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世界媒体看中国:东亚峰会与威胁


60多年来,北京政府总是号令中国公众和媒体要跟执政党共产党“在思想和行动上保持一致,”要听从、服从、遵从、跟从执政党和政府所规定的“主旋律。” 如今,北京显然在力图把对内的“主旋律”号令推广到国际场合,力图对东亚高峰会议发号施令,试图号令其他国家限制峰会议题。

*中国警告:东亚峰会别跑题*

按照常理和国际惯例来说,一个东亚峰会这样的国际会议的议题应当是什么,应当是与会各国在平等协商的基础上确定。但北京显然是认为,中国跟其他国家不一样,有权替东亚峰会规定主旋律议题,这就是经济发展;而讨论与会的其他国家所关心的其他议题,如政治安全议题就是干扰主旋律,就是跑题。

实际上,在印尼巴厘岛的东亚峰会即将举行的前夕,中国官方的中国新闻网便发表署名文章,题目是“东亚峰会别跑题。” 文章以老师教训不听话的学生的口吻说:

“今年,总有种声音要求东亚峰会讨论政治安全议题,甚至要求把双边领土、海洋争端引入东亚峰会,让人感觉有跑题之嫌。讨论政治安全问题有合适的场合和机制,双边问题也应该由当事方之间通过双边谈判友好协商解决,而绝不应拿到东亚峰会上去讨论。在峰会上讨论这些问题,一是会干扰峰会主题,与会领导人时间有限,应该集中精力讨论最重要的发展议题。二是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使问题复杂化、扩大化。三是容易挑起争议,制造分裂和对立,从而破坏峰会团结与合作。把东亚峰会搞砸了,对谁都不利。”

北京政府总是声称它代表了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从上面的中国官媒文章的口气和逻辑来看,北京政府显然认为,北京有责任、有义务或者有权力代表其他国家,替其他国家判定或决定它们的利益在哪里。

与此同时,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如此被“被代表”呢?

*北京落入自己的陷阱*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北京在内政问题上可以对中国公众发号施令,我行我素,但国际社会显然还不是北京可以一统天下发号施令的地盘。在当今世界,其他国家毕竟依然还有不服从北京政府或中国执政党共产党规定的“主旋律”的自由,东南亚国家联盟显然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北京的“主旋律”号令。

美国《华尔街日报》11月18日发表一篇没有署名的评论,题目是“亚洲国家在抗拒中国。”评论说:

“北京落入它自己制造的一个外交陷阱。北京先前施加压力,试图强迫东南亚国家联盟不要这个周末在印尼巴厘岛举行的峰会上提出讨论南中国海纠纷问题。然而,那里的领土纠纷问题正在成为该峰会的重点议题。”

“东盟国家也在提升自己的海军支出,增加巡逻机和潜水艇。中国的海军能力在扩张,中国第一艘航空母舰最近下水。但南中国海区域辽阔,临近其他东南亚国家,这就大大增加了北京克服其他国家相互协调的抵抗以确保对那里的控制的成本。”

“这一切令人不禁要问:北京在想什么呢?中国官员持续发出的威胁以及中国媒体发出好战的言论令人担忧。昨天,《人民日报》的商业化子报《环球时报》发表社论,表示中国应当通过经济手段来惩罚菲律宾的傲慢,并准备进行军事打击。”

*对菲律宾发出威胁*

《环球时报》在外交政策问题上向来以高调的、好战的民族主义而闻名。人们不清楚该报的言论到底在什么时候、在多大程度上是反映了北京当局的外交政策,但《环球时报》显然是乐于担当发布威胁的角色。该报11月17日发表的社论,显然是特意强调它是在发出实实在在的威胁:

“菲律宾近来在南海问题上乱出牌,已有‘无赖‘之嫌。它不仅给南海‘改名‘,搞议员和官员登岛挑衅,还呼吁东盟形成对抗中国的‘统一战线’。菲内阁成员频频针对中国说狠话,并公开表示菲美合作是‘向南海发强烈信号’。”

“我们应首先从经济领域做起,比如推迟执行双方之前的一些投资协议。中国人还应集体抵制赴菲律宾旅游,收紧从菲律宾的农产品进口。目前中国是菲律宾第三大贸易伙伴,菲律宾从几十年前的东亚最富裕国家跌到目前人均GDP2000美元出头的穷国,对中国经济拉动其翻身的指望很高。我们就是要让菲律宾因为对抗中国而变成希望渺茫的国家。”

“中国无意对菲律宾进行武力威胁,但也应做好准备,如果菲律宾主动向中国搞军事挑衅,我应坚决回击,让世人都目睹在军事上肆意挑战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

*日本与东盟*

假如说,一个国家成功的外交就是使自己潜在的敌手成为自己的朋友,至少是促成潜在的敌手分裂而不是联合起来跟自己对立,那么,就现在的各种迹象来看,北京的外交显然是在走向成功的反面。北京的威胁性外交在促使亚洲国家联合起来抵御中国。

日本《产经新闻》11月18日发表记者半泽尚久的报道说:

“日本与东南亚国家联盟10国首脑会议18日召开,并通过‘巴厘宣言,’宣布大幅扩充日本和东盟在海洋安全问题上的合作。宣言说,在中国和东盟一些国家有领土争端的南中国海问题上,‘海洋的和平与稳定对地区繁荣不可欠缺,’强调必须维护‘航行自由。’在经济方面,宣言也包括加强合作,推进全面的经济合作协定。”

在南中国海领土争端和航行自由的问题上,中国反复强调中国要跟有关国家进行双边谈判,反对中国所说的“外来势力”干预。美国、日本以及亚洲其他国家则认为,那里是重要的国际贸易通道,保持那一海域的航行自由是一个重要国际问题,有关需要通过多边协商的方式解决。

东盟国家与日本发表的宣言,再次宣示东盟认同美国和日本的观点,而不是中国的观点。

*温家宝再度申明中国观点*

前往印尼参加东亚峰会的中国总理温家宝再度强调中国反对它所说的“外来势力”介入南中国海纠纷的观点。路透社记者白宾(Ben Blanchard)18日从印尼巴厘岛发出的报道说:

“中国总理温家宝星期五表示,‘外来势力’没有理由介入情况复杂的南中国海纠纷。温家宝由此对美国和其他国家发出警告,要它们不要在这个敏感问题上出头。但在印尼休假地巴厘岛跟东盟国家举行的峰会上,温家宝也做出了温和的姿态,表示中国愿意向东盟国家贷款100亿美元,中国只是想跟东盟国家做朋友。”

“中国声称对南中国海大片海域拥有主权。那里是一些重要的海上运输通道必经之地,据认为蕴藏丰富的能源资源。越南、菲律宾、台湾、马来西亚和文莱耶对那片海域部分地区提出主权要求。这些国家跟美国和日本一道,要求中国在这个涉及主权的复杂问题上有所进展。今年,那里出现多次常常是剑拔弩张的海上对峙。”

“白宫表示,美国总统奥巴马星期六将在巴厘岛举行的另一次峰会上提出这个问题。中国表示,不希望讨论这个问题。中国主张跟直接牵涉这个问题的有关国家进行双边商讨解决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