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29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环球时报》 一日发三箭连批艾未未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工作室(资料照片)

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工作室(资料照片)

中国异见艺术家艾未未近日在推特上公布了官方喉舌《环球时报》总编辑等四人的手机号码,称他们是“五毛领军人物”。《环球时报》11月22日则以中英文双语连发三篇文章炮轰艾未未。

艾未未11月20日在推特上公布了《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报纸主笔王文、作家司马南和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法天的手机号码。几天来,这四人的手机几乎被艾未未的支持者打爆。

胡锡进在微博上说,我今天接到大量对我动粗口的短信,还不断有人打电话骚扰。 吴法天也在微博上发布了他的手机截图,并说他在几分钟内拦截到几百条短信,总共拦截了300多个电话。

*《环球时报》:和艾未未没有私仇*

这四人的手机号码被公布两天后,《环球时报》连发三篇针对艾未未的文章。其中一篇题为《莫让粗暴对立主导中国互联网》的文章写道,艾未未的行为是“因政治分歧而采取反道德行为的又一突出例子”。

这篇文章说:“《环球时报》的新闻人与艾未未显然无私仇。《环球时报》自今年4月艾未未遭遇官司以来发表了几篇评论,均未对艾未未进行人身攻击。《环球时报》是在西方主流媒体大量报道、述评艾案,西方政府也进行干预的情况下,发表自己见解的。这没有超出媒体的正常工作范围。”

*艾未未:《环球时报》联手公安专职抹黑*

艾未未对美国之音说,他并不认为手机号码存在个人隐私问题,他自己的手机号也是公开的。他说,但这几个人认为这是他们的隐私,一下子被激怒了。

艾未未说,一家报纸对一个人一天连发三篇文章,这在办报史上都是少有的事。他调侃说:“他们昨天晚上得工作到多晚啊!”

艾未未说,在他被拘留期间,《环球时报》不遗余力地抹黑,而且他们抹黑的节奏和公安审讯他的节奏是一样的。可见他们是和公安联手在做这件事。他说:“通过我这么一做,让大家真正看到权利是不是平衡的。 我的名字都不能在新浪上出现,所有的报纸都不能出现。唯有《环球时报》有这个特殊的权力来对我进行专职的抹黑,然后还要装出一副公允的(样子),很像是受了伤害似的。”

*艾未未: 不会和《环球时报》讲和*

艾未未说,被他公布手机号的这四个人中有三人曾私下联络他想要讲和,说这样下去对大家都不利。艾未未回应说:这不可能,因为你们代表公权。

艾未未说,这些人用《人民日报》旗下的报纸泄私愤,却不敢站出来与他正面交锋。 他说:“他们现在不敢正面地做任何交锋,有本事我们来做一个辩论? 或者也让我在《环球时报》上发表一篇文章? ”

*评论人士:《环球时报》一向以意识形态划界*

《环球时报》在评论文章的结尾号召广大网民“超越所谓‘意识形态站队’,不让‘立场’做网络粗暴及侵权行为的保护伞。”

北京知名维权人士胡佳认为,这是《环球时报》自打嘴巴,因为它就是“意识形态招呼站队的喇叭”。

知名公共知识分子丁咚也发表文章,斥责《环球时报》自诞生之日起就以意识形态划界,主动放弃一个媒体的社会担当,放弃人类良心,自觉充当利益集团的打手和帮凶,如今反过来教训别人,是滑天下之大稽。

*《环球时报》: 艾未未凭反华言论发迹*

《环球时报》22日发表的另一篇署名“旅居德国的艺术评论人朱苓 ”的评论文章写道:“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当代艺术,就是卖淫式的,没有底线的自我暴露和自我贩卖。”文章矛头直指艾未未,称这位被西方媒体誉为“最著名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早年并无建树,只是从2005年频频在国外网站和国外媒体上发表反华言论后才开始发迹。

艾未未对美国之音说,这篇文章逻辑混乱,先说西方人看不懂中国艺术,又说中国艺术永远不可能与西方艺术平起平坐,实在没什么好评论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