被厚厚的灰云笼罩,几条干道不得不关闭好, 许多飞行航班被打乱。中国当局说,那只是‘轻微污染。’ 但对空气质量进行实时监测并在其网站和推特上公布检测结果的美国驻中国大使馆则说,空气污染达到‘危险水平。’这下子出来了一个热闹的争议。官方的《京华时报》指责美国外交官发布那些更惊人的污染指数,用的是更高的标准。与此同时,中国的网民对恶劣的空气质量十分恼火,许多人通过互联网(对官方的说法)发出嘲弄。”

北京官方和美国驻华大使馆发布的空气污染指数之所以有重大差异,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现在测量空气污染主要监测的是PM10,即直径小于10微米的颗粒物,而美国大使馆空气监测站主要监测的则是PM2.5,即直径小于2.5微米的颗粒物。这种直径更小的颗粒物更容易深入人体内部,对健康损害更大。

对于官方发布的监测标准和检测结果,中国有网民发出嘲弄说:中国最好只是检测PM1000,这样中国的空气质量就可以天天达到完美标准。

《费加罗报》记者库尔在报导中也讲述了中国的水源污染(25%的饮用水达不到国家标准)、土壤重金属污染(占中国耕地的十分之一)。报导说:

“官方的一项数字显示,环境恶化的成本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的3%,但这一数字也可能是在8%和12%之间,假如人们要是相信另外一些官方消息来源的话。”

“中国没有特供空气?”

在中国公众纷纷议论中国的空气污染到底是轻度还是严重之际,美国主要报纸《纽约时报》11月4日发表记者安德鲁·雅各布斯的文章,题目是“中国的权贵们的特权包括净化空气。”

文章说,中国共产党高层官员总是能享受到一些不可否认的好处,如政府给提供轿车,子女上特殊的学校,有机蔬菜来自严密看守的政府农场,看病可以去最好的医院;但一般的北京人可以聊以自慰的是,中国的权贵们呼吸的空气也是跟百姓呼吸的一样脏。

“这种想法看来不是完全符合事实。原来很多高级领导人的住家和办公室都安装着高档的空气过滤器。至少中国的远大空品科技有限公司是这么说的。该公司推出的空气净化器的广告强调,它的空气净化器遍布很多官员的工作和生活场所。”

中国官员是否享受特供的净化空气?北京市环保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杜少中予以否认,“表示北京市的空气没有特供,也无法特供。” 杜少中在进行这种否认的时候没有提及中国高官的工作和生活场所是否安装政府提供的空气净化器的问题。

杜少中早些时候表示,“空气质量数据不能看美国使馆监测。” 他还表示,北京的空气质量“自己与自己比有进步,但需继续努力,减少污染物排放。”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