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阿拉伯之春北移变俄罗斯之冬?


俄罗斯共产党支持者12月9日抗议议会选举违规现象

俄罗斯共产党支持者12月9日抗议议会选举违规现象

12月10日星期六,俄罗斯全国各地将掀起民主示威运动。美国之音记者布鲁克在莫斯科指出,这个世界上幅圆最辽阔的国家,如今正站在十字路口上。

正在监狱里服刑的前俄罗斯富豪霍多尔科夫斯基几个星期之前预测俄罗斯的主要问题,不在谁赢得选举,而在于选举弊端会在多大程度上损害普京政府的合法性。他的这项预测抓住了俄罗斯政治僵局问题的核心。

这个星期六,就在俄罗斯议会选举将近一周以后,我们可能会看到答案。

莫斯科一项原本获准三百人参加的示威,吸引了五万人表示愿意参加。莫斯科一时为了这项普京执政十年以来最大的示威运动,紧绷了神经。

首都以外,88个俄罗斯城市以及43个外国城市,从滨临波罗的海的加里宁格勒到太平洋沿岸的海参崴,俄罗斯人似乎打破了反普京份子所称的一种冷漠。这种冷漠容许普京执政,从2000年起一向几乎未受任何挑战。

然而,抗议活动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莫斯科独立智库“政治技术中心”的负责人鲍里斯·马卡连柯认为, 俄罗斯的街头示威,不会把现代沙皇普京拉下台。

他说:“我不认为抗议活动会发展成像乌克兰,格鲁吉亚和南斯拉夫那样的橙色革命。”

*打破普京不可击败的神秘性*

但是,俄罗斯已经改变了。普京不可击败的神秘性,已经显露了破绽。

第一个震撼,来自人群在武术比赛中对普京这名柔道高手发出的嘘声。克里姆林宫后来说,群众的嘘声,是对比赛中的失败者,一名美国选手发的。然后,克里姆林宫又说,观众里有人喝了啤酒,因为安全人员不让他们使用洗手间,而发出嘘声。

但是,克里姆林宫的观察家指出,普京自从那次事件后,没有在公共场所出现过。他取消了两次预定在反毒品大会上的演说。

*普京谨慎选择应对抗议的策略*

三个月后,普京将以总统候选人的身分面对选民,他必须小心选择策略。他可以跟随邻国白俄罗斯的脚步进行镇压,也可以采取开放态度,进行改革。或者他可以取用俄罗斯庞大的外汇储备,四处撒政府的钱。俄罗斯有大约五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

奥特克里蒂投资公司的分析师蒂克霍米罗夫认为,普京将会什么都作一点以保住权力。

蒂克霍米罗夫说:“我不排除他用传统俄罗斯打混战的方式,也就是改革和警察国家双管齐下。”

克里姆林宫完全控制警察和电视台。十天后,俄罗斯人会把焦点转移到圣诞节。新年假期一直延伸到一月中。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战争研究系的列文教授一个月前曾和其他人与普京共进晚餐。他称普京为政治高手,并预测他将重新稳固地位。他说, 这只是开始,我想示威活动不会阻止普京再次当选,更不要说爆发革命, 推翻政府了。

普京星期二对执政党领导人演讲。反对派称执政党为“小偷和骗子党”让执政党领导人很恼火。普京回忆说,在往日的苏联时代,人们称当局为“小偷和收贿的党”。

普京六年的总统任期将在三月面临紧要关头,分析人士马卡兰科说,普经必须让俄罗斯人看到远景。他说, 俄罗斯人在危机中失去的既不是存款也不是社会地位而是乐观主义。 人们希望找回乐观的态度, 而执政党并不想帮助他们。 普京有机会, 他有自己的政策要宣布。

普京星期四按照前苏联的作法, 指责美国国务卿克林顿发出推动俄罗斯街头抗议活动的信号。 这个星期, 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警察逮捕了1600名抗议者。普京提醒俄罗斯人说,他们希望稳定,而普京所说的抗议活动,俄罗斯人从电视上是看不到的。

*不想以稳定的名义牺牲民主自由*

普京提到混乱,他提醒俄罗斯人不要忘记发生在前苏联加盟共和国乌克兰和吉尔吉斯斯坦的街头革命。

但是 列文教授说, 俄罗斯人不希望以稳定的名义牺牲所有的民主自由。 他说, 即使是保守的俄罗斯人, 或是亲普京的俄罗斯人也不希望看到自己像乌孜别克斯坦人那样, 对于他们, 某种程度的民主在心理上来说是很重要的。

星期六的抗议活动可能是一种迹象指针, 表明俄罗斯在新的一年里会往哪里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