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5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学者:中国反对制裁伊朗并非出自经贸利益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报告说,有可信证据表明,伊朗正在进行原子弹研发。美国、加拿大和一些欧洲国家最近宣布对伊朗的金融和能源产业采取新的制裁措施。而中国外交部23号表示,反对对伊朗的单边制裁,认为施压、制裁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伊朗问题。

*苏浩:会谈比制裁更有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说,有关各方应加强对话合作,通过谈判妥善解决伊朗问题。

研究战略与国际安全问题的外交学院教授苏浩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中国倾向于美、俄、中、英、法、德六国与伊朗的“6加1”直接对话机制。

苏浩教授说:“我想现在来说,中国也认为,国际社会还是需要通过一种对话,特别是六方的会谈方式寻找一个解决问题的办法,因为简单的联合国制裁可能也不会根本解决问题。还是需要把伊朗拉进来,就核问题直接对话来解决,才能更加有效。”

*中国的伊朗政策涉及经济利益*

一些学者认为,中国努力避免让伊朗受到制裁是为了保护与伊朗的贸易关系、中国企业在伊朗的投资和确保来自伊朗的石油供应。美国《外交》学术杂志的一篇文章说,在伊朗的油气开采中占据更大份额对中国国有企业具有巨大吸引力。

伊朗石油是中国国内经济活动的重要支持。中国海关数据显示,2011年伊朗可能取代安哥拉成为中国第二大原油供应国。伊朗同时也是一个利润丰厚的石油消费市场。《外交》杂志说,伊朗方面购买石油产品的价格比市场平均水平高出四分之一,而欧美国家的石油公司因为美国制裁的限制只能对这块市场望而却步。

《中国产经新闻》援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际技术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王俊峰的话说,如果实施制裁的主体是联合国,中国就必须遵守联合国决议,就一定会受到一定的损失。但如果只是美国或欧盟的单边制裁,那相对来说,中国的经济损失就不会太大。

但是外交学院教授苏浩认为,中国反对制裁伊朗,经济利益不是首要的考虑。苏浩说:“这不是根本的问题。因为很多国家都与伊朗保持着很密切的经济关系。这是一种正常的国家间关系,中国并没有超出联合国的框架、或者IAEA的框架来与伊朗保持特殊关系。所以,主要问题还在于,制裁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应该进行直接的对话,才能更加有效。”

*中国底线是反对伊朗核武装*

中国此前对联合国伊朗核问题制裁决议投过赞成票,也曾经谴责过朝鲜进行核试验。苏浩教授认为,无论是伊朗还是朝鲜,中国都反对它们进行核武装,但是中国最希望解决问题的途经是要把它们拉回谈判桌。

美国曾表示,不排除以武力方式强迫伊朗放弃核项目。苏浩教授说,中国一定会坚决反对武力,因为动武会造成问题更加尖锐。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的报告说,有可信证据表明,伊朗正在进行原子弹研发。美国、加拿大和一些欧洲国家最近宣布对伊朗的金融和能源产业采取新的制裁措施。而中国外交部23号表示,反对对伊朗的单边制裁,认为施压、制裁无法从根本上解决伊朗问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