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1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伊斯兰派胜利 埃及仍然前途未卜?


图为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在11月28日的议会选举第一天与一名士兵握手

图为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在11月28日的议会选举第一天与一名士兵握手

一般认为,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在埃及长达一个月的议会选举中取得了初步领先。不过对这个伊斯兰团体和更加基本教义派的支持,只是说明了埃及的历史发展,埃及的未来仍不明朗。

穆斯林兄弟会是一个组织最健全,但受到旧政府官方禁止的反对派团体。这个团体使它新形成的竞争者急于迎头赶上。或许更重要的原因是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承受的苦难,包括任意逮捕、拘禁和严刑拷打。

人权观察组织的埃及问题研究员默拉耶夫说,穆斯林兄弟会成员私下以及最近几年越来越公然反对前政府的压制手段。

默拉耶夫说:“他们针对了人权问题,我想某方面来说,他们常以人权受侵害者的角色来招揽其他也对穆巴拉克专制政权感到愤怒的同情者。”

默拉耶夫还提到,穆斯林兄弟会批评穆巴拉克时代腐败猖獗,以及兄弟会长期致力于慈善工作,都对有至少三分之一穷人的埃及来说是个关键的经济因素。她说,这些使穆斯林兄弟会赢得很强的草根力量。

这个团体的口号“伊斯兰是答案”也在虔诚的埃及获得共鸣。但政治分析人士注意到,穆斯林兄弟会的温和形象也吸引了这里许多实用主义者。

*基本教义派:沙拉菲*

这和基本教义派沙拉菲呈现强烈的对比。沙拉菲是另一个积极在后穆巴拉克时代首次选举中立足的伊斯兰团体。

人权观察的研究员默拉耶夫说:“对沙拉菲来说,他们的情况比穆斯林兄弟会糟得多,因为他们完全无法以政治团体正常运作。2011年是我们第一次看见沙拉菲在不同政党间动员起来,也更常出现在媒体上。因为沙拉菲过去是非常地下化的,他们只进行慈善活动。”

*宗教团体的政治基础不稳固*

对于两个团体新近取得的明显的胜利,政治分析人士和出版商卡萨姆说,两个团体都缺乏政治谋略,他对他们的未来发展存疑。

卡萨姆说:“穆斯林兄弟会过去怎么搞砸事情,未来他们会怎么搞砸,我可以讲上好几个小时。不过重点是,他们的问题在于大部分的政治势力不信任他们。”

他说,穆斯林兄弟会对潜在的盟友作出太多承诺,然后在占上风时收回承诺。他说,沙拉菲则有另一个问题。卡萨姆认为,这个教义严谨的团体能用民主的语言吸引一些人,但它真正要表达的却会冒犯大多数的埃及人。

卡萨姆说:“他们融入环境,等到新的情况出现,在你听到‘我们准备好成为烈士’这样的话之后,他们就故态复萌。除了侵略式的态度,他们推动人们走上街头、宣称他们代表上帝之声、或是上帝在人间之手,他们根本是无政府主义者。他们没有统一的指挥。他们代表这个八千万人口国家当中的150万人。”

*宗教团体面临重大政策挑战*

人权研究者默拉耶夫说,真正的测试会在新政府组建时来到,两个团体都将面临统治一个国家的责任。

默拉耶夫说:“我们将看到穆斯林兄弟会如何进行第一个国会任期,他们如何处理更大的政策问题,因为他们过去都在批评穆巴拉克政府的压迫手段,这些是他们从未处理过的。我们现在要进入一个新阶段。”

她说,人们究竟是对穆斯林兄弟会和沙拉菲的宗教特质盲目信仰,或者是他们基于希望这些团体能带来真正变革才支持,只有到时才会明朗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