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俄罗斯城市发生巨变 从坦克到文化


在前苏联时期,彼尔姆是古拉格群岛一座不为人知的封闭城市。其中有许多年,这座城市以斯大林时期的外交部长莫洛托夫的名字命名。

在彼尔姆地区,曾有成千上万的囚犯在那些地图上从未标出的劳改营里干活并死亡。

在彼尔姆市,工厂大量生产坦克、大炮和火箭,武装苏联在非洲、亚洲和东欧的盟国。可是,当苏联帝国在20多年前解体时,武器订单开始枯竭。

当这座沉闷的工业城市向世界开放时,城市官员很快就发现,没人想来这里。相反,有大约10%的彼尔姆人离开这座城市。人口的下降本来还会更加严重,但是由于许多人离开村镇前往彼尔姆市发展,因此抵消了这座城市人口下降的势头。

几年前,改善彼尔姆境况的工作落到一位前克格勃官员的身上。

苏联解体时,奥列格.奇尔库诺夫和许多俄罗斯人一样,不得不脑子转得很快。他从干情报这一行转为做生意,在俄罗斯和瑞士两国经商。接着,也是前克格勃官员的普京总统利用老同学的关系,任命奇尔库诺夫担任彼尔姆边疆区行政长官。

英文相关视频


*新官上任出新招*

为了扭转彼尔姆的困境,奇尔库诺夫做出了一个似乎有些古怪的选择:发展文化。

奇尔库诺夫的办公处是一个勃列日涅夫时期的大楼,最近在楼顶边缘安放了一些红人雕塑,它们是坐姿,双腿悬垂在楼顶。奇尔库诺夫在这里接受采访时说:“问题不应当只是彼尔姆是否应成为一座后工业城市。除了拥有廉价劳动力的亚洲之外,其他城市是否真有机会保持其工业?哪一个欧洲城市能很有信心地说,它可以只靠工业生存?不存在这样的城市。彼尔姆也不例外。我们不是一个拥有廉价劳动力的国家。我们不得不通过其他途径来取得成功。这就是我们必须成为一座后工业城市的原因。”

*独辟蹊径发展城市文化艺术*

奇尔库诺夫办公楼外面的雕像凸显了他的大胆目标:把一个苏联工业城市变成一个欧洲文化中心。

一个关键任务就是把马拉特.基尔曼吸引过来。基尔曼是莫斯科一个先锋派艺术画廊的老板,他承认自己接受这一挑战部分原因是他当时正在经历一场中年危机。基尔曼乘飞机飞行1400公里,穿越东部两个时区,来到西伯利亚边缘的这座城市。

基尔曼在彼尔姆市新建的现代艺术博物馆接受采访时说:“我刚搬到这里的时候,人们说,我是唯一自愿移居到这里的人。”当时俄罗斯刚刚开始重新利用旧工业场地,基尔曼把斯大林时期的一个客运站改造成吸引俄罗斯各地参展商的先锋派艺术博物馆。

基尔曼说:“我在这里的一些商人朋友告诉我,现在很容易让人们来这里工作。大家都想来彼尔姆。”

艺术家把公交车站装饰一新。现在,人行道上的一条绿色虚线引导游客在市区参观公共艺术。

尼古拉.波利斯基来自莫斯科,他建造一个巨型桦木拱门,欢迎跨西伯利亚铁路上的乘客。这个拱门的形状和斯拉夫字母中的P一样,代表彼尔姆的第一个字母。这些木头代表该地区的森林工业,监狱中的劳改犯曾经在那里伐木。

*采取措施吸引人才*

在为客座艺术家修建的一所住宅开放以及以俄罗斯为主题的艺术展在现代艺术博物馆展出的夜晚,波利斯基说:“这里可能是俄罗斯最活跃的艺术界。马拉特.基尔曼大大地促进了这里的艺术界。他邀请来的所有的人都很快乐。这里对俄罗斯艺术家具有独特的机会。”

通过把彼尔姆从一个封闭的城市改变成一个很酷的城市,基尔曼和彼尔姆边疆区行政长官奇尔库诺夫相信,他们正在阻止这个城市的人才流失。

前来观看艺术展开幕式的主要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基尔曼在开幕式上说:“人们离开家乡并不只是为了找到能发挥他们才能的更好机会,而是因为他们想要生活得更有情趣。”

行政长官奇尔库诺夫的苏联时期的前任强迫人们住在这里,要么在古拉格劳改营干活,要么在兵工厂工作。为了让人们不要忘却这段令人恐惧的往事,彼尔姆36号劳改营已经作为俄罗斯唯一的劳改营博物馆重新开放,从彼尔姆市驱车前往这个前古拉格群岛劳改营有两个小时的车程。

现在,彼尔姆的行政长官说,俄罗斯的城市和地区不得不争夺人才。在俄罗斯大多数地区,死亡的老人数字超过新生婴儿。

奇尔库诺夫在谈到他的战略规划时说:“我们在彼尔姆的目标是,向人们提供各种选择。无论他们想参观现代艺术博物馆、听歌剧或是看芭蕾舞,都由他们自己选择。不过,他们拥有这样的选择是重要的。这就是我们正在开发这么多的城市活动的原因,例如白夜节等。”

作为成功的标志之一,彼尔姆的出生率正在上升。


*部分市民对改革颇有微词*

可是,并非每个人都感到满意。最近的一天早晨,埃尔韦拉.亚历山大列芙娜带着她的几个孙子去一个露天博物馆玩儿。这个博物馆展出的是大炮和火箭,它们是隔壁一家苏联时期的兵工厂的产品。

亚历山大列芙娜是一位退休的图书馆员,她说:“我不喜欢一些审美方面的选择,例如这里的红人雕像。我更喜欢古典艺术,而不喜欢先锋派艺术。”

更多的批评来自一位反对派活动人士伊格尔.阿维尔基耶夫。他说,虽然发展文化是好事,但是仍然需要工业投资来振兴彼尔姆。

阿维尔基耶夫说:“人们比任何别的事情都更加注重找到好工作。彼尔姆和其他城市的人们也想有一份好工作。尽管我们应该感谢这些新的娱乐活动,但是这不会有助于把人们留在这里。”

虽然这里已经有一些工业投资。但是一些巨大的、建造精良的工业场地仍然是处于空置的状态。

现在,基尔曼和这个城市的行政长官正在致力于一个叫作“经济型城市”的新项目。

仿效纽约、伦敦的城市重建项目,艺术家们将在当年这里的工业中心、旧有的火箭工厂大楼租用画室。画家、雕塑家和装置艺术家只需支付他们自己那一份取暖费和照明费。

基尔曼解释说:“全世界的工业都在出让它们的空间。火车站、汽车库、仓库都在向文化艺术出租它们的场地。这不是因为文化品付钱更多,而是因为这些空间没有人用。因此,文化艺术品自然会填补这个空白。”

在没有路线图的条件下,基尔曼和这位行政长官正在争取彻底改造彼尔姆,他们寻求在卡马河沿岸为这个城市开创一个新品牌和新职业。这一带是俄罗斯人的一个定居点,300年来一直是通往西伯利亚的一个大门。

彼尔姆目前拥有一个吸引游客的前古拉格劳改营,一个向艺术家出租的火箭工厂和一个引导文化巨变的前克格勃官员,彼尔姆在很大程度上代表了当今为寻找其后苏联、后工业的未来而挣扎的俄罗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