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34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南苏丹独立后面临艾滋病威胁


图为一名苏丹援助人员2005年在南苏丹的朱巴讲述如何抗击艾滋病资料照

图为一名苏丹援助人员2005年在南苏丹的朱巴讲述如何抗击艾滋病资料照

南苏丹经过数十年的内战,两百多万人丧生以后终于脱离北方的统治,获得独立。如今那里一片和祥,经济逐渐繁荣。但是,专家们说随着边界开放通商以后,这个国家又要发生一场新的战争,敌人是艾滋病。

在朱巴的一座大型商场后面隐藏着一排排的铁皮仓库。那里居住着大约有上万名的性工作者。这些人都是从临近国家,沿着交通路线来到这里找工作的。

像许多人一样, 隐去真实姓名的约瑟芬从乌干达前来,希望在这里新兴的餐馆业里找到一份服务员工作。但是,她们找到的不是遍地黄金的大道。这些数不清的外来女性,最后沦为在陋巷和垃圾堆里操皮肉生涯的妓女。

据信,艾滋病感染率在妓院中迅速增长。这些妇女面对着男性的暴力,在南苏丹这个战后国家,人们对艾滋病的危险知之甚少。于是,来自艾滋病感染率很高的邻国的妓女,商旅,以及回国的人把艾滋病毒带了进来。

**外来谋职女性沦为性工作者感染比率高**

约瑟芬带着面罩,以生涩的英语对记者说:“他们只要说要你,就把你带进房间里。然后就用枪指着我,因为他们不愿用保险套。有时他们还带了刀。他们打我,甩我嘴巴。问我为什么一定要用保险套?”

约瑟芬说,她所在的妓院有大约四十名妓女,大多数人艾滋病毒检测都呈阳性。而她早在三个月前就该检查是否还属于阴性反应了。

南苏丹卫生部最近一次的调查,是在2009年。当时在受检测的孕妇中,患艾滋病的比率是百分之三。其它不同的检测结果显示,南苏丹的艾滋病率略高于百分之一。但是随着边界的开放,卫生专家们预计艾滋病感染率正在增高。

南苏丹艾滋病委员会的负责人尼里奥克说,自从南北苏丹于2005 年签订了和平协议之后,南苏丹的人口膨涨了一倍,因而艾滋病传染的机会大增。

她说:“对于一个刚刚经过战乱的国家,像南苏丹来说,获得和平及独立之后,开放了人口移动,艾滋病的感染率甚至可能比现在更高。我们相信在和平以前,战争抑制了艾滋病的蔓延。因为南苏丹有些地区在战时根本无法进入。现在人们可以自由进出这个国家。”

**战后和平独立出入解禁人口流动助长蔓延**

尼里奥克说,许多人涌入新独立的南苏丹重新定居,或者企图迅速获利。而世界性的的经济危机,使得防治艾滋病的经费遭到删减。

南苏丹十个州的州长中,有几个试行逮捕性工作者并把她们递解出境。吉贝尔市场里的女性居民说,当地市长曾经表示要取缔那里的妓院,并且将妓女赶走。

但是,当地的慈善团体说,这种做法,将使这个艾滋病风险最高的族群更难于监控。她们本来就在躲避政府的追踪。

“国际家庭卫生组织”是一个接受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美国救援组织。这个组织正在发放保险套,并且训练当地人对朱巴市六千名男女性工作者进行预防艾滋病教育。

**慈善组织广施教育呼吁采取积极防止措施**

国际家庭卫生组织的临时负责人琼斯钱格说,许多这类的女性是外国人,她们对艾滋病的警觉性,比她们的顾客,例如卡车司机,摩托骑士以及计程车司机要高得多。

她说:“我们发现她们在这方面的知识水平高于我们的想像。我们发现性工作者会索取更多的保险套。我们也发现过男性顾客不愿使用保险套的例子。不过我想,我们会更常看到,当性工作者对艾滋病的认知更多时,就会更常使用保险套。”

国际家庭卫生组织今年一月份以来,在南苏丹四个靠近边境的州,为一万七千人作检测,结果发现艾滋病感染率是百分之八。

琼斯钱格说,对艾滋病的警觉和预防,以及对妇女的保护措施,都必须积极扩大。否则这项疾病会在这个努力寻求进步的国家里,出现“爆炸性”的蔓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