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用水缺乏中东国家面临危机


图为也门萨那居民今年5月29日在全市缺水时外出打水的资料照。

图为也门萨那居民今年5月29日在全市缺水时外出打水的资料照。

由于人口不断增长,气候变化,基础设施不足,以及水资源的运用失当,中东数以百万计的居民生活,正受到严重的缺水威胁。

在开罗豪华的吉齐拉健身俱乐部里,工作人员打开淋浴的水龙头,然后坐在近处喝茶聊天, 水就这样大量地流走了。而同时在开罗其它地区和市郊,水管已经干枯。

住在开罗贫困社区佐卡·克埃尔布拉克的一名居民拉扎克抱怨说,大部分时间,政府水管已经不能再供应用水到他们居住的地区了。他说,家庭主妇必须走到当地卖水商人的店铺,从那里购买珍贵的用水。拉扎克说:

他说,他的地区完全得不到供水。每次轮到仅有的五分钟供水时间里,孩子们冲到水龙头喝水。他还说,妇女们要到卖水的商店,每次化两角五分美金买水。他们买回家的水只能作为烹饪和饮水之用。

**埃及为争用尼罗河用水与邻邦交恶**

埃及政府的数据资料显示,埃及每年消耗用水达5百50亿立方米,其中百分之87来自尼罗河。埃及和尼罗河下游邻国之间的冲突,可能造成关系紧张而导致缺水危机更为恶化。

这些邻国,除了埃塞俄比亚之外,其它如肯尼亚,乌干达和南苏丹都说,他们应该分得尼罗河更多的用水。而埃及和苏丹都坚持,根据英国殖民地协议规定,他们享有尼罗河大部分的水源。

在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政治学的奥玛尔·阿绍尔说,埃及正为历年来对南方邻邦非恶意的忽视,付出代价。

他说:“我们现在得到的,是几十年来对中非洲和南方邻邦错误外交政策的后果。在穆巴拉克时代,对开发计划,以及合作关系的全盘忽略,以及自我优越和自卑的混合情结反映于对南方邻邦的外交政策之中,特别是对埃塞俄比亚,卢旺达,南苏丹和苏丹。埃及一直认定,这些国家从纳赛尔总统时期就是埃及的朋友和盟邦,不论埃及如何对待他们,他们总是不会改变的。”

阿绍尔指出,埃及一月革命的年青领导人们曾经和埃塞俄比亚以及乌干达的总统做了一次友好的会面,借以修补关系。他强调,水问题对埃及来说,“是最敏感的国家安全 和外交政策问题之一”。

**也门民间遍栽毒品消耗大量用水**

战乱中挣扎的也门,在埃及红海对岸。也门首都萨纳的居民告诉美国之音记者说,政府供应的用水经常中断。他们经常被迫付钱,使用卡车把水从别处运来。

联合国开发计划的资料也指出,也门全国21处含水层,平均每年下陷七米,导致一些专家认为,在五年至十年之内,也门将无水可以取用。

也门邮报总编辑哈吉姆·阿尔马斯马里认为,全也门获得政府供水的人数,不到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同时,也门的萨纳,将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无水可用的首都。他认为于基础设施的不足以及也门人普遍种植属于麻醉毒品的卡特树,是主要因素。

他说:“首先,根本没有真正的基础设施,可以适当地协助雨水的利用。因此,所有水源都来自地下水。而百分之70的地下水都消耗于卡特树的栽种。卡特树是一种毒品。也门人越种越多,好像每天都在种。”

位于北方的黎巴嫩和叙利亚雨量较大,但也是因为贫乏基础设施,让雨水流向大海而无法留住。黎巴嫩诺特丹大学的经济学教授路易斯·霍贝卡也指出,水价低廉,使人们任意挥霍。

他说:“由于水费低廉,人们就肆意消耗用水。再加上缺乏计算水量的方法。例如我们在黎巴嫩,就没有计算用水数量的设备。不论消耗了多少,我们每年只付费一次。坦白说,这种情形很可笑。它鼓励人们浪费用水。”

**黎巴嫩以色列为利塔尼和用水争执不休**

霍贝卡强调,中东地区大部分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恶劣,也恶化了缺水危机。他指出,黎巴嫩和以色列之间就为了黎巴嫩南部利塔尼河水的使用,一直存在着历史性的争执。

霍贝卡继续说:“中东各国之间的政治经济关系不好,因此,水问题成为这个区域的冲突原因之一。水本来是够用的,不过各国在如何合理引水,以避免不必要纠纷的问题上有冲突。黎巴嫩的利塔尼河就是黎巴嫩和以色列之间目前冲突和潜在冲突的一个重要例子。”

**缺水问题亦属叙利亚乱象原因之一**

上个月在叙利亚举行的一次经济会议,也宣称目前在叙利亚大部分地区发生的农业危机,是土耳其政府建筑水坝,减少河水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直接后果。一名专家坚持认为,水危机是叙利亚最近民众不安情势的主要“催化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