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占领华尔街运动引发对收入差距关注


参加占领洛杉矶运动的抗议者10月27日站在洛杉矶市政厅前

参加占领洛杉矶运动的抗议者10月27日站在洛杉矶市政厅前

"占领华尔街"运动引发人们关注收入差距。 "占领华尔街"示威抗议活动9月中旬在纽约展开。自那时以来,抗议活动已蔓延到美国其它城市、大学校园、甚至其它国家。

不同的团体有不同的诉求,但抗议者们有一个共同的标语。他们说,他们代表美国"99%的人口,"意思是他们代表了除1%最富裕者以外的其他所有人。

美国一些城市下令抗议者停止在公共场所扎营,因此发生了一些冲突和逮捕事件。
上星期三的两次连夜突袭总体上和平进行。"占领洛杉矶"运动的抗议者说:"你们代表那1%!" 警方取缔了洛杉矶和费城市行政大楼附近的"占领者"营地,警察在西海岸逮捕了约300人,在东海岸逮捕了50人。

在洛杉矶,官员说,他们支持为期两个月的"占领洛杉矶"抗议活动的目标,并且想尊重言论自由。但是他们对卫生和公共安全问题感到担忧。

上个月纽约警方清理了"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发源地祖科蒂公园。

*抗议者关注收入不公问题*

今日美国报和盖洛普11月份联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6%的美国人表示他们既不支持也不反对这场运动,或是不发表评论。这与10月中旬的调查结果一样。然而,抗议者们加强了对收入不公问题的关注和讨论。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10月份公布了一份关于收入分布趋势的报告。国会议员要求将这份研究报告作为他们关于如何改善经济和削减国家债务的辩论的一部分。

*美国贫富收入差距扩大*

这份报告显示贫富收入差距是如何扩大的。报告涉及1979到2007年这段时期。报告指出,在这一时期,占人口1%的最高收入家庭经通胀调整后的平均税后收入增长了275%。

相比其他美国家庭,他们的收入在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增加了一倍多。在1979年,占人口1%的最高收入家庭的税后收入占总额的8%。到2007年,这一比例上升到17%。

与此同时,占人口20%的最低收入家庭所占的上述比例出现下降。2007年,占人口五分之一的最低收入家庭的税后收入占总额的大约5%,较1979年的7%有所下降。

*多个因素导致收入差距扩大*

法学教授彼德·艾德尔曼是华盛顿乔治敦大学贫困、不平等和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他曾在前总统比尔·克林顿政府中任职。艾德尔曼教授说,收入差距扩大是由几个因素造成,最高和最低收入阶层的情况都有变化。

艾德尔曼说:"在收入底层,基本问题是,从40年前甚至更早开始,我们丧失了工业领域的工作岗位和高薪工作岗位。这些工作被薪水低得多的工作所取代,因此,我国的大量工作职位所支付的薪水不够生活。而在收入顶层,我国所有的收入增长都被这一阶层所获得,过去40年,几乎所有的收入增长都是占人口1%的最高收入者所获得的。原因有几个。一个是企业的高管薪资制度。也许从更基本的角度来说,是因为我们的税收政策,特别是从布什总统就任以来,最高收入者的税赋减少了。还有部分原因是,经济发生改变使得一些人可以赚大量的钱和积攒巨额财富。"

*收入差距为何是个问题?*

然而这不符合美国梦的逻辑,至少在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努力工作来致富。为什么收入差距是个问题呢?艾德尔曼教授说,一个问题是经济不平等产生了政治上的不平等。

艾德尔曼说:"这个为顶层阶级服务的政权,当他们拥有那么多财富,加上他们与之有关联的企业,他们可以利用这些资源进行政治竞选运动,结果,他们在国会和政府中的代表人数超出应有的比例。"

艾德尔曼教授说,对此感到不满的选民有力量改变这种状况。他说:"我们需要做的一件主要事情是,让参加选举的选民在投票时表达他们的想法,这样我们就能选出对大多数人、而不是对少数的最上层阶层负责的官员。"

斯科特·萨姆纳是麻萨诸塞州本特利大学的经济学教授。他认为,探讨经济不公的最佳角度并不是收入不公。萨姆纳说:"在我看来,真正的问题是,关于经济不公,我们应该关注消费,而不是收入。所以我主张应该实行累进消费税制,也就是对有很高消费水平的人征收较高的消费税。"

换言之,花了很多钱的富人要比那些将钱投资或捐给慈善机构的人交更高的税。

*经济流动性问题*

另一个斯科特--斯科特·温什普是华盛顿布鲁金斯研究所的研究人员。他认为,只有在经济流动性很低的情况下,收入不公问题才显得重要。

温什普说:"我认为我们的经济流动性水平有待改善,这可能是一个比收入不公更重要的问题。不幸的是,当你看看经济流动性,比起其它国家我们非常不流动。从这个角度来讲,如果你生于收入底层,如果你父母很穷,你在美国比在其它国家更可能也处于收入底层,我认为这真的是个大问题。"

他说,要找到解决办法,就必须在几个不同的领域做试验。温什普说:"我认为我们需要非常关注一些事情,比如让更多的人上大学、有资格上大学和让他们合格毕业。我们需要对其它导致贫困的因素感到担忧,比如家庭不稳固和就业市场不稳定。"

尽管美国11月份的失业率下降到8.6 %, 但是之前多个月失业率一直保持在9%左右。

*奥巴马: 重建经济需要时间*

奥巴马总统希望明年11月能获得连任。公众对他的支持率已明显下降,公众对国会的支持率更是降到历史最低水平。奥巴马总统呼吁美国人民对他加快经济复苏的努力保持耐心。

奥巴马说:"重建经济需要时间,我们要恢复中产阶级的财务安全,为人们设法达到中产阶级水平创造新机会。重建一个不是基于外包业务或税制漏洞或冒险金融交易的经济需要时间,我们要重建的是一个可持续的经济。"

*走上街头重建民主*

"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说,大公司有太多的政治影响力。他们争论说,贪婪和自身利益已成为阻碍民主的因素。29岁的达米恩·尼科尔斯参加了"占领巴尔的摩"的抗议者在马里兰州一处州立公园的一个营地。他在大学时学习政治和行政。他说,"占领"运动是要"重建民主。"

尼科尔斯说:"如果市政厅和华盛顿特区是我们政治代表的维护者,而且我们认为他们现在不代表我们,我们已经做出的行动是,我们走上主要城市的街头,包括华盛顿特区,在我们中间展开对话,看看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尼科尔斯的朋友萨曼莎·卡夫说,她认为一些人是在设法"重新触动他们的人性。"

卡夫说:"我认为一些人就是在触动他们的人性。你知道,那句话说‘那1%的人,他们在征服我们。’就是这样。但是,我们有多少人会高兴地接受100万美元来做肮脏的勾当。这是针对那1%的人的斗争,靠我们自己,而不是靠其他人。"

杰瑞.曼普尔和他的妻子珍.古德曼两人都是律师,他们参加了洛杉矶的抗议活动。曼普尔说:“如果你摧毁中产阶级,你是在摧毁工作阶级,摧毁这个国家。”

珍.古德曼说,富人的消费不足以帮助经济。她说:"没有足够的船、游艇和房子可买。他们把钱存起来。"

洛杉矶的宗教领袖抱怨说,银行放贷不够。南加州伊斯兰协商会议的沙基尔.席德说,贫富差距扩大轻易可见。

席德说:"当我们走在洛杉矶的一些社区,每秒钟你都会看到房屋止赎,还有那些没被止赎的房屋,家庭无法满足最基本的生活需求。而当你穿过市区,却看到法拉利、克尔维特、蓝博基尼等名车停在车道上。"

*应限制大公司对华盛顿的影响力?*

"占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开始于纽约市金融区华尔街附近。许多金融行业从业者说,这些活动人士说出了很好的观点。但他们表示,这场运动将美国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归咎于资本主义是错误的。

鲍伯·卡斯特罗是联邦储备银行的信息技术顾问。他说,活动人士应该呼吁国会限制大公司对华盛顿的影响力。

卡斯特罗说:"他们想表达愤怒,但是没有办法来平息来满足他们的诉求。我个人认为,他们应该在华盛顿,在国会面前说,‘可能我们应该让国会议员消除他们受到公司金钱的影响力。’因为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不是吗?"

另一个问题是"占领"运动的未来走向,特别是现在冬天来临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