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世界媒体看中国:与印度的龃龉


中国和印度分别是世界人口第一和第二大国。中印又都是文明古国。中国是世界上实行一党专制的头号大国。印度则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政体。多年来,中印两国在国际舞台上竞争政治和经济影响力。近年来,近日来,两国围绕佛教问题又展开了明显的竞争。

*中国印度,佛教冷战*

《华尔街日报》印度版12月2日发表该报南亚事务记者汤姆·莱特的博文,题目是“印度和中国之间围绕佛教的冷战正在酝酿之中。”文章说:

“中国已经因本星期达赖喇嘛参加在新德里举行的一个国际佛教会议而恼火。中国为此取消了中国外交部一位高级官员对印度的访问,以明确表明这一点。那次会议后续的事情可能会让北京更恼火。星期三在新德里结束、达赖喇嘛参加的首届全球佛教大会决定,设立一个新的国际佛教组织,总部设在印度。”

“这一决定踩了北京的痛脚,因为自2006年以来,中国资助了世界佛教论坛以显示北京对佛教的支持赞助是认真的。有1000多位和尚参加了该论坛5年前在中国浙江举行的会议。当然,被中国当局认定为分裂主义分子的达赖喇嘛没有受到参加会议及其后续相关活动的邀请。”

“中国近来作出其他一些动作,以显示中国是全球佛教徒的领袖。今年夏天,总部设在香港并被广泛认为是得到北京支持的一个基金会表示,计划投资30亿美元在尼泊尔的佛陀出生地建设一座机场、一些旅馆以及一个游览地。尼泊尔政府表示,在这个问题上它没有被征询意见,因此否决了这一计划。这使印度松了一口气。多年来,印度一直把尼泊尔看作属于自己的势力圈。”

“目前看来,中国和藏传佛教的保护者印度之间的竞争正在加速。两国都想成为所有佛教徒的代言人。在作为达赖喇嘛的东道主问题上,印度政界人士跟以往一样刻意对外显示,他们不会随从中国的要求。达赖喇嘛逃出中国之后已经在印度生活了50多年。”

*中国试图改变游戏规则乎*

达赖喇嘛在印度,对印度和中国两国来说向来都是一个敏感的问题。然而,近来这个问题似乎比以往更加敏感。印度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也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印度时报》12月2日星期五发表记者英迪拉尼·巴格奇的报道说,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施加的压力在印度引起反弹:

“这个周末达赖喇嘛跟在印度的外交界人士的非正式会晤可能会检验中国施加压力要求其他国家外交官不要会晤达赖喇嘛是否成功。星期六,达赖喇嘛将在一次所谓的非正式互动中会晤外交界人士。这次活动的东道主是捷克共和国大使馆,因为达赖喇嘛即将访问捷克。但是,所有那些想参加这次活动的外交官们都受到来自中国强大的压力,要他们不要去参加那一活动。”

“中国就达赖喇嘛在印度的问题上公开施加压力,可能会取得引人瞩目的适得其反的效果。这个星期四,西孟加拉邦的邦长纳拉亚南引人注目地出席了在加尔各达举行的纪念特雷莎修女的一次活动。达赖喇嘛当时正在那里发表讲话。”

“假如中国驻加尔各达领事馆没有要求该邦政府保证首席部长和邦长不要出席会议,邦长纳拉亚南的出席就会是一件寻常的事情。达赖喇嘛在印度从来不是一个政治问题,只是中国政府使他成为一个政治问题。本星期早些时候,印度和中国取消了边界谈判,因为中国政府要求印度阻止佛教学者举行的一次会议,理由是达赖喇嘛要在会议上发表讲话。...印度别无选择,只能取消边界谈判。”

“中国方面到底是想干什么呢?印度政府的消息来源认为,中国在试图改变有关印度和达赖喇嘛的游戏规则。首先,中国要把印度跟南非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等量齐观。每当达赖喇嘛访问那些国家的时候,中国就会施加强大的压力。最近,在中国的压力之下,南非不得不拒绝给达赖喇嘛这位佛教领袖签发签证。”

“再者,中国正在拓展所谓的‘反华’概念。按照中国现在的说法,任何包含这位藏传佛教领袖的活动都是反华的。”

*外交是内政的延伸*

达赖喇嘛在印度居住和活动50多年,中国和印度在达赖喇嘛的问题上也有多年的不成文的谅解,使得达赖喇嘛在印度的问题一直没有成为两国关系当中的突出问题。然而,情况最近似乎出现了变化。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印度另一份主要的英文报纸《印度斯坦时报》12月1日就此发表报道说:

“在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里,新德里两次不得不应对中国就达赖喇嘛出席公开活动发出的外交抗议。不过,北京的这种急性“喇嘛炎症”如今是全球性的。北京最近迫使南非拒绝给这位藏传佛教领袖发放签证,去年12月则使在柬埔寨召开的一次会议取消对达赖喇嘛的邀请。但其他国家则顶住了压力。蒙古人没有理会北京,这位佛教领袖在今年11月访问了蒙古。”

“为什么中国如今(对达赖喇嘛)变得如此超敏感了呢?鉴于中国的政治不透明,人们只能是合理想象。”

“一,北京对近来一些西藏人自焚抗议中国压迫感到敏感。这些自焚抗议发生在官方的西藏边境之外、中国的腹地四川省,这一点使得中国感受的震动更大。”

“二,达赖喇嘛今年9月宣称,他的转世活佛可能是一个成年人,不需要等到他死后才会出现;这种说法打击了中方希望西藏(自由)运动在他死后会失去活力的期望。”

“三,新的中国最高领导层即将接班,意图获得高位的人相互挤兑竞争,使得强硬派得势,外交部之类的温和派的声音被排挤。”

“四,正在崛起的中国只是在显示‘它的真面目。’西方在衰落,中国认为现在天下无敌手。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只是中国的四分之一,而且还在进一步落后。这一切跟领导班子换班没有关系:北京将采取强势姿态,因为它想采取强势姿态,因为它可以采取强势姿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