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7 2017年3月29日 星期三

奥巴马总统谈中国


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13日在APEC峰会结束时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

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13日在APEC峰会结束时举行的记者会上讲话

夏威夷
2011年11月13日 星期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2011年11月13日星期日在夏威夷APEC峰会结束之后举行的记者会上,回答了记者提出的关于美中关系的问题,其中包括中国在伊朗核项目问题上的态度,美中两国的贸易争端,人民币汇率问题,中国作为世界大国应当承当的义务,以及美国对中国领导人的期待。

*中国和俄罗斯对制裁伊朗发挥了关键作用*

记者:非常感谢。总统先生。我想问您有关伊朗的问题。在加紧制裁方面您有没有从俄罗斯或中国方面得到任何具体的承诺?您说动他们了吗,--哪怕只有分毫?您是不是担心在防止伊朗获取核武器方面除了军事干预之外,剩下的选择已经不多了?

奥巴马:我上任三年来让人感触最深的就包括我们国际社会在伊朗问题上能够形成的那种团结的程度。我刚上任之际,围绕伊朗核项目,国际社会意见分歧,伊朗却团结一致。而我们现在所处的局面是:国际社会团结一致,伊朗陷入孤立。由于我们的外交和我们的努力,我们对伊朗实施了迄今我们所看到的最强有力的制裁。中国和俄罗斯对此起了关键作用。假如他们不在联合国支持这些努力,我们就看不到我们已经取得的这些进展。他们发挥了作用。

我们所有的情报都显示,伊朗的经济因此而蒙受损失。我们还看到伊朗在该地区的影响有所消退,部分原因是,阿拉伯之春席卷中东,伊朗在国内的压制手段是倒行逆施。

因此,在伊朗问题上,我们目前所处的位置跟两三年前相比更为有利。话虽如此,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最新报告表明了我们已经知道的情况,那就是,虽然伊朗并未拥有核武器,而且在表面上仍然允许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观察员入境,但他们正在从事的一系列做法与他们的国际义务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下的义务相违背。这就是国际原子能机构报告所表明的。

所以,我所做的是与梅德韦杰夫总统还有胡主席交谈,我们所有三人在目标上意见完全一致,那就是:确保伊朗不得使核能武器化,而且我们不能在该地区触发一场核军备竞赛。这符合我们所有各方的利益。

谈到我们如何向前推动,我们会在今后几星期里和他们仔细商讨,看看我们还有什么其他选择。对伊朗的制裁规模巨大,影响范围也大,而是是建立在我们已经筑好的平台上。问题是,我们还有没有其他可以采取的措施呢?我们会探讨每一种可能性,来看能不能用外交的方式解决这一问题。

我曾反复说过、今天也要说的是,所有选择都在考量之中,因为我坚信一个拥有核武器的伊朗不仅会对中东地区、也对美国造成威胁。但是我们更愿意让伊朗承担其国际义务,通过外交谈判来允许他们按照国际法则以和平方式利用核能,同时誓言放弃将核能用于武器。

所以我们会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推动。中国和俄罗斯也有相同的目的、相同的目标,我相信我们会继续在这一问题上密切协调与合作。

*中国需要遵守国际规则*

记者:谢谢您,总统先生。昨天在向工商领袖发表讲话的时候,您说您希望中国遵守规则。您的助手稍后说,在跟胡锦涛主席举行双边会谈时,您表示,美国的工商领袖们对中国经济变化的步伐越来越感到失望。中国到底没有遵守哪些规则?您想看到中国到底采取哪些具体步骤?假如中国不遵守规则,您的政府愿意采取哪些惩罚性措施?就像您昨天所说的。

奥巴马:首先,我昨天也谈到我们欢迎中国的和平崛起。看到中国成功地让数亿人口摆脱贫困,这也符合美国的利益。中国可以成为稳定的源泉源,可以帮助制定国际规范和行为准则。

我们在过去两年中所做的是要设法与中国建立一种坦白的、前后一致的、公开的关系和对话,而这种努力带来了不少好处,比如在诸如伊朗等问题上得到中国的支持。但是从我上任以来我也对中国领导人说过,当涉及到中国的经济运作时,他们的一些做法已经不仅给美国、也给他们的很多贸易伙伴和周边国家带来不利。

最为人知的例子是中国的货币问题。大多数经济学家估计人民币的币值被低估了20%到25%。这就是说我们对中国出口的东西要贵出那么多,而他们出口到美国的东西要便宜那么多。这个在过去一年有了一点改善,部分原因是美国的压力,但是改善的幅度不够。现在是他们进一步走向人民币市场化的时候了。

我们认识到他们也许不可能一夜之间完成这个转变,但是他们能够以比迄今为止的速度更快的步伐迈进。顺便说一句,这对中国经济来说不见得是坏事,因为他们的经济增长一直是靠出口来带动,以致忽略了国内的消费和建立国内市场。这就让中国更容易受到全球经济的冲击。他们的作法让整个全球经济失去平衡,原因是他们没有尽可能多地从其他国家采购。

这与中国领导人所说的发展方向并非不一致。问题是,中国有一群出口生产商喜欢目前这个模式,作出改变从政治上来说对他们是困难的。我了解这一点。但是美国和其他国家认为中国应该适可而止了,我想这是可以理解的。

我们的担忧不止于此,还有知识产权保护问题。在中国作生意的公司不断报告出现这个问题,说知识产权没有受到保护。这对像我们这样的一个发达经济体来说尤为重要,因为我们有竞争优势的地方之一,就是我们有优秀的工程师、优秀的企业家,我们一直在设计不同凡响的新产品。如果这些产品没有得到保护,就会看到中国以低成本进行复制生产,而没有付给那些发明这些产品的人任何费用来增加他们的收入,这就很成问题。

这只是两个例子,其它的例子还很多。这些做法都不是什么秘密。

我想每个人都清楚这些方法已经用了有一段时间了。有时候,美国公司会对提出这些问题心有余悸,因为他们不希望因此受到惩罚,从而影响到他们和中国做生意的能力。但是我没有这方面的担忧,所以我提出了这些问题。

从执行方面来看,其它我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实际上是试图执行现有的贸易法。我们已经提出好几起案例,比如其中一个美国媒体可能比较熟悉的是涉及到美国轮胎的案例,美国针对中国采取了大刀阔斧的行动,最终美国赢了。其结果就是,美国轮胎制造商占据了一个更有利的地位,那意味着给美国带来更多的工作机会。

因此我认为我们可以从和中国的贸易中获益。我当然希望继续和中国政府建立一种富有建设性的关系,但是在坚持让中国用其他国家同样采用的规则进行运作方面,美国将继续保持坚定的立场。我们不会让中国占美国或者美国企业的便宜。

*中国需要成为一个负责任的领导者*

记者:谢谢总统先生!过去几天来您在和亚洲太平洋地区领导人的谈话中,有没有人提到共和党总统参选人们在谈到中国问题时的辞令?那样的言辞或者态度是否会危害您所领导的政府在和中国及整个亚太地区周旋后所取得的进展呢?

奥巴马:我觉得大多数与会领导人都理解,政治并不总是温文尔雅,四平八稳的。因此我们的讨论大多集中在实质性的问题上,比如:现在我们如何为国人增加就业机会?我们应如何扩展贸易?我们应如何扩大出口?

我和中国领导人一直都非常坦诚,不过我告诉他们,美国人,不管是左派、右派、还是中间派,都主张贸易和竞争。我们认为我们有世界上最好的工人,我们有最好的大学、最好的企业家、最好的自由市场。我们随时准备好走出去和任何国家竞争。但是在美国政坛上,人们一直担心目前的竞争环境并不公平。

因此,在和胡锦涛主席及其他人会谈时,我一直试图解释的是,我们有机会朝着一个双赢的方向前进:中国将从和美国的贸易中受益,而美国同时也能获益。中美两国都能同时增加就业机会。但是目前事情乱了套,这种情况发生在很多地方,就像我们最近看到参议院在中国人民币问题上的投票。

我想亚太地区的领导人们理解,中国在成长,其经济影响力在扩张,因此人们会期盼看到中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一个负责任的领导者角色,这也是美国一直在努力做的事情。我是说,我们努力建立起国际通行、每个国家都能遵守的规则,然后我们可以根据那些规则来行事, 我们可以进行激烈的竞争。但是我们并不想玩弄这个系统,这也是领导者职责的一部分。

中国有机会成为这种类型的领导者。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觉得中国不应该仅仅是对它所在的地区产生重要作用,而且还应该对整个世界起到重要作用。但是这将需要中国承担起责任来,需要中国明白他们现在的角色和二、三十年前不一样了;那时候如果他们不遵守一些规则,并不太要紧,当时不会带来重大影响,我们不会看到巨大的贸易不平衡,继而对世界金融系统直接带来影响。

现在中国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国,因此他们需要以一种负责任的方式来帮助管理这个进程。


〖亚太经合组织成员经济概况〗互动图(高清版)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