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世界媒体看中国:担忧经济引发社会动荡


中国社会骚乱热点分布图

中国社会骚乱热点分布图

西方国家经济景气低迷,需求减少,导致中国依赖出口的制造业增长放缓甚至收缩。制造业近来频繁出现劳工骚动,使中国当局显然感到份外担心。

*委婉说法:“完善社会管理”*

美国西海岸大报《洛杉矶时报》12月5日发表记者大卫·皮尔森的博文说:

“希腊抗议示威者抗议政府紧缩措施的骚乱,以及美国抗议者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跟警察扭打的画面,无疑让中国的共产党领导人感到不安。没有哪种力量像持续的金融危机一样会让中国政府高层感到更不稳定,尤其是鉴于中共把自己的公信力建立在经济高增长的承诺上。”

“现在,中国最高层的一位领导人承认,低迷的世界经济让中国政府惴惴不安。中国官方的新华社星期六发表报导说,中国安全部门总管告诫省级官员,要提防金融形势持续恶化导致动乱。中共九人的政治局常委成员之一周永康表示,中国应当集中精力完善社会管理。所谓的社会管理是一种委婉说法,意思是实行控制,以扑灭反对派和社会动乱。”

“在这些可能造成社会动荡的威胁之中,首先是能造成不稳定的制造业。在周永康作出上述表示之际,中国出现一系列罢工,起因是报酬不公,超时工作。还有一起罢工的导火线是工厂老板没有偿付工人工资就逃之夭夭。上个星期,上海一家新加坡投资的电子工厂200多名工人示威,起因是有谣传说大批工人要被解雇。”

*周永康讲话受关注*

受到世界媒体关注的周永康有关“社会管理”的讲话,是在12月2日发表的。中国官方的新华网12月3日从北京发出的电讯说:

“全国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工作座谈会华北东北9省区市片会2日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主任周永康出席会议并讲话。”

“周永康强调,党和政府历来高度重视社会管理,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重大成就,但还不完全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变化。特别是面对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我们还没有形成一套完备的社会管理体制机制。如何建设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而紧迫的课题。各地要把社会管理工作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来抓,积极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管理体系建设的新路子,向全世界进一步展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光明前景。”

美国新闻杂志《时代》周刊12月5日发表驻北京记者王霜舟(Austin Ramzy)的博文说:

“在中国那些以出口为导向的制造业地区,劳工动乱持续出现。中国一位高级官员发出警告说,中国需要改善相关的手段,以处理其市场经济带来的有害的副作用。政治局委员、安全部门总管周永康在星期六发表的讲话中对一些省的官员说,中国的经济发展正在造成地区之间和个人之间的不平衡和差距。官方的《法制时报》报导说,周永康表示,虽然经济是巨大活力、动力的来源,但经济也‘给社会道德、社会诚信带来了巨大伤害。”

“在周永康作出上述表示之际,中国经济面临越来越明显的困局。上个星期,中国官方的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即衡量制造业需求的一个指标下降到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跌到49。这是一个引人注目的数字,因为该指数在50以下就意味着制造业收缩。星期六公布的中国最新的服务业采购经理指数,以及汇丰银行发布的一个类似的指标也双双下跌。上个星期,中国政府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此举将释放大约550亿美元的流动性,从而有助于刺激经济。这一举措发出一个强烈的信号,显示中国政府认为经济增长放缓现在是一个比通货膨胀更大的问题。”

*“市场经济的负面影响”*

尽管中国官方媒体报导的周永康讲话没有明确将他所强调的“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重要性紧迫性”跟目前的中国经济形势联系起来,但世界媒体普遍认为,他的讲话显然是针对当前中国经济政治形势而发的。

法新社12月5日发出报导说:

“中国共产党一位高级官员要求各省采取更好的防范措施应对经济增长放缓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他的这番话透露出中国政府对社会动荡增加感到焦虑。最近几个星期来,中国南方制造出口业的许多公司有成千上万的工人举行罢工,抗议跟西方国家,尤其是债台高筑的欧洲需求减少相关的裁员和削减工资。”

“尽管当局加强网络信息封锁措施,近几个星期来中国的微博上传出多起社会骚动的消息,其中那个一些骚动还导致跟警察发生冲突。这种骚动在南方尤其多发。工人指责他们的老板在出口订单减少、劳动成本增加的时候试图以克扣他们来省钱。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严重依赖出口。中国产品的首要市场欧洲出现债务危机,美国经济形势困难,中国的出口产业开始感受到其影响。”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