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天下父母心:为孩子走上维权路的美国同性恋家庭


梅夫塔、莉迪亚和她们的三名子女

梅夫塔、莉迪亚和她们的三名子女

正当岁末年终,正是家庭团聚的感恩节、圣诞节温馨时期,一些美国同性伴侣组成的家庭说,法律上的限制或不周全使他们的家庭得不到保障,让家庭幸福有了缺憾,他们希望自己的需求和心声能被美国各级政府听见。

*经历独裁和民主,仍旧为平权奋斗*

伊朗裔的娜札宁梅夫塔(Nazanin Meftah)和在加州长大的莉迪亚贝努罗斯(Lydia Banuelos)是一对女同性恋伴侣,她们拥有三名子女,并且已在亚利桑那州登记成为民事结合伴侣,并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同性婚姻法失效之前,前往结婚,但诸多法律上的限制与不足之处,依旧让她们的生活面临比一般家庭更多的困难。她们在华盛顿参加了智库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的座谈会之后,接受了美国之音的专访。

梅夫塔说,自己来自保守、独裁的极权国家,她期望民主的美国在同性恋家庭保障上面,应该做为人权典范。她对美国之音说:“我在伊朗出生。你可能听过,艾哈迈迪内贾德总统说过,伊朗境内没有同性恋。那是个非常保守的文化。”

梅夫塔说,虽然家人对她十分支持,但美国法律的不周全却导致各种危难。她谈及由于亚利桑那州的法律不承认他们两人的关系,导致自己怀孕时面临了生命危险。她说:“与我们那些有小孩的异性恋朋友不同,他们的丈夫可以请两个星期的假,回家与家人共聚,协助处理生产事务,莉迪亚却连一天的假都没有。当时我剖腹生产之后,受到感染,必须回医院进行紧急手术,并且三个月内要作伤口治疗,但是莉迪亚却一天假都没办法请,带我去医院,即使当时我连车都没办法开。”

*付出虽多,权益却少*

梅夫塔与莉迪亚的三个小孩都在亚利桑那州出生,但只有她的名字列在小孩的出生证明上头,她认为这很不公平,因为即使未婚的异性恋男女生下小孩,双方都可以同列父母。之后她们举家搬到加州,但情况同样恶劣。由于缺乏法律的保障,莉迪亚不被允许带小孩去看病,而如果她过世了,小孩也无法继承她的社会保障福利(Social Security)。

根据美国进步中心今年10月的报告,全美国有两百万的儿童成长在同性恋家庭当中,但由于税制上的不平等,异性恋家庭可以合并申报,每年获得平均50美元的退税,同性恋家庭被迫分开申报,每年多付出2165美元的税。加上健康保险、托儿照顾等项目,同性恋家庭在孩子成人前平均要多负担21万9262美元。不过多交税并没有带来权益,同性恋伴侣和孩子依旧无法如一般家庭享受社会保障福利。

杰夫、安德鲁与儿子 乔希

杰夫、安德鲁与儿子 乔希

*为了孩子展开维权之路*

住在纽约州的杰夫弗来德曼(Jeff Friedman)和安德鲁维林(Andrew Zwerin)可以称的上是美国俗话说的“High School Sweetheart”(高中情侣),因为这两位男士是高中同学,进而相恋而结合,至今已经26年,两人并共同抚养一名8岁的儿子乔希。

杰夫告诉美国之音,他原本对于同性恋维权运动并不感兴趣,但因为一起事件,让他感觉到法律以及社会宁愿将歧视摆在孩子的健康之上,这令他无法接受,而开始维权之路。他说:“当乔希在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他需要被送到医院紧急治疗。当我们在帮他挂号的时候,医院的护士长不让我们挂号,直到她与乔希的生母说上话为止。我们给她看了原始的出生证明,我跟安德鲁的名字都在出生证明上头,因为在纽约州你可以共同领养,但护士长还是不愿意完全让乔希入院治疗。”

杰夫说,那名护士长的做法其实是违法的,而天下父母心,当小孩已经重病并且送到医院,却无法接受适当的治疗,那种内心的焦急和煎熬,是为人父母才能了解。

然而这样的事件却一再重演。几年前杰夫在家中忽然心脏病发,他忍痛爬出家门,被邻居发现,然后送到医院。结果医院的工作人员拒绝让安德鲁帮他办理入院手续,并且还告诉乔希“你们不是一家人”,这除了对杰夫的生命构成威胁外,更对乔希幼小的心灵造成极大的伤害。渐渐懂事之后,乔希的公民意识也渐渐觉醒。杰夫说:“对于一个三年级的学生来说,他(乔希)正在上一堂非常好的公民课程,也就是如果你对政府的作为有意见,而体系当中有些错误,则你可以行动,并且有可能加以改变,做些可影响到真实人生的真正改变。”

*天下父母心*

说到在面临诸多法律歧视之下,养育孩子的艰辛,以及孩子们受到的歧视,梅夫塔哽咽着说:“我们非常想要帮助他,我们愿意付出所有来照顾他、来爱护他、来保护他,而他有两个非常爱他的家长,并且珍惜他胜过这世上所有一切。我想这对于孩子们才是最重要的,而不是那些社会加诸在他们身上的歧视。”

梅夫塔哭着说,她尊重所有人不同的价值观以及宗教信仰,但因为他人的价值观却危害到孩子的福祉甚至安全,这叫她心碎。

而祖父母那一辈对同性恋子女组成的家庭抱持什么样的态度? 这也是同性伴侣家庭要面对的事实。

莉迪亚的母亲在梅夫塔怀孕期间,经常对她嘘寒问暖,现在也会帮忙照顾孙子孙女。杰夫与安德鲁则说,两人从高中就青梅竹马,双方家人相处融洽,并且也对乔希的教养上有诸多帮忙。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