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0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前苏联在非洲的影响依然存在


安哥拉总统桑托斯(左)和南非总统祖马(右)2010年在南非。他们所属的政党都曾接受前苏联的支持

安哥拉总统桑托斯(左)和南非总统祖马(右)2010年在南非。他们所属的政党都曾接受前苏联的支持

前苏联一步步的垮掉,直至20年前彻底解体,对非洲地区来说,影响深远。一些由前苏联支持的、受马克思主义影响而设立的政权,在失去了“苏联老大哥”之后,也随之倒台,但是同时又出现了新形式的冲突;另一方面,和前苏联势力范围有关的武器和武装人员也给非洲地区带来麻烦。

在冷战期间,很多分析人士都将苏联和美国之间的竞争比喻为一盘棋:一方要扩大社会主义阵营,另一方则要制止这种扩大行为。美苏之间在全球范围内的竞争,也触及到非洲大陆。

安哥拉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美苏之间的竞争在那里演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内战。

*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

在安哥拉内战中打赢的一方、1975年从葡萄牙手下独立出来的那些领导人,都是苏联支持下的安哥拉人民解放运动的成员。

但是,当苏联支持的古巴武装部队1991年全部从安哥拉撤出、苏联不再提供武器和援助之后,安哥拉政府宣称不再高举马克思主义大旗,转而采纳了市场策略。

*是信仰马克思、还是为了找后台?*

安哥拉的一位作家和新闻从业者苏萨·詹巴说,安哥拉那时候的转型特别的突然,而且官方从来就没有解释过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转型。

他说:“一开始,他们似乎特别信仰马克思主义,但是一看到苏联垮台,他们马上就说,我们也得放弃马克思主义了。在我来看,问题是,这些人当初称自己是马克思主义者,究竟是因为他们信仰这个主义呢,还是因为那时候信仰马克思主义能够得到苏联的援助和支持?这个问题,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答案。”

在埃塞俄比亚等其他国家,在苏联停止向该国政府提供援助之后,执政者很快就被推翻了。其他由苏联支持的一些国家的领导人,比如贝宁的领导人,也马上宣称不再信仰马克思主义。他们很快就在多党选举中失去了权力。

美国和欧洲支持的反共集权政府也逐渐开始实施多党选举。

*民主后的失望*

列纳德·万彻康是来自贝宁的一位政治学教授,目前在普林斯顿大学执教。他说,多党民主是进步的表现,但是对很多非洲人来说,它同时也带来了失望。

他说:“不是说对选举本身感到失望,而是说选举并没有给国家的政局、以及社会发展,带来什么变化。”

苏联的垮台,对于非洲国家来说,同时也意味着那些在苏联受过教育的反对派活动人士和政府雇员们,在当地逐渐失去影响力。与此同时,私有化开始一波一波地到来,在基础设施方面对国际援助机构的依赖,也越来越显著。安哥拉的新闻从业人员詹巴表示,在一些地方,政治局势反而有所倒退。

他说:“在一些国家里,我们看到的是资本主义最坏的模式。很多人利用公职,偷窃国家财产和资源。”

除了安哥拉以外,冷战同时还和其他一些非洲解放运动联在一起。其中一些“解放运动”是充满暴力的,最终导致内战的爆发;在南部非洲,反共的、人口中占少数的白人组成的政府,很长一段时间内,对“解放运动”都是持抵制态度的。

*武装冲突还在继续*

伊伯拉·塞内是来自塞内加尔的一位历史学家,目前在吾斯特尔学院教书。他说,虽然很多“解放运动”都随着冷战而结束了,但是在很多地方,还有残留的痕迹。

他说:“那些武装斗争结束以后,还有不少武器遗留下来,在非洲大陆循环,这些武器在一些地区的新一轮战事中,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这在苏联瓦解之后,是一个大的问题。”

随着苏联的瓦解,很多士兵和飞行员都没了工作;其中一些人就变成了谁出钱,就为谁打仗的所谓“职业”武装人员,用的还是苏式武器装备。在最近科特迪瓦和利比里亚等西非国家发生的战事当中,都可以看到这些人的踪影。

非洲地区其他一些武装冲突,比如像刚果民主主义共和国和索马里的冲突当中,都有很多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装备,或者是最近从前苏联的武器库中拿到的装备。所有这些,都凸显了虽然前苏联已经倒台,但是它在非洲地区的影响力,还没有完全消失。

XS
SM
MD
LG