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社交媒体凝聚藏人认同与资讯流通


年轻藏人利用社交媒体找到自我认同

年轻藏人利用社交媒体找到自我认同

社交媒体对于建立公民社会,以及促进中国境内资讯的流通,已经渐渐显现效果,但对于藏人而言,除了这样的功效,还有其他层面的意义。

在“国际声援西藏运动”举办的“新社交媒体对于藏人的角色和冲击”座谈会上,该组织的传媒总监凯特桑德斯说,根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2011年6月公布的最新资料,中国目前有4.85亿的网民,其中3.18亿会利用手机上网,而由于西藏大部分属于乡村地区,所以许多在西藏境内的藏人是利用手机上网。

*中国政府审查网络、散布错误讯息*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东亚部的路易莎蒋认为,中国政府近年来对于互联网钳制日益严重,甚至利用互联网来传递错误信息的情况,也越来越严重。她说:“比起2008年之前,现在(中国)政府越来越努力传递错误的西藏和藏人讯息,以及政府对当地发展造成的冲击。”

路易莎蒋分析,中国政府打击互联网上的维权言论,已经影响到现实生活当中的维权活动,包括许多愿意为藏人说话的汉人,也成为中国政府打击的目标。

在英国伦敦出生的藏人德庆边巴(Dechen Pemba),在北京学习中文期间曾遭到中国政府拘押并且递解出境。她主持的网站《高峰净土》(High Peaks Pure Earth),专门将各个以藏文或中文书写的有关西藏的网路文章翻译成英文,供世人了解西藏的真实情况。德庆边巴认同路易莎蒋的说法,她说:“如果你看看中国政府的宣传,他们总将藏人描述成非常消极,文化非常落后,西藏习俗以及制度非常野蛮,而现代西藏则是汉人的恩赐。”
德庆边巴的网站将藏文与中文网站翻译成英文

德庆边巴的网站将藏文与中文网站翻译成英文

*藏人培养并凝聚新认同,并快速传播*

路易莎蒋指出,虽然面临中国政府的审查,但社交媒体提供了藏人与汉人之间互相交流的平台,并且促进了汉藏社区活动人士的合作,而藉由汉人的博客、微博等的转贴与转寄,让藏人的心声散播的更快更远。

德庆边巴认为,互联网让世人了解西藏知识份子的意见。她指出几个例子,如本名扎加(Tagyal),笔名学东(Shogdung)的西藏作家,由于发表有关四川大地震之后震灾捐款使用情况的文章,受到中国政府拘禁,但他的文章却因此四处流传。还有西藏的环保人士嘎玛桑珠(Karma Samdrup),在被中国政府拘禁受审期间,相关讯息都由他的妻子珍尕公布在博客上,外界才知道他遭受酷刑。

德庆边巴同时认为,互联网提供机会让世界各地藏人保存西藏文化和语言,并培养凝聚了身份的认同感,尤其是年轻一代的藏人。如一个叫做《新世代》的藏人说唱团体,他们的博客大受欢迎。一名居住在瑞士的年轻藏人诺布,发表了一首说唱歌曲《西藏制造》(Made In Tibet),也迅速被中国各视频网站所转贴。

*社交媒体提供平衡的消息来源*

路易莎蒋与德庆边巴都举作家唯色为例子,认为社交媒体提供了藏人以及汉人在中国官方媒体之外的新闻选择。德庆边巴说,当中国媒体回避报导阿拉伯之春的时候,消息已经在藏人的博客中传播。而在环保议题上面,也有许多藏人的公民记者在博客上提供照片以及影片。

路易莎蒋警告说,这些进展都会因中国政府的言论箝制而受阻,但她对未来表示乐观:“所有这些都可以在明天就被剥夺。虽然还待观察,但许多长期观察中国的人士认为,中国政府绝对有能力完全阻断(互联网)。但我同时也相信,一但种子透过社交媒体洒出去,即使媒体被剥夺了,那些会带来改变的种子仍旧会在。”

德庆边巴指出,由于上网方式多种多样,加上智能手机、iPad等的流行,使得藏人以藏文书写更加容易,并且也更能与世界交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